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剑道圣徒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21月1日晚在伊夫林宫举办的宴会无疑是一场权力盛宴,名副其实,像芬罗德大祭司这种见识足够广的四臂娜迦还能轻而易举地从中找到娜迦王国各大势力、贵族的代表人物。

    从红海、死海到北海,从血脉家族、魔法贵族到海神殿,宴会上光是实力达到四阶的四臂娜迦就不下四十,此刻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相互攀谈。

    至于话题,不会离开黑海大公以及她的女儿、儿子,老实说,没有比这更合适的。

    黑海教区大祭司的职务在外人看来风光显赫、位高权重,仅次于海神殿总部七海大神殿权力中心的几位大祭司,但只有他自己知晓和一位强势的地方领主相处究竟多耗费心神,以前就足够艰难,随着黑海公国成立,肩上的压力更是与日俱增。

    事实上,从桑德拉晋升传奇法师那一天开始,他就做好将除教权外其他权力逐渐放手的准备,只是没想到那一天会来得那么快。

    轻叹一口气,芬罗德的目光在大厅中转了一圈,最终落在塔洛斯,刚刚获得王子头衔和戈尔贡伯爵爵位的血脉骑士身上。

    年轻娜迦此时正在招待好友,在他看来,那是一张不知不觉编织出来的人脉网络。

    来自人类世界的大个子率先被芬罗德抛到一边,地表种族的身份意味他不可能长时间呆在海底,森林德鲁伊的职业决定他无法为黑海公国或者说塔洛斯提供太多助力。

    ——德鲁伊教团毕竟没落多年,全世界贤者德鲁伊的数量不会超过十个,不及九环议会三分之一,更不用说诸神教会。

    相比起来,另外一个人类,来自财富教会的主教,虽然和森林德鲁伊一样佩戴一种提供水下呼吸、减免海压、解决其他深海生活问题的魔法道具,但明显代表更多。

    财富女神,从来就不是一位可以小觑的神灵!

    换做平常任何时候,芬罗德都不会吝啬分出部分注意力放在人类主教身上,探寻黑海可能和财富教会达成的合作,桑德拉和新晋枢机主教盖兹交好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在两位分别来自雪山神殿和砂山的娜迦面前,他只用了不到一秒钟就将关注点转移到另外一个方向。

    雪域娜迦,沙漠娜迦,塔洛斯居然和冰雪女巫和砂山酋长两位六臂娜迦的女儿交好!

    根据芬罗德,或者说海神殿收到的消息,本次宴会并不会出现其他五阶职业者的身影。

    这很正常,娜迦王国四位六臂娜迦中,赫尔加二世是教皇,海洋女神在主物质位面的最高代理人——娜迦王国历代女王都需要教皇加冕才名正言顺,象征君权神授——从来只有黑海大公亲自前往七海大神殿拜见的份,还没有教皇亲自拜会其他六臂娜迦的先例。

    波涛领主和黑海大公同为传奇法师,为相互竞争关系,派遣三位永恒潮汐常任理事前来合情合理。

    至于陆沉者贝妮塔,作为蒂斯王朝的开创者,要她对“裂土分疆”的黑海大公报以好感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加上她只剩下不到100年寿命,自然不会出席。

    尽管如此,蒂斯王族仍然诚意十足,代表王室前来参加宴会的是新任女王凡妮莎二世的长女、新任霍普斯公爵,曾和塔洛斯一起在黑龙岛冒险的安娜长公主。

    现在,连芬罗德都要为塔洛斯的人际关系感到震惊了,他从来不知道四臂娜迦的交际如此广阔,横跨两块大陆!

    虽然常年生活在海底,但并不意味着芬罗德对远在冰岛南极雪山神殿的雪域娜迦和南安第斯洲砂山的沙漠娜迦一无所知,按照海神殿典籍记载,这两支娜迦可是明确获得过水之龙和大地之龙庇佑。

    有时候,有些事情并不用太过直白,尤其是对喜欢讲究含蓄的贵族来说。

    在芬罗德眼中,塔洛斯和多洛蕾斯、缪拉尔交好,四舍五入一下就是黑海大公与冰雪女巫、砂山酋长两位六臂娜迦私交匪浅——要说她们单纯为了塔洛斯而来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甚至是黑海有意和雪山神殿、砂山正式建立友好外交关系。

    娜迦这个种族天性对六臂有种奇异的崇拜和向往,芬罗德也不例外,哪怕王国和雪山神殿、砂山存在一些不为常人所知的历史遗留问题。

    于是,芬罗德肩上的压力又凭空重了几分,来自雪域娜迦和沙漠娜迦的最高领导,和之前的一起折磨他所剩无几的那点精力,连来自七海大神殿另外一位大祭司曼妮游到身边都没有发现。

    “你猜黑海大公会不会用塔洛斯联姻,最后和哪个家族联姻?”

