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一只怪物的诞生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现在时间是凌晨四点,一天中人睡得最死的时候,伯爵府的守卫依然非常尽职地在巡逻。

    她们听说了塔洛斯的事,因为试图争取与艾玛同等的继承权惹怒了黑海大公,被放逐到封地,没有命令不得返回伊夫林宫。

    不过那都是上层的事情,和她们没有关系,塔洛斯依然享受着伯爵待遇,同样,她们只需要将分内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几分钟后,两队守卫迎面遇上,相互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一切正常。

    伯爵府中突然传来的一声巨响告诉她们一个事实,这个凌晨其实已经出现意外。

    熟悉这座建筑地形位置结构的守卫们浑身一个激灵,那个方向……

    不正是塔洛斯的卧室么?

    “不好!”

    “快!”

    察觉到异常的守卫们纷纷消失在原地,用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向卧室游去,要是塔洛斯出现一点意外,她们可是严重失职。

    轰!

    又是一声巨响,几道半径起码在十呎以上的粗大水流如同一条条刚从海底深处苏醒过来的利维坦巨蟒,横冲直撞,旋转着冲上伯爵府上方,发出哗啦啦的巨响,声势极其浩大。

    塔洛斯的伯爵府坐落在戈尔贡贵族区地段最好的位置,突如其来的这番变故自然将附近其他熟睡中的娜迦从梦中惊醒。

    她们取出魔杖刀剑等武器握在手中,游出房间查看情况。

    只见伯爵府中冲出数道激荡的水流,相互盘旋、交织,发出比巨龙咆哮还要可怕的声响,最终形成一个巨大醒目的图案。

    那是一只怪异的眼睛,长着一对翅膀,瞳孔中有一个倒五角星。

    “天,光照会!”阅历丰富、见多识广的娜迦立刻认出那个图案代表的意义,“是光照会啊!”

    可是光照会标志怎么会出现在戈尔贡伯爵府上空,是那群和蜘蛛教派一样丧心病狂的疯子袭击了黑海的塔洛斯,又一次制造混乱,散播恐怖,还是……

    一个看上去有些无礼但存在部分可能的猜测逐渐诞生:塔洛斯本身就是光照会成员,在遭到放逐后恼羞成怒,失去理智,选择用这种方式泄愤。

    这不是毫无根据的污蔑或凭空揣测,毕竟之前魔网上就有人怀疑塔洛斯将灵魂出卖给了邪神,因此实力才能突飞猛进,绽放出耀眼光芒,将娜迦王国原本出众的青年人物全部遮掩。

    塔洛斯听着周围不断传来的惊呼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

    显而易见,这个硕大的光照会标志是梅芙在受创离开前留下的,算是对他的报复,临时计划中的一环。

    她要塔洛斯再也无法留在黑海,甚至无法留在中心洋,这样才能为她创造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更多夺取魂火的机会。

    考虑到塔洛斯目前的处境,梅芙的计划已经成功。

    秩序与骑士神殿因为冰霜圣冠,十分罕见地将注意力放在一只潮汐娜迦身上,与此同时,黄金帝国的皇后因为布鲁斯之死对塔洛斯恨之入骨,随时可能买凶杀人。

    面对这种情况,塔洛斯最好的办法是以不变应万变,待在黑海不外出,躲在桑德拉羽翼下。

    可光照会标志一出现,情况立刻不同。

    这个长着翅膀、瞳孔中有一个倒五角星图案的眼睛一下子就触碰到诸神教会敏感的神经,娜迦王国官方和海神殿势必会派人调查,作为最大嫌疑人,塔洛斯不但需要接受质询,还要面对种种侦测法术和神术,证明清白。

    以往,王子头衔、伯爵身份、传奇法师直系子嗣的身份为塔洛斯提供了不少便利,但凡事有两面,现在,同样因为这些身份,海神殿选择慎重,派来调查塔洛斯的起码有一位四阶大祭司,甚至为了防止桑德拉的干涉,将数量增加到两位、三位。

    到时候,塔洛斯四阶实力的暴露是小,万一在面对神术时暴露魂火……

    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概率,塔洛斯都不愿意面对几位大祭司的亲自审查。

    伯爵府的守卫、贵族区的娜迦,亲眼目睹光照会标志从伯爵府中冲出来,结果身为主人的塔洛斯不愿意配合教会,事情不是已经非常明显了吗?

