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杀夫证道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告别安妮斯朵拉又在东方自由港吃了一条街的美食后,塔洛斯才回到魔法庄园,兴匆匆地将科洛弗竞技场包厢中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桑德拉,重点就是口袋维度。

    大概是塔洛斯的错觉,在听完他的描述后,桑德拉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黑海领主很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能被塔洛斯这种心思不怎么细腻的人捕捉到,情况可以说是相当罕见。

    “以后不要再和那个叫做安妮斯朵拉的牧师见面。”桑德拉告诫道。

    塔洛斯非常疑惑,但面对桑德拉的目光,他还是满口答应:“没问题。”

    年轻娜迦的爽快主要出于两个方面考虑,第一,这是桑德拉明确提出的要求;第二,对他来说安妮斯朵拉终究只是一个才见了两面的陌生人,还有一段距离才能达到“熟悉”,至于说“朋友”,那就更加遥远。

    而且,潜意识里,塔洛斯认为安妮斯朵拉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太过热情了,才第二次见面就邀请他在豪华包厢中观看竞技,并将三阶会议的内容和盘托出。

    这些都远远超出一个人情可以解释的极限,何况还是不经意间欠下的。

    越想越奇怪,越想越疑惑,于是塔洛斯理所当然地将问题抛给桑德拉。

    作为一名母亲,桑德拉不敢说是世上最优秀的,但无疑是合格的,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究竟有着怎样旺盛的求知欲——或者通俗一点,强烈的好奇心——这从他还只是一只小娜迦的时候就看得出来。

    为达目的,小孩子总有千奇百怪的手段和方法,有时候连桑德拉都不得不承认,它们确实非常好使。

    在儿子用混合着期盼、请求的亮晶晶目光注视前,未来不确定的结果逐渐向唯一一个答案靠拢,桑德拉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十分果断地将中间不必要的环节省略,说道:“我假设你知道圣女是什么东西。”

    塔洛斯嘴角抽搐了一下,今天桑德拉对教会和牧师的排斥可谓毫不掩饰。

    “当然,教会中拥有和实力不相符地位权力的特殊神职人员,他们往往担当着承载神灵降临意志的重任,是天然的神降容器,在角逐教皇宝座的时候拥有天然优势。”

    也是普罗大众会误认为“圣子/圣女——教皇”是一条正常升职路线的根本原因。

    黑龙岛冒险时塔洛斯遇到的那个名为阿尔芒的神殿骑士,就是秩序与骑士神殿精心培养的一具容器,极有可能是一名圣子备选。

    “安妮斯朵拉是欢愉派的圣女?”

    塔洛斯并不傻,很快明白桑德拉隐藏在正常语句后的潜台词。

    “答案是肯定的,不过更复杂,考虑到爱情教会分裂的现状。”桑德拉解释说,“欢愉派在主物质位面确实有不少支持者,但改变不了正统地位和底蕴无法和守贞派相比的事实。更重要的是,欢愉派的教义、思想过于偏激、片面。”

    “一位牧师如果无法准确领悟阐述信仰神灵的教义和神职领域,进阶道路必然会变得非常坎坷,甚至停滞不前。”

    塔洛斯当然知道这些,和其他职业者相比,牧师的进阶道路说难不难,说简单同样不简单:

    困难的地方在于牧师们需要按照教义、圣典以及教会的指导从根本上领悟、理解并发自内心地认同信仰神灵的理念,在言行举止中恪守教义教规,一旦认知出现偏差,意味着进入歧途,事倍功半。

    ——因此伪装信徒可行,伪装牧师是不可行的,无法发自内心认可信仰神灵根本不可能获得神术,无法获得神术意味着无法成为牧师,黑铁阶位的辅祭也不行。

    简单的地方在于一旦获得神恩,牧师便能瞬间提升一个或多个阶位,实力突飞猛进。

    “可欢愉派还是有枢机主教,甚至还出过多位教皇。”

    这意味着欢愉派牧师对爱情女神神职领域的理解固然因为太过偏激、片面存在偏差,但自成一个体系,至少没有错误,不然无法晋升五阶。

    对此桑德拉毫不客气地评价:“除了历代教皇,其他枢机主教都是五阶中最弱的一批。”

    如果将牧师和神灵各自的理念三观均视为一个圆,两个圆相交重叠的地方就是牧师能够汲取的力量上限,重叠的地方越多,就越是从本质上贴近神灵,上限越高,进阶同样相对越快。

    普通牧师和神灵重叠的地方相当有限,教皇、神眷祭司、枢机主教或许可以达到20%,一旦超过30%,就是圣灵的领域。

    同样两位爱情教会的枢机主教,她们的实力高低通常取决于重叠部分的面积大小。

    “所以——”

    “欢愉派中一些被高层看重、潜力巨大的人会通过一种特殊方式将因为认知偏差导致的缺失部分强行补上。”

    “比如说圣女?”塔洛斯试探着说。

    “不错,每一代圣女在学习欢愉派教义外,都会在大陆上游历,寻找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桑德拉看着塔洛斯,“现在告诉我,塔尔,如何定义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

    “死亡!”

