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事后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事情是怎么开始的呢?

    塔洛斯记得那会他们刚刚喝完一整瓶葡萄酒,聊到《格林威治神奇事件》后续剧情的发展。

    接着,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人同时停止了继续发出声音,一瞬间的安静让空气弥漫着一种暧昧旖旎的气息。

    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房间中只点了两支蜡烛的缘故,光线不足导致安妮斯朵拉在塔洛斯眼中充满神秘感,带着一种朦胧美。

    不过塔洛斯很快就否定了这一点,娜迦拥有昏暗视觉能力,即使在深海那种常年见不到阳光的地方都能正常视物,何况他是大骑士,绝不可能因为这个出现幻觉。

    当他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人的目光不经意间碰撞到一起,然后,安妮斯朵拉吻了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塔洛斯还有一些抗拒,以及一点克制,认为这是一个在酒精催化下的错误,但是很快的,他就开始回应。

    老实说,那种感觉并不算坏,他喘息着,将手埋在安妮斯朵拉的长发里,身体贴的越来越近。

    塔洛斯将一切违背正常的行为全部归咎到魂火上,他没有错过翠绿色魂火溅起一轮焰光的细节,【银玉】对于天选者从事原始生命活动毫无疑问是持鼓励态度的。

    当塔洛斯回过神来时,他已经重新变回一只四臂娜迦,身上一丝不挂,地点也从餐厅变成卧室,他的床上。

    “知道吗,塔尔?我等这天很久了,感觉真他妈的棒,和我期待得一模一样!”

    塔洛斯的呼吸有些急促,【银玉】隐隐约约在刺激着他,另一方面,安妮斯朵拉确实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女人,很少有人能在她跨坐在身上之后还能无动于衷。

    她放得开,大胆主动又热情奔放,和白天比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

    于是,塔洛斯在女主教的暗示下喘着粗气缓缓分开腰腹下方娜迦特有的一段格外紧致细密的鳞片,弹出作案工具。

    之后的事情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第一次作案的塔洛斯起初还有些不熟练,但【银玉】赋予他的能力将青涩生疏的动作转化成别有一番韵味的特殊情趣。

    无论是他还是安妮斯朵拉,都没有因为这个感到扫兴,相反,愈发兴致勃勃。

    超凡姓力不是简单地说说,虽然身上一块块漂亮的肌肉都因为剧烈运动蒙上一层细密的汗珠,但塔洛斯感觉不到任何疲惫,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沉浸在仿佛潮汐一般不断涌动上来、连绵不绝的快乐中。

    要不是塔洛斯仅剩的一点理智还懂得克制,知道适可而止,恐怕真的会上演一天一次,一次一天的光荣事迹。

    最终,当时间接近凌晨六点时,塔洛斯终于结束第一次,心满意足地睡去。

    回到现在,昨天晚上有多尽兴,此刻刚刚清醒过来的塔洛斯就有多狼狈,他小心翼翼地偷偷将还缠绕在女主教小腿上的尾巴拉回来,不安地轻轻甩了两下。

    在这个过程中,塔洛斯感到羞耻,居然与安妮斯朵拉发生那种事情,可身体又非常诚实地提醒他昨天晚上确实很快乐。

    塔洛斯还是第一次品尝到那种销魂蚀骨、回味无穷的滋味,与【暴食】吸食神力时获得的满足不同,是另外一种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快感。

    好吧,这个问题可以先放一边,待会应该如何面对安妮斯朵拉?

    假装什么时候都没有发生过,拔吊无情,自然地与对方打招呼,还是说出男人的经典名言,我会负责的。

    不对,我是娜迦,从来没有对女人负责的传统,一种别扭的情绪从心底升起,真要按照娜迦的传统,安妮斯朵拉才罪大恶极。

    无论男权还是女权社会,总是试图用各种方式束缚另外一方的思想、举止。

    人类社会,男人们经常用“男人是钥匙,女人是锁”来约束女人,一把锁如果能同时被多把钥匙打开,那说明这把锁是不合格的,同理,和多个男人发生关系的女人也是不合格的,甚至会被打上下贱、银荡的标签。

    但要是一把钥匙能同时打开多把锁,人们不会认为钥匙有什么问题,万能钥匙显然更厉害不是么。

    在娜迦社会,有着类似的说法,一粒珍珠不可能同时放进两只贝壳中,来警示男性娜迦要学会专一。

    天,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我本来是在思考什么来着?