    光照会、蜘蛛教派,都涉及到诸神信仰,在这种原则性问题面前,除非身死,否则教会绝无可能让上一步,秩序与骑士神殿能将皇子阿维农送上绞刑架,海神殿同样不介意将王子塔洛斯处以沉溺之吻。

    因此,摆在塔洛斯面前的只有两条路:顶着魂火暴露的风险留下来接受教会调查;在其他娜迦发现他前,悄悄离开黑海。

    比起在神殿暴露魂火遭遇围捕,塔洛斯更愿意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趁着其他守卫没有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倚仗超出众人一大截的四阶实力离开现场。

    塔洛斯在海水中快速游动,思考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就在几秒钟前,他有无数个机会利用血脉专长大漩涡在光照会标志成型前将水流破坏,毕竟,之前梅芙遭受始祖蛇神蹂躏,实力十不存一,几道水流除了声势浩大的表象,根本不具备任何攻击力。

    可是,就在他使用大漩涡的瞬间,身体诡异地背叛了灵魂,停止下来。

    现在仔细回想,当时的他似乎切换到另外一种人格,高高在上,极度自负,觉得世间种种都尽在掌握,美人鱼公主不过一个逗人发笑的小丑。

    于是他冷眼旁观,对梅芙那点小伎俩不屑一顾,任由事态发展,甚至还带着一种“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的期待感,知道无可挽回。

    那绝不是塔洛斯本意,以他一贯谨慎的风格,必然会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哪里会像现在,亲自葬送大好环境,开启逃亡生涯。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必须在海神殿反应过来前先离开娜迦王国领土,找个地方藏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非得说有什么值得令人欣慰的,大概是之前和桑德拉的对话中提到过这种可能。

    伊夫林宫大概在半小时内就能针对塔洛斯的消失选择合适的立场和态度,不至于影响刚刚建立的公国。

    这样想着,塔洛斯稍稍平复了一些懊恼,将战斗专长极速遨游催动到极致,速度比娜迦的交通工具蛇艇还要快上几分,消失在戈尔贡区域。

    ***

    梅芙的情况很不好,准确的说是非常糟糕,这是她在定下凌晨袭杀塔洛斯计划前根本没有想到的情况。

    在她看来,一位上古巨神对付一位只有三阶实力的血脉骑士,哪怕对方拥有一朵魂火,不还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结果证明她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不该轻视一位天选者,塔洛斯暗中晋升四阶是第一个意外,在始祖蛇神世界中的疯狂交够是第二个意外。

    挣脱始祖蛇神精心打造的欲望深渊后,梅芙已经没有多余精力思考为何塔洛斯魂火中会出现始祖蛇神,为何当年她获得的那份手札中没有提到这种情况,光是抑制身体深处传来的可怕欲望就穷尽了她的意志。

    从刚才开始,每一分每一秒她想要男人特有的气官来填满内心和身体的空虚,不,一个不够,起码要三个。

    不,不够,混沌迟钝的大脑发出最直白的呐喊,只要是男的,我全都要!

    美人鱼从来就是联合王国最正统的统治者,她们漂亮、美丽,浑身上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生而高贵,是天生的施法者和血脉术士。

    梅芙也一样,虽然嘴上说着每一位公民都是平等的,但她知道,她看不起那些丑陋的鱼人。

    无论是粗糙的鳞片,锋利的牙齿,灯泡一样凸出的眼睛,一点都不符合美人鱼审美的肌肉线条,还是粗鲁的性格,统统让她作呕。

    可是就在刚刚,梅芙渴望器官的瞬间,脑海中闪过一些她被大群丑陋人鱼包围银虐的画面,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一瞬间她的确是满足的,快乐的,充满期盼的,身体先于灵魂一步攀上欢愉的高峰。

    “该死,塔洛斯·涅普顿,我要将你的灵魂钉在起源墙上狠狠折磨,直到时间的尽头!”

    梅芙被游走在身体和意识中的可怕肉玉吓到了,她需要一个渠道转移注意力,急需另外一种情绪排挤情玉的空间,愤怒是个不错的主意,好歹是七种原初欲望之一。

    可从她嘴里发出的声音,无论是谁都无法昧着良心说是怒吼,比起怒吼怒叫,倒不如说是带着强烈暗示味道的呻吟,欲拒还迎,像一只发晴期的小母猫。

    结合自身变化和刚才那番境遇,梅芙哪里还能不知道始祖蛇神就是【银玉】的具现和象征,她正面遭受了一种原初欲望的污染。

    更糟糕的是,【银玉】接触到了她的魂火,因此被污染的远不止是肉身,还有意识,甚至是灵魂!