    塔洛斯脱口而出,他本来想说阴阳相隔、生离死别,甚至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不过鉴于语言问题,最终选择了一个简单词汇。

    随后,四臂娜迦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答案真的是死亡,欢愉派圣女的做法岂不是赫赫有名的“杀夫证道”!

    先以守贞派的方式坠入爱河,再亲手将他杀死,既用暴力手段在已经成型的认知中强行加入部分不会动摇本方教义的传统爱情观点,扩大两个圆相交面积,提升未来上限,又从根本上避免倒向守贞派的可能,一举两得。

    年轻娜迦一个激灵,终于明白桑德拉刚才的脸色为什么不是很好看。

    “安妮斯朵拉选择的那个人是我!?”

    塔洛斯整只娜迦都不好了,一想到安妮斯朵拉热情态度背后隐藏的可能是杀意,他心中有些恼怒,但另一方面,虽然很不想承认,又有几分沾沾自信和洋洋得意。

    从保守人士的角度看,欢愉派的作风太过放荡荒淫,但需要明确的是欢愉派牧师从来就不是什么高级妓|女,不是谁都有机会成为她们入幕之宾的。

    毫不客气地说,欢愉派牧师的眼光相当高,实力如何、有无爵位、长相是否年轻英俊、发展潜力……

    普通人根本不用肖想能和一位欢愉派牧师扯上关系,从头到尾就不存在那种可能,花钱就能春风一度的是流浪在街头的夜莺,而不是欢愉派牧师。

    当然啦,要是你帅的一塌糊涂,她们也不介意偶尔使用一根人形*****换个口味,一个玩物而已,用过就扔了。

    在这方面,她们的某些观念和娜迦、美人鱼、黑暗精灵等几个以女性为主导的种族、国度出奇的一致。

    作为欢愉派精心培养出来、承载未来希望的圣女,安妮斯朵拉的眼界理所当然更加开阔,要求更加严苛,这让塔洛斯在短暂的不快后又十分心宽地生出另外一种想法:

    我果然非常优秀,安妮斯朵拉没有愧对她圣女的身份。

    这是事实,塔洛斯得意地想。

    论家世,母亲为传奇法师,父亲是大骑士,本人还即将被授予“戈尔贡王子”的封号,拥有一座海底城市作为封地。

    论实力,没有正式成年就已经晋升高阶血脉骑士,前途无量。

    论长相就更不用说,即便按照人类审美,塔洛斯的相貌也十分不赖。

    一张面孔年轻俊朗,从左脸一直延伸到脖颈、男性娜迦特有的蛇鳞花纹为他带来几分在人类看来别样的异域风情,血脉骑士高强度的锻炼让本来标准的法师瘦弱身体没有一丝多余赘肉,身材匀称,宽肩窄腰。

    至于那条长达九呎的蛇尾,对部分人类来说可能有些毛骨悚然,但完全符合娜迦一族的审美,粗壮修长不失灵活,肌肉发达富有力量,潮汐娜迦一支典型的大红、黄色和黑色三种鳞片的组合十分鲜艳明亮,碰撞出色彩斑斓的醒目图案。

    如果非得挑刺找出一个缺憾,大概是塔洛斯的尾长和身高还没有达到娜迦一族的平均标准,不过好在他还没有成年,考虑到桑德拉和莱昂哈德的体型,塔洛斯自信他的尾巴起码还能再长三分之一,达到十二呎,十五呎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六呎的身高在人类中已经非常挺拔了,要是塔洛斯能将腰腹以下的部分蛇尾挺得再直一些,六呎五吋也是可以实现的。

    “我由衷地希望关于安妮斯朵拉的事情我们已经达成一致。”

    老实说,塔洛斯现在的大脑有点混乱,因而下意识地回答:“是的,我保证不会再接受任何欢愉派牧师的邀请。”

    等他完全清醒过来,才发现谈话已经结束,刚从桑德拉的房间游动出来。

    娜迦拍了一下脑袋,有点懊恼,要是没有记错,他最初的目的应该是向桑德拉打听口袋维度的事情,后来怎么就变成安妮斯朵拉的“杀夫证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