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人鱼公主的觊觎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塔洛斯第一次希望魂火的壮大速度可以慢一些,尽可能让【银玉】反扑的那一天来得晚一些,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最初【暴食】在塔洛斯身上显现时,他壮大魂火的方法只有两种,吃和名声,为此还真的放任自身去暴饮暴食。

    随着【嫉妒】、【懒惰】、【银玉】一一显现,情况逐渐改善,塔洛斯壮大魂火的途径越来越多,加上三次位面降临、从布鲁斯魂火处一并继承过来总共五个位面汇聚过来的信仰,即使考虑到魂火越到后期越难晋升的事实,实际上壮大速度并没有因此慢上多少,甚至有持平的趋势。

    “超凡姓力,苦痛欢愉……”

    塔洛斯暂时没有实验超凡姓力的想法,倒是后者,虽然看起来相当没有节操,但在一位合格的血脉骑士看来,足够实用的攻击手段就是好手段。

    任谁在战斗中发现身上的伤口非但没有任何痛楚,反而带来肉身和精神两重意义上的快感时,都难免会因为突如其来的愉悦露出一丝破绽,而破绽最能为塔洛斯创造致命一击的机会。

    “或许我可以稍微实验下。”

    带着这种想法,塔洛斯尾巴在中心湖上一甩,早就想靠过来的三眼章鱼们得到信号立刻争先恐后地从湖底升上来,黑压压一片围在塔洛斯身旁。

    这群被【暴食】污染的生物数量比起最初没有增长多少,仍然保持在四十只,但实力进步飞快,如今最大的那只三眼章鱼已经正式晋升三阶,成为高阶魔兽。

    三眼章鱼原本脑袋上因为食用亡灵母树枝干、果实进化出来的突刺完全蜕变为左右两排和匕首一般大小的利刃,看起来十分狰狞凶恶,八条触手长度全部在20呎以上,在湖面上有节奏地拍打着,溅起一朵朵浪花。

    塔洛斯对着最大的那只三眼章鱼招招手,抓住它一根触手,用霜钢弯刀在上面划出一道伤口:“忍着点,应该不会痛。”

    三眼章鱼果然没有挣扎,不但没有挣扎,而且还在伤口出现时发出愉快的叫声。

    伤口已经出现,接下来就是观察了,结果出乎塔洛斯预料,【银玉】影响下造成的伤口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邪门。

    凭借“全能感知”,塔洛斯非常清晰地看到三眼章鱼在接下来的半天中一旦发现触手上的伤口即将愈合,便会通过另外一条触手上的嘴巴将伤口重新撕开,造成不间断失血。

    三眼章鱼首领的逻辑非常简单,伤口可以带来快乐,快乐让它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因而绝对不能让伤口愈合,最后还是塔洛斯以表世界主人的身份强制使用了一个魔法卷轴,才将伤口愈合,否则它恐怕真的会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为了奖励三眼章鱼首领为实验献身的伟大精神,塔洛斯一边撸章鱼解乏一边继续思考,后者安静地浮在湖面上,眯着三只红色眼睛,露出人性化的享受表情。

    “三眼章鱼不愿意伤口愈合是因为它智商有限,容易被快感支配,不知道智慧生物能否抵抗【银玉】带来的快感。”

    塔洛斯看了眼霜钢弯刀,又看了眼自己的手臂,终究没有“以身试法”的勇气。

    “应该可以的吧,在自渎的时候遭遇刺杀,当然是先行迎战,将爽快放到一旁。”

    除非真的遇到意志力极其薄弱的对手,否则【银玉】造成的伤口只能带来麻烦,无法彻底麻痹精神。

    “天,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些遗憾!?”

