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牧蛇人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在人迹罕至的原始雨林深处,有一座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地母神庙遗迹,神奇的是,漫长岁月的风化和到处疯长的藤蔓植物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多影响,依然可以从断壁残垣中领略曾经的宏伟与壮丽。

    在地母神庙残存的一个大殿中,一群地精围成一个圈站着,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安静到极点,但脸上的表情又十分狂热,就连周围的空气都隐隐带着一丝期待,似乎正在举办某种特殊仪式。

    巴格尔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见这些,突然间就出现了,不过,比起对未知的惶恐不安,他更多的好奇和惊讶,因为那群地精中为首的一个赫然是妖精工业那支失踪考察队的负责人,他曾经的老师,厄尔图,同样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科学家。

    由12位科考人员、34位安保人员船员、4位生活专家组成、被妖精工业定性为神秘失踪的50人考察队都在这个大殿中,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地精试图冲上前询问一番——整件事情充斥着太多他暂时无法解开的谜团——却发现眼前的画面只是单纯一段类似视频、投影的画面,他只能以局外人身份观看,无法进行任何干预。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地精们的身体姿势逐渐出现偏差,有的闭上眼睛深呼吸,有的摆出有氧运动准备动作,有的整个身体部位都自然垮下,仿佛被抽去骨头……

    无论神情还是动作他们看起来都非常放松,放松到一个超出正常标准的程度,就好像完全释放了身体控制权,好让某种不知名的东西可以顺利进入身体,摆出这样那样的姿势,像运动,像跳舞,又或者别的什么。

    渐渐的,他们的动作愈发怪异起来,有的缓慢但复杂,有的野蛮又混乱,说不出的怪异。

    伴随着古怪动作,每一只地精喉间都涌出标准的龙语,汇聚成整齐的祈祷。

    “吾主塔洛斯!”

    “您是银玉的主宰,至高的天父,孕育万族万物亿兆众生的始祖蛇神……”

    “您是荒淫的化身,增殖的魔神,支配一切情玉与姓爱……”

    “他们这是……”

    巴格尔难以置信地看着那群正在虔诚祈祷的地精,剔除最后一丝对同胞的关心,燃起熊熊怒火。

    这群该死的叛徒!

    姑且不论尖端实验室12位科研人员,即便是受聘于妖精工业的安保人员、船员、生活专家,都享受着普通地精只能用羡慕形容的高额薪水和优渥生活,但现在,他们居然背叛地精耗费几个世纪时间才形成的主流信仰电气与科技之神,在地母神庙遗迹中举行仪式崇拜一位闻所未闻的神灵。

    一位伪神!

    这太荒唐,也太过分了!

    早知道他们在信仰层面投入一位伪神的怀抱,尖端实验室和妖精工业绝对不会浪费哪怕一枚铜币在寻找失踪人员上——那是报应,他们罪有应得。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完全浇灭了巴格尔的怒火。

    “银玉的主宰,至高的天父,孕育万族万物亿兆众生的始祖蛇神塔洛斯,请将力量赐予您最虔诚的仆从……”

    沙沙沙、嘶嘶嘶、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巴格尔并不陌生的一条条毒蛇和巨蟒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爬出,潮水一般涌入地母神庙遗迹。

    数百条毒蛇爬到正在虔诚祈祷的50只地精身上,张开嘴巴不断撕咬,每撕咬一口,它们的身体就融化一分,最终全部化作一滩滩沥青一样的物质黏在地精皮肤上,不断向内渗透,发出呲呲的声响,冒出一缕缕青烟,有的甚至通过七窍深入到地精身体深处。

    这是个痛苦的仪式。

    接下来半个小时,地母神庙遗迹中不断回荡着地精的呻吟和哀嚎,比巴格尔在活体实验对象上听到的还要凄厉十倍百倍,奇怪的是,地精脸上的表情却是截然相反的享受,仿佛正在经历某种前所未有的愉悦与快乐,形成极大的反差。

    “啊——”

    忽然,一只地精声音陡然拔高,摔倒在地,他的身体抽搐了几下,融化成一滩黑水,从中爬出一堆毒蛇。

    “仪式失败了,活该!”巴格尔痛快地想。

    不过有失败就有成功,率先完成仪式的不是别人,正是巴格尔曾经的老师,厄尔图。

    随着最后一滴黑水从口腔没入身体,地精像是被抽去所有力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巴格尔死死盯着厄尔图,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快结束,还有后续。

    果然,几分钟后,一种奇特的变化在完成仪式的地精身上发生,隐隐约约的,他们身体内部发出嘶嘶的声响。

    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在地精口腔中蠕动,分开牙齿、嘴巴,从中爬出来,居然是一条毒蛇,一种全新的毒蛇!

