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四次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理查德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从沉睡中惊醒的,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仿佛由无数蛛丝织就而成的白色大茧中。

    怎么回事?

    人类血脉骑士因为长时间沉睡而有些迟钝的大脑努力回想着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段记忆:他感觉十分难受,向黑海的塔洛斯寻求帮助,然后晕了过去。

    “但我为什么会被困在一个大茧中?”理查德想不明白,“先出去再说,外面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这种程度的巨响,无论如何都不正常。

    人类血脉骑士伸出双手准备将大茧撕开,下一秒就忍不住惊呼起来,以他目前能够达到的最大分贝。

    他浑身赤|裸着,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下半身,原本还算健壮的两条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硕大的蜘蛛身体,从腰部开始。

    这部分来自蜘蛛的躯体比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种蜘蛛类魔兽都要来得庞大、肥硕,生长着妖异渗人的花纹、图案,长度起码在10呎以上,呈椭圆形,鼓鼓胀胀的,仿佛随时都能喷出粘性惊人的蛛丝来。

    现在,理查德有一双属于人类的双手,在上本身(人类)和下半身(蜘蛛)连接稍稍往下一点的两侧,长着一对附肢,只有两节,蜘蛛躯体上还长着三对蛛脚。

    这四对蛛脚都覆盖着类似外骨骼的角质层,如同铠甲,闪烁着深灰色的光泽,脚尖部分尖锐狰狞,堪比匕首。

    “虽然从小就被告知我们帕克家族拥有八眼巨蛛血脉,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半人半蜘蛛的怪物……我现在算什么,蛛化人,蜘蛛人?”

    理查德活动着自己的新身体:“不过这种感觉真不赖,浑身充满力量,我现在是一名高阶血脉骑士!”

    只是沉睡了一段时间,就从二阶晋升到三阶。

    在好消息的加持下,人类粗神经地接受了成为怪物的事实,怪叫着抬起两只闪烁着寒光的附肢对着大茧一划,哧啦一声,破开一个大洞,出现在视线中的是那座熟悉的小木屋。

    理查德非常庆幸当时他搭建的木屋足够大,否则现在他恐怕无法自由转变方向,尽管如此,木屋的门对他来说仍然太小了。

    依然用附肢破开木屋,来到外面,理查德总算感到浑身轻松自在,没有之前那种被困在狭窄空间中的束缚感和囚禁感。

    最令人吃惊的是,明明是第一次以这具半人半蜘蛛的怪异身体活动、爬行,理查德却没有感到任何凝滞的地方,自然极了,好像有一种源自血脉深处的神奇本能支配着一切。

    “天,那是什么?”

    转身,人类血脉骑士看到一个终生难忘的画面,只见随着无数迷雾翻腾,他的视线中出现一座完全由蛇蟒组成的高山,降临到本方空间。

    可能是表世界与现实世界连接的入口不够大,也有可能是这座蛇山实在太过雄伟秀奇、高大巍峨,总之,当蛇山在迷雾的拖曳下并入表世界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轰然倒塌,形成一种可怕的特殊现象,“蛇崩”!

    无数毒蛇、巨蟒、欲蟒疯狂吐着信子嘶鸣着组成一道道暗金色的洪流从山顶倾泻而下,滚滚奔腾,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大部分汇入中心湖,小部分向着旁边的悬崖峭壁涌去。

    一时间,整个表世界仿佛都在颤抖。

    理查德睁大了眼睛,看着一条条或长或短、或粗或细、或大或小的蛇蟒在视线中翻滚飞腾,目睹前所未有的奇观,要不是当初木屋建造的地势足够高,现在说不定连他都已经被蛇蟒淹没。

    目瞪口呆间,三只巨大的生物从中心湖、悬崖和远处一个山坡升起,分别是他此前见过的尘世巨蟒,只有一双手臂的蛇发女妖,以及一只背生一排利刃的狰狞巨蛇,各自发出一道黑烟,将中心湖部分区域、生长着无数食人花的山坡和悬崖峭壁上一处背光洞穴护住,免受蛇蟒侵扰。

    前·海产养殖工敏锐地发现了一个现象:“这里的居民又增加了。”

