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契约者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这是塔洛斯第一次踏上莱茵王国的土地,虽然是在逃亡中。

    人类阵营有三大强大神力,秩序与骑士之神、农业与丰收之神、爱情女神,三大神殿的总部就分别位于黄金帝国萨拉弗斯、莱茵王国、法罗王国,因此也成就了三大国度之名。

    莱茵王国是农业教会的势力大本营,呈现在塔洛斯眼前的自然是一派安静闲适、美丽和谐的田园风光。

    规划整齐、工整有序的土地上种植着种种塔洛斯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作物和花卉,欣欣向荣——即使现在北半球已经进入冬天——农场、牧场比比皆是,看起来相当繁荣,根本不像是安妮斯朵拉口中的“一个偏僻、适合隐居的小地方”。

    似乎是看到塔洛斯眼中的疑惑,女主教介绍说:“这里是约克郡,所以还能看到相对落后的大规模农场和牧场。如果是城市,你看到的就是与传统农业牧师迥异的立体农业,据说能用最少的人力、资金产出品质更优良、数量更繁多的作物——来自一位农业教会牧师的讲解。”

    塔洛斯点点头,知道这都是农业教会的功劳。

    主物质位面,职业者众多,根本不会从事农业劳动,比起劳作,他们更愿意追逐力量、权力、金钱、名声、美女(俊男),在这种大环境下,农业教会联合最广大农民撑起整个赛恩斯的基础。

    从最基础的种植业到因地制宜的畜牧业、林业、渔业到副业,都是农业教会的领域范围,法罗王国也因此获得“世界粮仓”、“美食国度”、“花卉王国”、“甘醇酒乡”等美名。

    说起来,现在仍在表世界木屋中沉睡的理查德就是土生土长的莱茵人,所在的帕克家族祖上从事葡萄酒生意,并以此起家,只是信奉的是秩序与骑士之神和财富女神。

    欣赏了一会马车外的景色,塔洛斯忽然想起之前安妮斯朵拉提到的光照会成员,说真的,身在局中他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那两位成员。

    “一个老头和一个女孩。”

    “女孩?”

    “嗯——”安妮斯朵拉拖长音调,仔细思考了一会,说,“可能是个女矮人,我怕被发现,所以离得有些远。”

    “对了,光照会老头操作着一只巨大手臂来抓我,神之右手,应该是这个名号,海神殿的大祭司芬罗德还提到什么邪契者,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一路同行了大概两个小时,塔洛斯终于忍不住打听消息。

    “主物质位面有几种职业体系?”女主教没有直接回答塔洛斯的问题,反而问了一个相当平常的问题。

    “三大职业体系,神职者,血脉者,施法者,但你这么问我,似乎在暗示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

    “对极了,实际上,一共存在3.5种职业体系,神职者、血脉者和施法者广为人知,最后0.5种职业体系只有部分神职人员知晓。”

    塔洛斯还是第一次听说3.5种职业体系这种说法,顿时来了兴趣:“我猜那多出来的0.5种职业体系指的就是邪契者?”

    “是,也不是。”安妮斯朵拉解释说,“邪契者是针对光照会和蜘蛛教派而言,是蔑称,有讥讽意味,我们教会内部的称呼是圣约者。”

    圣约,邪契,契约,两者合一就是契约者,塔洛斯恍然大悟,谁正谁邪,谁善谁恶,果然一目了然。

    “是不是有什么条件限制了圣约者的大规模诞生?”

    否则,以教会的一贯做派,必定极力推广圣约者,借此提升教会影响力,也不至于到现在都还是半种职业体系。

    要知道如今主物质位面的格局是神职者专属于教会,部分血脉者加入教会成为神殿骑士,唯有施法者独立在外。

    “是的,你可以理解为圣约者依托神职者或神殿骑士而存在,这是一方面。”安妮斯朵拉继续解释,“另一方面,圣约者使用的不是自身力量——”

    神职者的力量本来就不是自身,来自神灵,塔洛斯在心底默默吐槽了一句,然后想起之前那个苍老声音的话,脑中闪过一道灵光:“我明白了,圣约者需要借用神灵的神力!”