    “什么?”

    芬罗德一愣,顺着曼妮的视线看去才发现和塔洛斯交谈的人换成了施耐德家族的马克西米利安,另外一位显性血脉者。

    本来和涅普顿家族世代联姻的是红海的海因里希家族,上一代因为黑海内部权力倾轧,桑德拉年轻时流亡在外,在涅普顿上任族长米夏埃尔的操作下由弗洛伦斯·涅普顿和查斯特·海因里希完成领主一系的联姻,前者嫡系后者旁支,这一代则是艾玛·涅普顿和昆图·海因里希,均为嫡系成员。

    考虑到塔洛斯血脉骑士的职业,当然是同样身负冥古宙沧鲸血脉的施耐德家族占据优势,尽管在莱昂哈德成为领主先生前黑海和班达海两大家族并没有太多交集。

    对此曼妮有不同意见,她摇摇头:“我听说我们的女王陛下看好塔洛斯成为下一任哈西玛亲王。”

    哈西玛亲王,娜迦王国历代王夫的传统封号。

    “安娜公主?”

    尾巴不自然卷曲了一下的同时,芬罗德快速在大厅中找到王国长公主,她正微笑着和艾玛说话,一旁是海因里希家族的长子昆图,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目光落到塔洛斯身上,态度显得十分……亲昵自然。

    这个发现让曼妮对她刚才的看法愈发肯定:“瞧,多么温柔缠绵的眼神啊,她们要是下一秒坠入爱河我都不会感到一丝意外。”

    “施耐德家族会让你意外的。”芬罗德没好气地反驳道,“尤里叶可是十分期待两位显性血脉者共同开创新的家族荣光。”

    显性血脉者起码代表一位大骑士,乃至史诗骑士!

    只要有一位晋升五阶,班达海必将成为继黑海后的又一强权独立领地。

    “你也说了是尤里叶,她影响不了一位六臂娜迦的意志,甚至是——”曼妮故意停顿了一下,方便同僚抓住重点,“两位!”

    芬罗德不由睁大了眼睛,用了将近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曼妮的潜台词。

    是了,陆沉者贝妮塔寿命即将终结,为了蒂斯王族的传承延续,许多平时不屑一顾的手段也开始变得具备可行性起来,比如说联姻。

    要是王国长公主和公国王子完婚,蒂斯、涅普顿两大家族的关系无疑亲近许多——这是联姻最基础也最原始的功能——不仅如此,未来登上王位的必然是塔洛斯和安娜公主的女儿。

    如此一来,即便陆沉者百年后回归珊瑚海,蒂斯王族面临危机,为了女儿顺利成为女王,塔洛斯一定会向桑德拉求助。

    作为一个母亲,黑海大公总不可能视而不见。

    何况,传奇法师的职业注定大公是桑德拉的终点,但国王可以是她外孙女的起点。

    将希望寄托在子辈、孙辈身上向来是智慧生物的天性,一个家族可以为一个目标奋斗三代、四代,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

    想通隐藏在联姻背后的弯弯绕绕后,芬罗德以为这就是今晚最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然而仅仅是十分钟后,更惊人的事情发生了。

    四位美艳动人的欢愉派牧师突然造访伊夫林宫,并以主教安妮斯朵拉的名义,为塔洛斯和黑海大公送上礼物。

    当然,但凡有点眼力的人都看得出来欢愉派主教的真正目标是俊朗出色的戈尔贡伯爵,相比之下今晚宴会的主角六臂娜迦才是其次。

    欢愉派牧师,塔洛斯怎么又和她们扯上关系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处于分裂状态的爱情教会依然比海神殿强大得多。

    说真的,塔洛斯从未想过一共只见过两面的安妮斯朵拉会派人前来,并且大张旗鼓,弄得人尽皆知,好像他和女主教真的发生过什么。

    面对安妮斯朵拉的礼物,娜迦有些不愉,以及一点连主人都感到意外的窃喜,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被敏锐的感知捕捉到。