    它有着斑斓漂亮的鳞片,张开的嘴中是尖利的毒牙,长度在七呎左右,整整是地精平均身高的两倍。

    然后,是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

    人体咽喉是十分脆弱的部位,加上毒蛇太长,大部分地精忍受不住爬行生物冰凉粗粝的鳞片与喉咙摩擦引发的那种呕吐感,跪在地上大吐特吐起来。

    一时间,整个地母神庙遗迹竟全都是呕吐声和嘶鸣声。

    一条条细长斑斓的毒蛇汹涌而出,先是将地精的口腔填满,将嘴巴最大程度撑开,再争先恐后地落在地上,伴着他们生理性的眼泪、唾液、酸水和胆汁,在地上到处游走。

    才刚刚结束的痛苦仪式、胃部的痉挛、喉咙的不适让地精无法有效控制呼吸,在呕吐过程中不能及时闭合鼻腔,导致一条条蛇尾从他们的鼻孔中滑出来,在空气中不断扭动,甚至……

    干脆从他们脆弱的鼻孔中硬生生钻出来,和鲜血一起。

    最惨的还要数那些被毒蛇卡在喉咙、嘴巴和鼻孔的倒霉蛋,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远远望去活像是脑袋上长满触手和毒蛇的可怕怪物!

    一旁望着的巴格尔忍不住伸出右手抓了抓脖子,大概是错觉,他感到自己的喉咙痒得厉害,好像真的有一条长度在七呎左右的毒蛇在他的胃袋苏醒,带着冰凉的鳞片和滑腻的身体顺着食道一点一点往上爬,一寸寸摩擦着喉咙,进入口腔,再从嘴巴爬出来。

    最终,是研究欲让地精博士克服生理不适,继续仔细观察,他发现从地精口中爬出的毒蛇数量各不相同,厄尔图最多,一共有二十条,一只女地精最少,只有十二条——考虑到地精的体型和毒蛇的长度,如此数量的爬行生物光是体积就足以让他们的胃袋涨破,肚子像孕妇一样鼓起来,但没有。

    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种新毒蛇一直跟在地精身旁,与将它们呕吐出来的个体形成一种伙伴关系,并且,其中最强壮的三条拥有将身体缠绕在地精脖子和手腕上的资格。

    就在巴格尔以为种种异变结束时,仪式最重要的部分才正式开始,只是呈现出来的画面让他毛骨悚然,又忍不住探索其中奥秘。

    只见地精原本不到四呎、矮小、孱弱的身体在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被逐渐拉长,两条腿在抽长的过程中逐渐长到一起,形成一条粗壮修长的蛇尾,与此同时,一层蛇鳞覆盖在他们身体上,取代原本绿色的皮肤……

    等到变化停止,出现在巴格尔视线中的不再是地精,而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新生物:

    他们有着类人型的上半身,依然保留两只手臂,五指上长着鹰爪一样的指甲,泛着黑紫色,明显带着毒素,下半身是一条巨蟒,长度不一,在10呎到15呎之间,整体形似传闻中已经灭绝的海洋智慧生物娜迦,但又有所不同。

    最明显的区别在于他们的脑袋是硕大的蛇头——男的脖颈部位长着类似眼镜蛇的扁平组织,十分厚实,女的则没有——浑身覆盖一层蛇鳞,呈极易隐藏在林间的灰绿色或迷彩色,胸腹和尾巴正面的鳞片颜色要浅一些,泛着一种类似蛇腹的白色,鳞片形状更大,也更粗粝。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巴格尔根本无法相信就在一段时间前,他们还是一群地精。

    “嘶嘶——”

    “嘶嘶——”

    当他们用一种与蛇蟒无异的新语言交谈时,巴格尔发现他们有着一条分叉的舌头,完全是蛇信的放大版。

    嗡!

    突然,数道墨绿的焰光带着黑色翻滚的浓烟凭空出现在地母神庙遗迹中,半人半蛇的生物立刻匍匐在地,嘴里不断发出规律而响亮的嘶嘶声。

    墨绿焰光和黑色浓烟逐渐融合,化作一个身影:一只年轻的娜迦,脖子上缠着一条眼镜蛇,身材高大挺拔,赤裸精壮的上半身是大片大片妖异的符文和花纹,巴格尔只是远远看上一眼就感到喉咙发干,欲火焚身。

    娜迦在空中转身,望向巴格尔,与此同时周围其他画面全部破碎,化作大团大团的迷雾。

    “那么,巴格尔博士。”在被情玉冲昏头脑前,地精听到娜迦用戏谑的声音说,“你愿意和他们一样成为牧蛇人,从此与伟大的荒淫与增殖魔神同在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