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欢愉(2)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和秩序与骑士之神、农业与丰收之神一样,爱情女神同样在主物质位面建立专属于她的教会,为她播撒信仰荣光。

    不同的是,前面两位强大神力拥有组织结构严谨、目标明确统一、武装强而有力的教会。

    爱情女神没有,更准确的说是爱情女神没有一个统一的教会,早在十一个世纪以前,爱情教会就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分裂。

    按照塔洛斯从魔网上搜索出来的记载,当时,一位名为兰森德摩的主教在一场内部会议中提出一个问题,爱情是什么,据说来源于一位迷惘信徒的困惑。

    会议上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爱情是真挚唯美,是坚贞不渝,是生死相从。

    我原谅你的生活中不能没有我,你原谅我永生永世都希望和你在一起,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两颗高尚心灵的相互吸引与靠近,因为爱情的神力无所不能,扭转乾坤,拯救世界,创造奇迹。

    相比起第一种主流传统观点,第二种观点就显得十分离经叛道。

    她们认为爱情应当是自由的,浪漫的,不应受任何世俗、舆论乃至道德的束缚,欢愉享乐、感官刺激才是爱情的真谛,无论男女、性别、血缘、种族……

    至于婚姻,塔洛斯敢说要不是爱情女神还执掌了【婚姻】神职,“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种观点早就大行其道。

    谁都没有意识到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让当时在主物质位面声势十分不凡的爱情教会内部产生了争执,争执很快变成分歧,分歧演变为矛盾,随着矛盾愈发尖锐,仅仅是三年后,爱情教会就分裂成两个水火不容的势力。

    支持第一种观点的牧师发展成守贞派,以爱情教会总部、位于法罗王国的爱琴大神殿为中心;支持第二种观点的牧师演变为欢愉派,以位于现黄金帝国的美罗大神殿为基础。

    十一个世纪以来,教皇宝座成为守贞派和欢愉派相互征伐的手段,两者互有胜负——本代爱情教会的教皇帕福斯五世出自欢愉派——始终没有取得统一。

    塔洛斯在脑海中飞快过了一遍关于守贞派和欢愉派的基本信息,与此同时,安妮斯朵拉也做出回应。

    大概是刚才塔洛斯喊出她身份的语气太过惊讶,女主教的声音带上一丝埋怨:“是啊,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二十年都是在美罗大神殿度过的。”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后悔和我一起来到这里了?”

    “我不是——”

    解释到一半,塔洛斯忽然发现他似乎没有对此负责的必要,不是安妮斯朵拉向他发出邀请的么?

    于是娜迦又故作轻松地换了一种相对平静的语气:“我的意思是说……我并不是很在意其他人对欢愉派的看法。”

    欢愉派自从诞生以来名声就毁誉参半,放荡、荒淫是守贞派和保守人士在攻讦时使用频率相当高的词汇。

    不过欢愉派并非没有支持者,不然也无法和守贞派抗衡整整十一个世纪,事实上她在部分贵族、冒险者和佣兵中非常有市场。

    比如说各种假面舞会和衣香鬓影的晚会——戴着面具的名媛、贵妇、有资本的年轻人或猎艳者通常在这里纸醉金迷、通宵放纵——十场中有八场背后带着欢愉派的影子。

    又比如说单纯走肾约跑,对经常绷着神经、用性命谋取财富的冒险者、佣兵来说实在是舒缓压力、愉悦身心的有效途径,而欢愉派的教义和观点又能让他们免于社会道德或内心良知的谴责,尤其是在有家室的情况下,就更能提供心灵上的慰藉。

    三者之外的另外一个有力支持者是在职业者中占据重要地位的血脉术士家族,是的,就是那种坚持家族内部通婚、家庭成员关系十分混乱、每月两次家族晚宴(群体party)、变性、乱伦几乎成为标准配置的血脉术士家族。

    欢愉派推崇的思想让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同父母辈、子侄辈甚至祖辈和孙辈交|合繁衍子嗣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

    瞧,这是连伟大的爱情女神都认可的事情,你们又有什么理由用异样的眼光批判、歧视我们?

    至于说“女神从来没有认可过乱伦”,欢愉派本身不就是最大的证明吗?

    要是没有获得女神认同,谁能解释欢愉派可以在主物质位面顽强的存在一千多年,甚至还在和守贞派的角逐中胜出,登上教皇宝座。

    异端学说,绝对无法做到这种程度,至少无法像欢愉派一样光明正大的屹立在主物质位面。

    爱情女神执掌的神职【生育】是血脉术士家族支持欢愉派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家族内部世代通婚的结果是大概率的畸形儿和各种病症,魔法药剂外,最能高效解决此类问题的只有欢愉派牧师的神术。

    这听起来有些荒唐,但爱情女神的牧师们确实掌握着治疗生殖生育问题的神术。

    ——一些特殊神术还能让任何种族个体在几秒内成为一头发情的野兽,甚至疯狂地对着一头猪猡释放求欢的信号。

    因此,爱情女神或许不是血脉术士的第一信仰,但在第二信仰中必定会占据重要地位。

    安妮斯朵拉对塔洛斯的表态非常满意,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塔洛斯发觉包厢中弥漫着一股特殊的暧昧与尴尬。

    竞技场上,回过神来的豹女和蝎子人在一阵阵欢呼中开始对球形魔法植物发起反攻,却始终无法吸引塔洛斯哪怕一分注意力。

    为了摆脱这种尴尬,四臂娜迦只好假装对竞技场上的那场战斗非常感兴趣,幸运的是,球形魔法植物确实给了他不少全新灵感,关于花妖的。

    三眼章鱼自从啃食亡灵母树的部分果实和枝干后开始新一轮进化,从泰拉位面带回来、由【嫉妒】污染食人花而来的花妖暂时没有任何进一步变异的迹象。

    或许他可以主动在那片山坡上投放一些主物质位面特有的植物型魔兽,和毒蝇蚊虫达成共生关系的害虫藤,具备致幻效果的死藤,赛恩斯这颗星球是如此巨大,从来就不缺少各种稀奇古怪的魔法植物。

    恰好,作为汇聚了世界法师精英的东方自由港,贩卖出售魔兽、魔法生物、魔法植物的商店比比皆是,他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挑选。

    当塔洛斯回过神来,才发现安妮斯朵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距离他最近的大理石岸边。

    察觉到他的目光,女主教笑着问:“你知不知道九环议会在时隔三个世纪后再次召开三阶会议的目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