    塔洛斯苦恼地抓着头发,绝望地呻吟一声,将头埋进蓬松柔软的枕头里,枕头上轻微薄荷香薰的味道总算让他稍微冷静下来。

    安妮斯朵拉实际上早就醒了,在塔洛斯醒来之前,她一边回味着昨天晚上的战况,一边偷偷在娜迦脸上亲了两口。

    坦白说,昨天晚上无疑是难忘、新奇、充实的,注定成为她十年后依然值得一次又一次回味的美妙夜晚!

    当日在财富之城第一次见到塔洛斯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瞬间安妮斯朵拉眼前一亮,但当时她忙着对付爱琴大神殿的竞争对手,守贞派的达芙妮。

    等到她将达芙妮赶出财富之城,再去寻找塔洛斯时,已经没有任何消息了。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得知那个将一束七彩玫瑰送给她的娜迦是黑海领主的儿子,刚从印伽位面的角斗场回来。

    一个年轻英俊又天赋出众的娜迦,这是安妮斯朵拉对塔洛斯的又一个印象。

    东方自由港,在命运的指引下她又遇到了塔洛斯,那一瞬间,安妮斯朵拉决定主动出击,或许,塔洛斯是一个合适的对象,他们一定会坠入爱河,共同演绎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昨天晚上,她终于如愿了,见到塔洛斯巨蟒一般尾巴外的第二条狰狞毒蛇。

    安妮斯朵拉作为爱情教会欢愉派圣女,从小受到悉心教导,虽然没有亲身实践过,但理论知识相当丰富,不过塔洛斯的情况依然让她感到意外。

    塔洛斯是第一次,这显而易见,不过相当有天赋,从一开始的生涩笨拙到后来的游刃有余,甚至还无师自通地学会在“战斗”中同时使用四只手臂,以及那条尾巴。

    安妮斯朵拉可以保证,那绝对是与人类截然不同的体验。

    当然,以上这些只能算是昨天晚上微不足道的小插曲,真正让安妮斯朵拉惊讶的是塔洛斯的坚韧不拔。

    他们晚餐的时间是晚上11点,大概11点30分的时候进入卧室,当塔洛斯低吼着结束第一次时,时间已经来到凌晨6点。

    相当胶着的战况,长达12个小时!

    这是一个令人啧啧称奇、高呼不可思议的战绩,女主教在教会中不是没有听说过那些天赋惊人的家伙,但纵观整个欢愉派历史,似乎还没有人能在这方面超越塔洛斯。

    一个都没有!

    据安妮斯朵拉所知,女牧师方面,最厉害的战绩是同时将三大国度十二位青年才俊斩落马下,他们被那位女牧师迷得神魂颠倒,在往后长达七十年的时间里形成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男牧师方面,曾有人一夜十四次,一次一小时,从肉身到心灵彻底将一位女伯爵征服,后来还堂而皇之地成为女伯爵继承人的教父,帮助欢愉派获得许多非常宝贵的资源。

    当然,他们在战斗中肯定是有使用神术的,爱情女神赐予的神术,【欢愉】神职衍生出来的诸多神术,可以对敌,也可以帮助自身。

    不仅他们使用,安妮斯朵拉也有使用,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战斗力,而她是为了在战斗中坚持下去。

    最初两个小时,安妮斯朵拉完全占据上风,以丰富的知识亲身指导实践,理论联系实际,指引、鼓励塔洛斯;

    第四个小时,两人难分上下,各有胜负,安妮斯朵拉还有多余心思予以回应;

    第六个小时,女主教彻底落入下风,输得一败涂地,虽然因为角度问题看不清自己的状态,但安妮斯朵拉可以猜想她的瞳孔一定被一波一波的欢愉撑得有些涣散。

    没有办法,女主教只好开始动用神术,这才一直坚持到敌方退军。

    看得出来,塔洛斯保留相当一部分实力,要是他全力以赴该多么夸张?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

    安妮斯朵拉顿时升起一阵危机感,看来以前没有重视过的部分神术从今天开始要尽快学习掌握,她有些不服输地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

    完成昨晚战况的回顾总结后,安妮斯朵拉好笑地将反应有些孩子气的塔洛斯从枕头中拯救出来,她亲了亲娜迦的脸颊:“早上好,塔尔。一个美妙的夜晚,不是吗?”

    “早上好。”塔洛斯干巴巴地回应。

    “早上想吃些什么?半个烤番茄、一个溏心蛋、一份煎培根、两根烤香肠、三片吐司面包,再加一杯咖啡,还是要你最喜欢的烤肉?”

    “烤肉,我要烤肉。”

    塔洛斯能感受到口腔正在分泌唾液,并且在食物的帮助下很快就将刚才那点羞耻和尴尬抛到脑后。

    他确实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