    塔洛斯连忙摇了摇脑袋,将可怕的念头从脑海里甩出去,强行将注意力转到尾巴上。

    娜迦尾巴形同巨蟒,表面覆盖鳞片,这些鳞片在娜迦血脉骑士成年左右可以获得和一件锁子甲等同的效果,是她们天生的防御机制,也是除“极速遨游”外第二个可以自动获得的专长,天生护甲。

    鳞片防御能力如果在天生护甲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就是拉蒙娜掌握的战斗专长,金属鳞甲。

    主物质位面另外一种体表覆盖鳞片的生物,巨龙,会吞食金属、矿物、宝石等物质帮助龙鳞生长,因而在成年后便能自动获得专长秘法龙鳞,和他们齐名的泰坦巨人同样会吞食矿物,在成年后获得护体石肤。

    娜迦没有巨龙变态的消化能力,如果想要将天生护甲提升到金属鳞甲层次,一需要大量锻炼,提升鳞片硬度强度,二需要服用相配合的特殊魔药,没有捷径可走。

    塔洛斯走得是血脉骑士道路,尾巴防御程度自然是越高越好,不然在使尾扫、狂暴尾击、剧毒鞭笞等和尾巴有关的战斗专长时伤到尾巴可是会被人耻笑的。

    他的目标是装甲鳞片,一个五阶专长,金属鳞甲的升级版,堪称刀剑难伤,效果媲美传奇级别的地元素派系法术石肤术。

    “拉蒙娜在源血中留下的体悟中恰好有关于如何通过锻炼获得专长金属鳞甲的,等等——”塔洛斯灵光一闪,“娜迦确实不会吞食金属、矿物,可我拥有【暴食】,要不要尝试一下?”

    锻炼和吞食矿物两种方式放在塔洛斯面前,他自然是选择后者,用吃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还要辛苦锻炼。

    越想越可行,塔洛斯最终决定双管齐下,做两手准备:“金属、矿物和魔药,还需要和母亲说一下。”

    他已经不是法师,即便是,魔药配置也不是他擅长的方向。

    最后撸了两把章鱼,塔洛斯爬起来,准备离开表世界与桑德拉联系,不过就在他进入戈尔贡伯爵府密室的瞬间,魔网指环收到一个消息。

    一开始,塔洛斯以为消息来自黑海,不是艾玛就是莱昂哈德,可仔细一看,居然是个不认识的账号。

    “奇怪,什么时候陌生人的消息可以直接发送进来了?”

    没等塔洛斯有所动作,那条消息以魔网指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方式非常强硬地自动跳出来,在塔洛斯意识中展开。

    “塔洛斯·涅普顿,你好。”

    塔洛斯脸色一僵,一是因为刚才有违魔网指环设定的动作,二是他的魔网账号居然被外人知晓,无论哪种都不是什么好事。

    “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知道你,来自黑海的王子殿下和戈尔贡伯爵,你拥有并死守着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

    三秒后,消息继续。

    “我知道你仍在看消息,请相信我,这不是诈骗,也不是玩笑,我会在三分钟内一一证明。”

    塔洛斯思考了一会,老实说他刚才脑海中闪过一连串非常霸气同时也非常羞耻的台词,但真正通过魔网指环发送出去的只是简单到极点的一句废话:“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塔尔,重要的是你准备如何处理那朵神秘的火焰?”

    神秘的火焰,魂火,对方知道魂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陌生人竟然知道魂火!?

    塔洛斯整个人都警觉起来,连尾巴上的鳞片都有竖起的趋势。

    不对,塔洛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始至终他从未向任何人以任何方式透露过他拥有魂火的事实。

    整个主物质位面,知道他拥有魂火的人只有四个,一个是他自己,一个是乌尔班一世,一个是布鲁斯,最后一个是当初同样进入冰霜圣冠内部空间,并在之后入侵塔洛斯梦境的美人鱼公主梅芙。

    乌尔班一世和布鲁斯已死,绝无可能继续通过魔网指环向他发送消息,排除种种不可能后,梅芙成为正确答案。

    “我怎么将梅芙忘记了!”