    比窃喜更让塔洛斯意外的是他发现这种感觉居然十分不赖,直到——

    “安妮斯朵拉!欢愉派主教?”马克西米利安怪叫一声,看着塔洛斯,从眼神到肢体语言都透露着痛心疾首,“一个在海洋,一个在地表,无数前辈用她们的血与泪告诫我们娜迦和人类是不会幸福的。”

    随后,他又小声说:“而且我听说她们的私生活——事先声明,没有任何诋毁的意思——有点混乱,不是你能轻易驾驭的,除非能忍受和舒尔兹家族族谱一样混乱的关系。”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马克西米利安说着用肩膀撞了塔洛斯一下,“相信我,塔尔,施耐德家族的女孩才是最好的选择。”

    名为奥利维亚,姓氏为施耐德的女骑士颇为认同且郑重地点头。

    塔洛斯头疼地按着额头,决定冷处理,不理会马克西米利安的大呼小叫,但在收到多洛蕾斯揶揄的目光后终究没有忍住,提起尾巴抽了他一下。

    “嘿,兄弟,再恼羞成怒也不能殴打你的表哥。”马克西米利安笑嘻嘻地抗议。

    “马科斯!”塔洛斯压低声音威胁道,“看在海洋……女神的份上,在客人面前我不想有失风度,不过……我大概会和外婆许下‘只要马科斯成婚,我可以考虑考虑’之类的承诺。你猜我将来兑现诺言的可能有多高?”

    奥利维亚的眼睛顿时迸发出惊人的亮光,要不是担心她接下来的动作会有损在马克西米利安心中的形象,她都要为塔洛斯的想法鼓掌喝彩了,用四只手掌。

    “那太过了吧——”

    “如果你坚持的话。”

    马克西米利安抬起两只中臂表示投降,右下臂做了一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终于安静下来。

    ***

    塔洛斯不大喜欢宴会、派对上客套的寒暄,繁琐的社交礼仪以及话中有话的机锋,相较之下还是隔着一层魔网与人聊天更加轻松,但各大家族、势力往往会在类似场合释放信号、拓展人脉、维系交情、达成初步协议或合作同样是不争的事实。

    好在和其她客人打交道更多的是接受正规继承人教育艾玛的事情,塔洛斯对自己在宴会上的定位十分明确,吉祥物,这次也不例外。

    在桑德拉带着莱昂哈德正式登场后,塔洛斯就跟在桑德拉和艾玛身边以王子的身份与来自各大海域的大骑士、大法师、大祭司们一一见礼,有的以前见过,有的还是首次,眼睛看到、耳朵听见的都离不开恭维与赞美。

    神奇的是,当面对一条条色彩斑斓、颜色各异、粗壮修长的蛇尾和一双双或修长柔美、或壮硕有力的四臂时,娜迦发现内心没有泛起一丝波澜,甚至还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很难说那一瞬间究竟是被发现的事实本身还是大脑下意识中闪过“果然如此”的念头给塔洛斯带来的震动多一些,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习惯确实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从身体到意识,他都认同自己是一只娜迦,连前世残留下来对蛇类、软体、触手生物的恐惧都悄然消失。

    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激活冥古宙沧鲸血脉,喜欢上空闲时间在表世界撸三眼章鱼,还是长出第二对手臂?

    塔洛斯没有丝毫印象。

    “真令人羡慕,您的人生已经圆满,恐怕没有其他遗憾。”

    现在和桑德拉攀谈的是深海骑士学院的校长欧仁妮,她是一位典型的深海娜迦,体型庞大,尾巴是棕色和灰色的环状组合,足足有18呎,末端是和潮汐娜迦迥异的扁平状。

    ——此前在欧仁妮的授意下深海骑士学院招生办公室主任曾多次对塔洛斯发出邀请,也正因为如此,现在他同时是瑞亚魔法学校(中途退学)的肄业生和深海骑士学院(单纯挂名)的毕业生,不知不觉中又完成一个历史记录。

    塔洛斯颇为认同地点点头,实力、事业、家庭,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桑德拉都是成功人士,继承人艾玛的天赋也是有目共睹,将来可以比家族期待得更为出色。

    只是一想到未来可能暴露的魂火和来自诸神、邪神的双重围剿,娜迦心底便喷涌出一阵愧疚来,他实在不愿意看着家族因为他的关系被拖入深渊。

    欧仁妮并没有注意到塔洛斯的思维已经发散到另外一个维度,她继续抓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和桑德拉交流。