    所谓神之右手,就是光照会成员借用大力神的神力而成,不是某种强大生物身体的一部分,本身极有可能就是一道神力。

    塔洛斯虽然不知道本方宇宙的大力神执掌何种神职,不过既然以“大力”作为名号,必然少不了与【力量】相关的神职,这就难怪神之右手给他的第一感觉是“绝对的力量”,能一拳砸碎高等神术深海立方,一下捏死梅芙。

    同样,因为契约者需要借用神力,或者说契约者的基础就是神力,因而无论多么强大的血脉家族、各国王室还是继承古代奥术帝国知识的九环议会,都无法诞生属于自己的契约者,他们背后没有神灵。

    各大神殿有诸神,光照会有邪神,蜘蛛教派有死亡蛛后,所以才有了圣约者,有了邪契者。

    安妮斯朵拉点点头:“圣约者借用的是神灵专属的力量神力,因此极为强大,就像刚才,那位光照会成员只是一位大骑士,但借用大力神神力施展出来的神之右手,具备五阶战力,短时间内可以与史诗骑士争锋。”

    如果他一上来就用拍的,塔洛斯现在说不定已在晕厥中被带回光照会总部至黑星辰。

    “五阶战力啊……”

    塔洛斯若有所思,他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实力临时提升到五阶,燃烧上古巨神神力,就是不知道邪契者和圣约者是如何借用神力的,如果能参考一二,说不定能获得启发,他对神力的利用率实在是太低了。

    “是不是很羡慕?”

    塔洛斯十分干脆地承认:“是啊,谁不羡慕呢?”

    “可能我是一个。”

    塔洛斯惊讶地看着安妮斯朵拉,他想不明白。

    “神力毕竟不是主物质位面的力量,使用的次数多了,很容易迷失在虚高的力量中,一旦心灵失守,就不再是圣约者使用神力,而是神力支配圣约者。”

    虽然安妮斯朵拉没有明说,但显而易见,能与神灵立约的起码是实力达到四阶的大主教或神殿大骑士,并且均为教会核心人物。

    塔洛斯悚然一惊,到现在为止他身上似乎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不过话说回来,他就只有在梦境中才使用了三次上古巨神神力,应该没事吧。

    “光照会和蜘蛛教派的邪契者如何规避神力风险我不清楚,不过在我们教会内部,圣约体系这些年已经逐渐完善,将风险降到最低。”安妮斯朵拉带着一丝炫耀,就像恋爱中的一方向另外一方展示权势和财富,“我如果想要借用女神神力,一定是在晋升枢机主教后。”

    女主教的话很好地提醒了塔洛斯,四阶借用神力便能临时发挥出五阶战力,那么枢机主教借用神力后,该多么强大!

    诸神教会有这种底牌在,主物质位面神统的本质轻易不可能改变。

    塔洛斯问:“方便透露一下爱情教会内部是如何规避神力风险的吗,我真的真的非常好奇。”

    “当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答案就是神圣誓约。”安妮斯朵拉回答,“事实上,不仅是我们爱情教会,基本上所有诸神教会都是这么做得。”

    所谓神圣誓约,就是与信仰的神灵立约,放弃世俗生活中的一部分,以追寻崇高理想来约束守护心灵,防止在浩瀚的神力中迷失方向。

    “我们欢愉派最初级的一个神圣誓约是禁戒誓约,在生活中杜绝一切酒精、烟草、咖啡因、麻药、兴奋剂、独品以及一切能刺激大脑、精神的饮料和药物。”

    “守贞派最著名的就是守贞誓约,立约者必须为处女/男,立约后不再与情爱纠缠,舍弃情玉,不允许结婚,也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发生姓关系,包括自渎。”

    “如果违反了誓约会怎样?”

    “这是与神灵共同立下的誓约,一旦违背,自然会受到神力惩罚。”

    “假设,一位立下禁戒誓约的大主教,被强行灌了一杯朗姆酒,算违背誓约吗?”

    “算。”

    “可主观上他不是故意的,属于人为强迫。”

    “所以他不会受到太过严重的惩罚,而且,如果他能在神殿内举行一场赎罪仪式,可以继续与神灵立约。”

    在之后的半小时内,塔洛斯通过安妮斯朵拉得知了目前诸神教会中相对流行的几种誓约:

    和平誓约,不允许以任何方式主动挑起一场战斗;

    慈悲誓约,不允许伤害任何活着的智慧生物;

    贫穷誓约,不允许保留正常生活以外的任何财物;

    真诚誓约,不允许撒谎;

    平凡誓约,不允许追逐名利,必须隐姓埋名……

    在这些神圣誓约中,约束的力度越大,就越能守护心灵,防止迷失,如果能同时立下多重誓约,圣约者本身从神灵处借用到的神力也越多。

    “最后一个问题,帕福斯五世是圣约者吗?”

    帕福斯五世是爱情教会的本代教皇,出自欢愉派。

    “不是。圣约者受到的限制太大,一般立下神圣誓约的都是苦行者,我们欢愉派一共也才两位圣约者而已。”

    安妮斯朵拉的话让塔洛斯茅塞顿开,他怎么将苦行者忘记了。

    苦行者坚持的苦行原则由当年苦难之神的教义延伸发展而来,最常规的操作就是将财富贡献给教会后隐姓埋名,几乎是瞬间就可以同时立下贫穷誓约、平凡誓约,要是能舍弃情玉,说不定还能再立下守贞誓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