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欢愉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六道冻血咒从六个不同的方向射来,瞄准塔洛斯的同时封锁上下左右前后六条退路,将娜迦牢牢锁住,没有退处,无法躲避。

    更要命的是,六道冻血咒无论声势还是法术波动都相差无几,没有高下之分,在塔洛斯的视觉、感知和直觉预判中没有丁点虚假成分,但他知道这六道冻血咒中只有一道是真的,其余五道均为幻术!

    梅芙只有一个人,不可能同时从六个不同的方位向他发起攻击。

    转瞬间,六道冻血咒来到塔洛斯面前。

    下一秒,一团浓郁的迷雾凭空出现,向外一卷,顿时将六道冻血咒吞没。

    表世界!

    鉴于梅芙早在莫桑霍克岛时期就知道魂火,塔洛斯觉得再暴露一个表世界也不算什么,反正债多不压身。

    冰蓝色的法术灵光落入表世界的瞬间,五道直接消失,剩余一道因为失去元素能量的支持渐渐分解,最终溃散。

    又一个梅芙显现出来,她看着环绕在塔洛斯身旁的迷雾以及迷雾中隐约显现出来的另外一个世界,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眼中充满骇人的亮光,塔洛斯认得那种光,是贪婪,也是占有欲。

    “这就是魂火带给你的能力吗,塔洛斯?居然和罕见的空间维度有关,我很喜欢。”

    呵,说得好像表世界很快就要更换一个主人似的。

    塔洛斯没有理会人鱼公主,冷笑一声,迷雾不断向外扩张,浸入海水,顿时发出一道道仿佛镜子破碎的声响,那是被表世界侵蚀破碎的重重幻境。

    咔嚓咔嚓的声音响了足足二十秒,一连粉碎了将近三十重幻境后,才终于将以塔洛斯为中心,半径为十英尺的球形空间纳入掌控。

    梅芙视而不见,直到塔洛斯将动作停止,才轻轻甩动尾巴,慢慢游到表世界边缘。

    换做平常任何时候,这都是一幅漂亮精美的油画:美人鱼就没有丑的,何况是科波拉王族的公主,加上周围的微光,时聚时散的迷雾,美人鱼尾巴鳞片反射出来令人迷醉的光泽,简直如梦似幻。

    唯一的不足是从美人鱼口中吐出来的话:“最后一个机会,塔洛斯,将魂火给我——”

    一阵空灵悦耳、若有若无的哼唱不知道什么时候响起,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在塔洛斯反应过来前已经落入耳中,传递到大脑。

    西壬之歌,美人鱼最强大的种族天赋能力!

    “你以为凭借魂火赋予的空间维度能力便能彻底破开幻境,你以为魂火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神秘力量。如果我告诉你,你通过空间维度粉碎幻境的过程也是幻术的一部分,我耗费了将近半个小时布置的幻境远远不止三十重呢?”

    “如果我告诉你,掌握魂火的人还有更多呢?”

    在梅芙得意的炫耀声中,一朵金色火焰在塔洛斯意识中显现出来,绽放出无穷光亮,每一道亮光就是一根尖刺,如同万针攒射,铺天盖地爆射过来。

    “上古巨神!?”

    看到金色火焰的那一瞬间,第一个从塔洛斯脑海中蹦出来的单词就是上古巨神。

    梅芙不是天选者,这点塔洛斯非常肯定,否则当初在莫桑霍克岛上就不是他与布鲁斯两人间的争斗,而是三人相互厮杀,情况还要复杂上十倍。

    可这朵突然在他意识中出现的金色火焰像极了魂火,不,应该说它只是单纯与魂火形似,因为就在不久前塔洛斯还见过另外一朵相似的,巫婆梅拉拥有的那朵黑色火焰。

    “咦?”声势浩大的亮光一收,只剩下金色火焰自然散发出来的辉光,梅芙向来波澜不惊的声音第一次外露出一丝意外,可见她究竟有多惊讶,“你居然知道上古巨神?从哪里得知的?”

    “告诉我,塔洛斯,你还知道什么,这关系到待会我是直接吞噬魂火,还是仁慈地为你留下完整的灵魂。”

    回应梅芙的是一片翠绿色的焰光,柔和澄澈,如同水波,倒卷而上。

    “梅芙知道魂火,也知道上古巨神,乌尔班一世又说她和秩序与骑士之神是同一类人,不属于这个世界,难道她也是一位上古巨神!”

