177、血液施法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自从在梦中将地精上司狠狠揍了一顿后,杰森觉得舒服了很多,一直堵在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的愤懑和怨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上班再次面对上司时,他也能做到心平气和地交谈。

    反正,用不了几个小时,地精会再次在梦中被他揍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现实中的刁难又不会掉块肉,权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抱着这种想法,他惊讶地发现工作居然轻松很多,就连每天晚上的睡眠都十分香甜,每次都是一觉到天亮。

    当又一次在梦中狠狠教训了一顿上司时,杰森再次发自内心地感谢当日将传单塞到他手中的秃头,当然,还有“塔洛斯”。

    他不知道传单上所谓的“塔洛斯”究竟是谁,但不影响他由衷的感谢。

    所以,他做了一个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决定,将“塔洛斯”介绍给他的好友和同事,绝对信任的那种,只是一天后就获得诸多积极反馈,大家都很喜欢。

    “欢愉与繁衍之神……”

    几周后的一个晚上,杰森终于在梦中获得答案,来自一段没有任何意义的呢喃低语,但他就是听懂了。

    “欢愉与繁衍之神!”梦中醒来,杰森依然记得塔洛斯的身份,“原来欢愉与繁衍之神就是塔洛斯殿下。”

    这个神号他并不陌生,他的同事,隔壁部门一个叫山姆的人类与妻子梅根结婚四年一直没有怀孕,在转信欢愉与繁衍之神后才如愿以偿,因此最近嘴边常挂着“感谢欢愉与繁衍之神”、“赞美欢愉与繁衍之神”之类的前缀。

    他没想到的是他们感谢的居然是同一位神灵!

    与此同时,一个疑惑也在杰森脑海中挥之不去:一位执掌【欢愉】、【繁衍】权柄的神灵,为什么对梦境领域同样如此精通,会不会是他在梦中听错了,对方说得不是欢愉与繁衍之神,而是美梦之神或者睡神?

    杰森的疑惑也是盖里的问题,他问:“塔洛斯殿下,您之前提到过,无面者是一种来自神国的灵体生物,本体不在本方世界,如果没有您和荒淫与增殖魔神的帮助许可,他们的影响范围只能是沙罗曼州的一小部分。现在他们能对周边地区不少人类造成影响,全是您的功劳。”

    『不错,无面者生活在我的神国中,只有在得到我的召唤后,才能进入梦境维度,在一大群象征梦境的水母中找到合适目标,再施加影响。』

    果然如此,盖里这样想着继续说:“我好奇的是,您在梦境领域的造诣和欢愉、繁衍一样出色吗?”

    人类佣兵的问题帮助塔洛斯发现一个盲点:是啊,他和荒淫与增殖魔神的力量都从【银玉】演化而来,一个是力量的秩序化,一个是力量的混乱化,可基于【银玉】的力量能帮助他轻而易举地进入他人梦境吗?

    答案显而易见。

    不仅如此,更多的疑惑从塔洛斯意识深处冒出来:毒蛇、巨蟒、欲蟒是荒淫与增殖魔神的爪牙,他为什么没有对应的仆从?

    特别能吃又很好撸的三眼章鱼只是他的宠物,本身力量与【银玉】没有丝毫关系,无面者对他言听计从又是为什么?

    尽管脑袋上挂满问好,但面对人类佣兵的提问,塔洛斯还是表现出一副相当镇定自若的模样:『你的见识太浅薄了,神灵的威能岂是你能随意揣测的,呵。比起好奇神灵的权柄威能,你应该多花一些时间在锻炼法术上,说真的,身为我的代行者,你的实力太弱了,实在有损我的威名。』

    “您昨天才说我应该集中时间精力在传播信仰上。”人类佣兵小声嘀咕,不过他也知道欢愉与繁衍之神的脾性,连忙抢在塔洛斯发怒前转移话题,“可是,塔洛斯殿下,元素能量衰退得太厉害,法师的道路已经到尽头,没有前路可走了。”

    他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是热武器的对手。

    『那当然是因为你们目光短浅,见识有限。』塔洛斯喜欢这种在学识和专业技能上碾压他人的感觉,很快就将刚才那点郁闷和不愉快抛到脑后,『我问你,你施法最依赖什么?』

    “水!”盖里不假思索地回答。

    江河湖海是最适合他的作战环境。

    『亏你还知道是水,我再问你,平时你的施法材料有哪些?』

    “水、酒精、汽油、硫酸、水银……”

    酒精、汽油能在他的控制下形成各种陷阱,或者对目标进行灼烧,当然,在点燃液体后他还能短暂充当一回火焰派系法师,只是那样比较考验他的施法能力和精神强度。

    硫酸、水银都是能直接对人体造成伤害的强酸和液态金属,没有特殊装备一般很能抵御。

    遗憾的是,施法材料无法重复使用,用一点少一点——这十分烧钱——让随身携带种种液体这件本来就十分困难的事情变得更加困难。

    说完,盖里听到脑海中传来欢愉与繁衍之神不屑的嗤笑:『有趣,你既然能将酒精、汽油、硫酸、水银等外部物质当成施法材料,难道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血液吗?』

    “!!!”

    盖里费了好一会才让自己从震惊的漩涡中挣脱出来,确实,他从来没有想过以血液作为施法材料。

    但凡是动物,体内必定有血,有动物的地方就永远不会缺少施法材料。

    不,等等,人类佣兵并不傻,他很快便发现自己犯了经验主义错误,陷入一个误区:塔洛斯殿下提到的以血液作为施法材料并非真的借助动物体内的血液施法,而是直接控制目标体内的血液进行攻击!

    如此一来,即便身上没有任何材料,面对敌人时也能从容应对。

    不过……

    “我没有想到通过控制血液对敌人造成伤害不代表其他人没有想到,但整个地下法师圈子从未传出相关消息,看来想要将想法变成现实并不简单。”

    好在,他有一位强力外挂在,欢愉与繁衍之神。

    “塔洛斯殿下,请您教我。”

    『这得看你的天赋和愿不愿意努力了。』塔洛斯清了清不存在的嗓子,『告诉我,你在控制水的时候能引起物理变化还是化学变化?』

    “物理变化,我能对水进行塑形,如果时间精力足够,还能将水变成雾气或冰块。”

    『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先用兔子练习,感应兔子体内的血液,再尝试着像控制水一样控制血液,塑形成针或者剑,扎入兔子心脏。兔子之后,是野猪,野猪后是其他大型动物……一步一步来,总有一天任何生物在你面前就等于亲手将世上最锋利的武器递到你手中。』

    向盖里传授经验时,一些熟悉又陌生的记忆从意识深处浮现上来,都是与水有关的“法术”。

    『好好努力,要是进度喜人,说不定我还会传授其他法术,大漩涡、冻血咒、沸血咒、巨浪叠击、沧鲸、血液共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