    梅芙这具美人鱼身体仿佛被强行灌下十瓶烈性椿药,种了爱情教会一百个情玉术,无论皮肤还是鳞片都敏感到极点,哪怕是对鱼人、娜迦等海族来说最为亲密的海水在身体表面流过都能让她浑身颤栗,差点呻吟出来。

    无数和肉玉有关的混乱信息,以及刚才和始祖蛇神、恶心肉块交合的画面仿佛潮水,一会涨起,一会退去,在梅芙脑海中往复循环,不断冲击灵魂。

    她极力想要将这些信息删除,将画面忘记,但怎么都做不到,它们像是梅芙与生俱来的一部分。

    几分钟后,美人鱼公主觉得自己撑不住了,那些银乱的信息和画面正在冲垮她固有的三观和认知,她的思想、她的审美和她的道德正在向始祖蛇神靠拢,被污染,被同化。

    这是不对的,被银玉挤压到角落、仅剩的那点理智和羞耻竭力呐喊,你是美人鱼与鱼人联合王国的公主,是尊贵的上古巨神,怎么能屈服于一种原初欲望,快清醒过来!

    “对,我是美人鱼公主,是上古巨神,生来高贵,怎么能——”后面的话到了嘴边忽然一变,“可是,这样我在大庭广众下被丑陋肮脏的贱民、奴隶亵渎玩弄,才能获得更多的快感啊!!!”

    梅芙从小就是联合王国王冠上最璀璨的明珠,现在,这颗明珠因为【银玉】的污染堕落,成为一颗黑珍珠,但不妨碍她的美丽动人。

    相反,比起贵气逼人、高不可攀的明珠,黑珍珠带着难以言喻的诱惑,以卑微逆袭高贵,以最底层玷污上位者,当着无数鱼人的面,撕碎公主和所谓王室、贵族、海巨灵血脉、魔法爵士的外衣,将最丑陋、最不堪的欲望暴露在众人面前……

    又是一次难以言喻的高超。

    梅芙知道,她要是再想不出办法解决被【银玉】污染的精神,用不了多久,恐怕真的会彻底在欲望的深渊沉沦,成为被情玉支配,满脑子只想着交够、被人银虐的怪物。

    “对,对,我还有魂火,可以用魂火驱逐情玉——”

    穷途末路的梅芙想到了魂火,紧紧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完全不顾可能引发的另外一种结果。

    事实上,如果不是依靠对塔洛斯的愤怒、怨恨支撑理智,排挤情玉主宰大脑的空间,她现在说不定已经随便抓住一只过往的游鱼,人为创造快乐机会。

    冥想空间中,金色魂火如同一轮高悬的太阳,澄澈明净,纤尘不染,释放着无数柔和纯粹的辉光。

    忽然,魂火大放光明,仿佛刺破深沉黑暗的黎明,照遍冥想空间,穿透精神,照耀在肉身上。

    可是,被【银玉】污染的肉身和精神并没有因为魂火焰光的出现冰雪消融,彻底净化,事实刚好相反,附着在梅芙肉身、精神上的情玉在这一刻找到目标,纷纷顺着焰光向最本源的魂火涌去。

    因为大意,和在情玉折磨下而显得迟钝、放空的思维一时疏忽,【银玉】终于将最根本的魂火污染。

    整个主物质位面所有智慧生物和野兽想得到、想不到、与情玉、交佩有关的方式、场景、桥段全部铭刻在魂火中,由里到外、从灵魂到肉身细细冲刷着梅芙每一道意识、每一寸皮肤。

    美人鱼公主玲珑有致的身躯不断颤抖,她本来就敏感到极致的神经、触觉和感知被放大了千百倍,和情玉生理活动相关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痉挛。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梅芙仿佛完成了与成千上万只千奇百怪丑陋生物的疯狂交够,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分毫,涕泪横流,盆腔内的体液如同决堤的洪水,汹涌澎湃,快感的阈值一次次被冲破,攀上一个生物绝无可能达到的恐怖数值。

    几分钟后,她彻底崩坏了,沦为只知道追求欢愉的怪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