    “就像您刚才提到的,晋升往往也需要一点运气——”

    欧仁妮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她已经不再年轻,150+的年龄差不多是桑德拉的三倍,在四阶的关卡上滞留了将近一个百年,海洋女神知道她究竟多向往剑道圣徒的境界。

    虽然是王国公认最有希望晋升剑圣的大剑师,但在迈出最后一步前,所有人都知道她没有和六臂娜迦相提并论的资格,就像数字99,距离100最近,可就是1的差距亲身诠释什么叫天壤之别。

    两人就晋升问题交谈着,一分钟后,艾玛惊讶地发现塔洛斯居然还在,以往这种时候他一般早就离开,何况,今晚塔洛斯有属于自己的小团体,怠慢远道而来的好友可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多年来对弟弟性格和习惯的了解很快就打散了心头疑惑,艾玛非常确定塔洛斯在走神,那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因此,当塔洛斯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波浪从愧疚不安的漩涡中惊醒时,他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海底的确有很多波浪,并且暗流汹涌,但这里可是被重重咒语、法术、魔法阵守护起来的伊夫林宫,而且他就站在一位传奇法师身边。

    “我们正在见证一位剑道圣徒的诞生!”艾玛说。

    直到这个时候塔洛斯才发现和桑德拉交谈的欧仁妮是刚才那阵波涛的源头,只见深海娜迦闭着眼睛,海水以她为中心、混合着一股庞大的威压不断向四面八方涌动。

    突发状况成功让宴会上的声音提高了两个八度,将所有宾客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议论与惊叹只用了不到五秒就完全盖过一旁吟游诗人手中的乐器。

    公认最有希望晋升剑圣的欧仁妮、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桑德拉、远超寻常四阶的威压、声势浩大的波浪……

    见多识广的职业者们很快就猜到什么,为欧仁妮的突然晋升而诧异——大剑师此前没有立刻蜕变六臂娜迦的迹象,不然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下晋升,这非常不安全,极有可能因为外界干扰功亏一篑——又为亲眼见证一位剑道圣徒的诞生而激动、荣幸。

    海洋女神在上,如果欧仁妮成功晋升,又是一位六臂娜迦!

    老实说,目睹一位六臂娜迦诞生的机会极其难得,并且会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必不可少的谈资,一生也十分正常。

    “认真看。”

    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是莱昂哈德。

    几秒钟前,桑德拉在欧仁妮身旁布置了三个防护法术,为深海娜迦营造安全环境的同时隔绝了对其他宾客而言过分强烈的威胁感与压迫感,得益于此,塔洛斯和艾玛几乎还在原地,只是向后游动了不到十呎距离,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位五阶血脉者的诞生。

    作为大公先生和一位大骑士,莱昂哈德理所当然地第一时间暂时抛下因为欧仁妮晋升而显得有几分目瞪口呆的客人,并不忘提醒同为血脉骑士的塔洛斯集中精神。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欧仁妮正在用意志驾驭血蜕变升华而变得十分狂暴野性的血脉,只要血脉在意志的指导支配下得到纯化,就是五阶。”

    考虑到欧仁妮剑术师的身份,她晋升五阶后的职业名为剑道圣徒,简称剑圣。

    而在娜迦这个多臂种族的加持下,又被称为六臂剑圣,一种对剑术和多武器战斗开发到极致的可怕职业。

    哗啦啦——

    海水环绕着深海娜迦剧烈翻滚,仿佛有一种莫名的物质从大剑师身体中蒸发出来,交织成一只体型巨大的水母。

    它有着半径超过25呎的伞状体,呈幽蓝色,几乎和海水融为一体,若隐若现,伞状体边缘生长着成千上万根纤细而修长的须状触手,触手末端是一根根闪烁着淡淡幽光的毒刺。

    幽灵毒刺水母,中心洋一种非常古老的血脉。

    有时塔洛斯会好奇赛恩斯世界究竟是怎样诞生出数量如此庞大、种类如此繁多的血脉,海里游的,冥古宙沧鲸、北海巨妖、双尾美人鱼、马头鱼尾怪;地上跑的,古代云豹、骷髅巨蜥、神圣独角兽、三头黄金狮;天空飞的,五色龙、气元素领主、天马、雷鸟……

    他想不明白。

    不过这会明显不是探讨血脉源头的好时机,大概七分钟后,翻滚的波浪达到一个高|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