    “上古巨神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惜当时没能从巫婆口中问出更多信息,不然现在不至于这么困惑。”

    人最疑惑的时候不是一无所知,而是知道一点线索,踏出了解事物的第一步,然后面对一个个谜团时,更能有所体会,塔洛斯就处于这种状态。

    不过此时两人正以魂火交锋,太过凶险,不是思考的时候,塔洛斯暂时放下疑惑,全力以赴。

    他并不认为被梅芙仗着幻术侵入脑海就失去胜利的契机,先不说存储在魂火中的十二道上古巨神神力,随时可以帮助他临时获得史诗骑士实力,魂火本身深处还隐藏着最新显现出来的始祖蛇神。

    随着【暴食】、【嫉妒】、【懒惰】从身上剥离,尘世巨蟒、美杜莎、衔尾蛇封印到表世界,无法在魂火对决过程中为塔洛斯提供助力,始祖蛇神不一样,这位【银玉】的具现和象征暂时只有在魂火中才能发挥力量,一如当初美杜莎将想要占据塔洛斯身体的海洋神域教皇石化。

    两朵魂火,遥遥相对,一朵金灿灿,一朵绿油油,各自发出焰光,很快,两种颜色就如同海浪撞击在一起,溅起无数浪花,像是炸开千万朵礼花。

    浪花破碎,化作如同流萤一般大小的细碎火星,再度相互碰撞、燃烧,纠缠在一起。

    起初,金色和翠绿两种颜色分庭抗礼,各自占据半壁江山,随着时间推移,翠绿光芒占据上风,很快就将金色焰光冲垮。

    只见通透明亮的金色焰光中突然染上一点绿光,随后附近区域慢慢染上同样的色彩,一时间,塔洛斯听到脑海中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煅烧声。

    这是十分纯粹的魂火间的比拼,无关武技、法术、专长,简单到极点,也粗暴到极点!

    “天选者的魂火果然奇妙,已经暗中帮助塔洛斯晋升四阶,和典籍中记载得一样,威力数倍于我们上古巨神的魂火。一旦完成吞噬,我便能立刻继承魂火的奇妙和七种原初欲望,有希望登上最梦寐以求的位置!”

    梅芙并不慌张,一边看一边想:“可惜我这具身体实力还只有三阶,催动魂火勉强能发挥出四阶威力,想要直接吞噬塔洛斯的有些困难,必须另外想个办法。”

    “要是没有被秩序与骑士之神发现冰霜圣冠在塔洛斯身上,我现在没有任何顾虑,直接接引本体力量,晋升四阶,抢夺魂火。不过现在,法约尔一定在秩序天国分出部分注意力监控整个世界,我一旦这么做,必然被他察觉。”

    “如此一来,方法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利用秘法提前引发魂火中的原初欲望,趁着塔洛斯受原初欲望影响一举将他击溃。”

    想到这里,金色魂火一转,七道迷离的光芒凭空升起,落在翠绿焰光上。

    “按照传说,天选者是世间最幸运也最厄运的群体,拥有与原初欲望相关的能力,同时也需要承受原初欲望的反扑。”

    “七种原初欲望,傲慢、暴食、贪婪、嫉妒、银玉、懒惰、愤怒,不知道此时在塔洛斯身上显现出来的是哪种原初欲望。”

    梅芙自负,在面对原初欲望时同样不敢大意,因为待会魂火被她继承过来后,首要任务就是安全度过原初欲望的第一次反扑,她得事先做好准备。

    另外一边,当七道迷离光芒与魂火焰光相接的一瞬间,塔洛斯看到无数幻象纷至沓来,充斥在整个意识。

    魂火自发反应,三道光芒率先散去,随后又有两道散去,不到一秒钟,就只剩下最后两道。

    正承受无数幻象侵袭的塔洛斯悚然一惊,身为魂火主人,他能感受到原本才刚刚在他身上显现出来的【银玉】正在外界某种不知名力量的刺激下苏醒过来!

    这是好事,原初欲望壮大,魂火也在壮大;也是坏事,原初欲望壮大的速度越快,【银玉】的反扑就来得越快。

    总的来说,弊大于利。

    “嗯,两道?最先散去的是代表暴食、嫉妒和懒惰的三类幻象,应该是塔洛斯已经经历过的原初欲望,随后散去的是贪婪和愤怒,剩下的是——”

    梅芙很快就没有多余功夫思考,因为伴随着一声怒吼,一位外形与娜迦酷似的男性生物从塔洛斯的魂火中显现出来,一把抓住仅剩的两道迷离光芒,将其中一道打散,任由最后一道光落在身上。

    始祖蛇神就站在只有拳头大小的魂火中央,但在梅芙眼中他的身形是如此伟岸,身材是如此健硕,动作是如此威猛,无论刀削般的脸庞还是仿佛铁水浇筑而成的肌肉,都像极了真正的神祇,让人怦然心动,难以自持!