    塔洛斯有些懊恼,从莫桑霍克到回来后,发生的事情有点多,先是【懒惰】让他每天睡眠时间增加,再是黑海公国建立,之后又迎来【懒惰】反扑,成功让他将梅芙抛到脑后。

    猜到对方身份后,塔洛斯稍微放下心来,上次若不是梅芙想要独吞好处,独占冰霜圣冠和魂火,他还不能如此顺利地避开秩序与骑士神殿搜查空间指环的行为。

    他回复道:“梅芙·科波拉。”

    隔着一张魔网和无数空间限制,塔洛斯依然能感知到刚才差点从界面逸散出来的洋洋得意和神秘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梅芙,继续啊,别躲在魔网另一端不出声,我知道是你。”

    “你真聪明,塔尔,不到一分钟就被你发现了。”

    “你可以称呼我为黑海的塔洛斯王子,或戈尔贡伯爵,我们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可以互用昵称的地步。”

    “我以为作为目前主物质位面唯一一位知道你,嗯,身份的人,自然也是最亲密的人,既然你觉得不合适,那就算了,不过我非常好奇黑海大公知道你的事情吗?”

    塔洛斯的眉头一点一点拧起来,他不擅长虚与委蛇,也不喜欢被人要挟:“直说吧,梅芙,你想干什么?”

    “算算时间,我寄给你的包裹应该已经到了,里面是一面双向镜,待会联系你。”

    塔洛斯低声咒骂一句,离开密室,果然,伯爵府的管家告知他收到一个包裹。

    梅芙没有骗他,包裹中只有一面双面镜,一种在魔网未普及前的通讯工具,它的缺点很多,只能一对一,优点同样出众,即便是诸神也无法像监控魔网一样监控双面镜。

    两块双面镜,一块在中心洋黑海,一块在西大洋,很快便连接上,通过镜子,塔洛斯看到卧在浪花中的美人鱼公主梅芙,和以前一样风情万种。

    这一次,梅芙开门见山:“我要你的魂火。”

    “是什么错觉让你以为只需要一句话我就会乖乖将魂火献给你?”

    塔洛斯气极反笑,魂火以他灵魂为基础升华点燃,是他最大的倚仗,也是存在与世间的根本,失去魂火就是失去生命。

    “魂火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力量,连秩序与骑士之神这样的强大神力都在觊觎,不是你可以守得住的。”

    不等塔洛斯反驳,梅芙继续说道:“一旦拥有魂火的事情暴露,秩序与骑士神殿、战争神殿、月亮神庙、死神殿等诸神教会都不会放过你。”

    塔洛斯冷笑一声:“说得好像你拥有护住魂火的力量似的。”

    “不错,我确实有。”双面镜上的梅芙换了个姿势,“只要你愿意将魂火交给我,我可以保证将来万神山上有一张独属于你的神座。”

    塔洛斯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蛊惑人心,梅芙居然大言不惭地开出助他成神的条件,可他一个单词都不会相信。

    “你不去当传销头子真是主物质位面最大的损失。”

    梅芙笑容依旧,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塔洛斯的嘲讽:“原初欲望的反扑不好受是不是?那不是凭借毅力就可以坚持下来的——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担心魂火剥离后会迎来死亡?”

    塔洛斯有些头疼,他不想再和梅芙浪费时间:“你如果愿意这么理解也行。”

    “不,塔洛斯。别人无法将魂火剥离不代表我没有办法,我可不是乌尔班一世那种蠢货。”

    塔洛斯发出一声响亮的嗤笑,乌尔班一世即便死在一位史诗骑士手中也改变不了他曾经是一位邪神的事实,那种层次可不是梅芙区区一个魔法爵士可以评价的。

    “好了,联合王国的公主殿下,我没有多余功夫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我会在稍后毁去这块双面镜,你也不用再联系我了。”

    “等等,塔洛斯,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说服黑海大公将你放逐到封地的,但阿维农宽恕这条不成文的规定并不足以保护你。”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等到秩序与骑士神殿得知更多真相,他恐怕已经晋升五阶,个体实力方面拥有和枢机主教等五阶职业者相抗衡的能力,除非……

    塔洛斯目光一凝。

    果然,双面镜中传来梅芙得意的声音:“我很喜欢亚得里亚岛歌剧院明天下午24时开始的《浪花的婚礼》,在见到你之前我保证守口如瓶。”

    “该死!”

    塔洛斯一把捏碎了双面镜,愤愤地将意识沉入魔网指环,点击好友列表中的桑德拉,将刚才的事情艺术加工了一下发送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