    不过当目光扫到蛇发女妖身上时,人类血脉骑士仿佛被天敌盯上,浑身颤栗,八只脚开始打滑,差点站立不稳,连心脏都隐隐抽搐,连忙不敢再看。

    慌乱间,八眼巨蛛赋予他的敏锐感知能力捕捉到一种奇异的波动以那座坍塌的蛇山为中心向外辐射,只是一瞬,理查德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些身披暗金鳞片的蛇蟒可真漂亮,充满一种难以言喻的野性美,要是能近距离与它们接触,那该多好啊!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当理智再度回归时,理查德发现自己浮在湖面上,眼前是一张由一只只长有触手欲蟒交织而成的特殊王座,王座上坐着本方空间的主人,塔洛斯。

    此时的四臂娜迦与理查德以往见到的塔洛斯都有所不同,整只娜迦斜躺在王座上,赤裸着精壮的上半身,脖子、手腕上各缠绕着一条毒蛇,10呎长的尾巴偶尔晃动一下,逗弄一旁的其他蛇蟒,浑身散发着一种致命又奇异的魅力,让人移不开眼睛。

    在理查德身边,是一群正在与无数蛇蟒对峙的三眼章鱼,它们似乎想上前与塔洛斯交流,却被数量众多的蛇蟒阻拦,愤怒之下嘴里发出低沉的咆哮,不断用触手拍打着湖面,溅起一道道浪花——天知道一群章鱼是如何发出咆哮声的。

    “告诉我,怪物,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表世界中。”理查德看到塔洛斯抬起下巴看着他,居高临下地问。

    怪物?这个称呼太伤人了,理查德想,不过此时展现在眼前的场景过于怪异,人类血脉骑士没有纠结这点小小的不愉快,连忙回答道:“是我,理查德,理查德·帕克,涅普顿先生。”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睡了一觉就变成这个样子,现在就算是吕萨酒堡帕克家族的成员来到这里一时半会都认不出我来。”

    王座上的四臂娜迦歪了一下脑袋,右中臂轻轻抚摸着另外一条欲蟒的脑袋:“涅普顿先生,指的是我?”

    理查德:“???”

    在他沉睡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塔洛斯怎么会失忆?

    等等,会不会是娜迦和他开得一个玩笑,以塔洛斯的性格开这种玩笑也不是没有可能。

    人类血脉骑士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只好实诚地回答:“当然,那是您的姓氏,您的全名为塔洛斯·涅普顿,来自中心洋娜迦王国,是黑海大公桑德拉的儿子。”

    “塔洛斯·涅普顿,塔洛斯……”娜迦喃喃着,被无数蛇蟒信息流冲击着的大脑终于有所反应,“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是来自黑海的塔洛斯。不过,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会出现在表世界。”

    嘶——

    仿佛是为了渲染气氛,话音一落,无数蛇蟒同时昂起身子,对着理查德发出整齐的嘶鸣,吐着猩红的蛇信,既恐怖,又壮观。

    “伯岭翰,先生,我是在伯岭翰进入表世界的。”

    理查德一五一十、小心翼翼地将当时的情况详细描述了一遍,包括光照会成员、真理启蒙仪式,以及他的叔叔诺曼。

    “在那之后,我就住在那件小木屋中。”理查德指了指远方那座木屋,又指了指身旁的大群三眼章鱼,“负责喂养它们。”

    “嗯,我有印象。”

    塔洛斯将一只手臂抵在下巴上陷入沉思状态,光照会成员、真理启蒙仪式几个字眼在一片混沌的脑海中打捞起几段记忆碎片,随后延展出更多的片段。

    “?……?……”

    理查德安静地浮在水面上,与一群三眼章鱼、蛇蟒大眼对小眼,随后听到王座上的塔洛斯哼起一首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这首歌仿佛在哪里听到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伯岭翰,我想起来了!”塔洛斯睁开眼睛,“真理启蒙……七日圣经……位面降临……”

    事实上无需理查德提醒,塔洛斯也能察觉自身某种异常,而刚才哼着的那首在伯岭翰听过两遍的《真理启蒙》,又让他想起一件非常紧迫的事情,位面降临。

    直觉告诉他,那非常重要,刻不容缓。

    心念一动,无数蛇蟒从四面八方簇拥过来,再次形成一座高山,将塔洛斯保护在中间。

    然后,理查德隐隐约约看到一道墨绿的焰光从塔洛斯身上升起,眨眼间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从刚才开始一直就如同雷鸣的嘶嘶声全部停止,整个表世界忽然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状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