    “这是什么生物,像娜迦,但又不太像,怎么会出现在魂火中?”

    梅芙的真正年龄恐怕比一百个塔洛斯加起来都要大上百倍千倍,但在看到始祖蛇神的那一刻,她依然有些羞于承认意识中闪过一道道酥麻的电流,恨不得时间就在现在停止,用无穷无尽的时光体验那种难以言喻的美好。

    不过,就在下一秒,一股奇异的力量以魂火为源头,以焰光为媒介,向外扩散,先传递到金色焰光中,然后达到金色火焰。

    “啊——”

    这一刻的遭遇梅芙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来到一个从未见过也从未听到的世界,这个世界以一种极度怪异的形式存在,没有天空、陆地和海洋之分,视线所到之处都是一团团蠕动的粉色肉块。

    肉块质地非常细嫩滑腻,上面长着一条条或纤细或粗壮的触手,空气中散发着令人兴奋迷醉的香气。

    整个世界畸形、怪诞、丑陋、糜烂、污浊,看上一眼都令人作呕,但又无时无刻不在诱惑人堕落、沉沦、享受、迷恋、陶醉,在这里尽情放纵欲望,解放天性,比梅芙擅长玩弄的幻境还要来得真实、刺激,深入到意识和灵魂深处。

    当梅芙不知所措,想要调动金色火焰力量切断与魂火联系时,刚刚才见过一面的始祖蛇神突然出现,用那双充满荷尔蒙气息的健壮臂膀揽住美人鱼公主的腰肢。

    在【银玉】的催化下,蛇尾和鱼尾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在一起,水与火渐渐交融,灵与欲不断纠缠。

    这只是个开始,当梅芙第四次品味到极致的快乐后,充斥在整个天地间的粉腻触手缠绕过来,冲入战场。

    又是一种奇特而让人沉沦的愉快体验,梅芙仅剩的那点理智知道这是不对的,在心底极力抵触这种肮脏的、下贱的、银乱的无耻把戏,可它们带来的快乐又直白地告诉梅芙正是因为这种羞耻和自尊,才能帮助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欢乐。

    在始祖蛇神的劝说、安慰以及肉玉的刺激下,梅芙进一步解放,连对由肉块组合而成的各种生物都来之不拒。

    这些由肉块蠕动而成的生物有的是人类,有的是娜迦,有的是鱼人,有的是矮人,有的是魔兽,有的干脆就是一团长着无数触手的肉团……

    梅芙逐渐了解到这个世界的运转机制,快乐和欢愉至高无上,至于所谓的方式、人格和尊严,是随时都可以抛弃的东西,也是最不值钱的垃圾。

    塔洛斯感知到无数与原始生命活动相关的污浊混乱信息如同海啸,在梅芙意识中掀起高达数千呎的巨浪,将理智冲垮,化作一片洋溢着快乐和欢愉的海洋。

    原来可以和魂火分庭抗礼的金色火焰此时已经被一圈翠绿焰光包围,只剩下最为核心的火焰。

    平时,塔洛斯一定会为梅芙在【银玉】中的沉沦鼓掌,为魂火煅烧金色火焰欢呼,那是属于他的胜利,可此时此刻,他只想竭力控制魂火,切断始祖蛇神与金色火焰间的联系,只有天知道他还得面对无数幻象。

    随着梅芙在极度欢愉和欲望深渊中的沉溺堕落,【银玉】仍然保持着那种骇人的壮大速度,看得塔洛斯胆颤心惊。

    因此,当梅芙凭借惊人的毅力战胜始祖蛇神,从欲望中清醒过来时,塔洛斯非但没有觉得可惜,反而有一种终于得到解脱的幸运。

    美人鱼公主要是再不醒来,彻底沉沦,他恐怕用不了几天就得直面【银玉】反扑,没有一点把握。

    “嗯啊——”

    随着一声凄厉中带着点恐惧和欢愉的高亢尖叫,金色火焰、幻境消失地无影无踪。

    梅芙走了,带着被【银玉】污染的精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