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蛇发护理指南》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身为一名前法师,塔洛斯在接受魔法启蒙的时候就听说过东方自由港的名字,上魔网查看过相关图片,不过远没有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虽然叫做东方自由港,但它从来就不仅仅是一座港口城市。

    最先撞入塔洛斯视线的是远处一座高耸笔直、直入云霄的圆塔,整体呈圆台形,外墙为铅灰色,墙体巨大厚实,每一层之间都有大小一致的圆柱支撑,风格像极了前世的罗马式建筑,以塔洛斯的目力居然无法看到隐藏在厚实云层之上的建筑顶端。

    察觉到塔洛斯的目光,腓特烈介绍道:“九环议会最负盛名的巴别塔,五天后的三阶会议就在那里召开。”

    一段再熟悉不过的资料自动在塔洛斯脑海中浮现:

    巴别塔,一座从古代奥术帝国时期完损保存下来的魔法建筑,又被称为“云中塔楼”、“通天塔”,高3500呎,共400层,其中300层在地表,100层在地底,是古代奥术帝国法师塔技术的巅峰。

    它是如此高大宏伟,内部面积不在一座小城市之下,以至于一个堪比前世智能AI的塔灵无法处理所有事务,法师们不得不设置了整整十三个塔灵,分别管辖不同的功能区,才能保证巴别塔正常运转。

    巴别塔的基本建筑材料是由黑曜石、金刚石、金砂、魔化钢锭掺杂少量元素宝石、星银等魔法材料,倾帝国之力人工合成的特殊石材,是世上最坚硬的石料,同时具备良好的魔导特性,塔身上每一个十分具备美感的符号和图案都是一次大师级的附魔。

    在巴别塔周围,是六座按照六芒星方位排列、高度只有主塔一半的副塔,和巴别塔一起共同构成九环议会最坚不可摧的总部和标志。

    有传言称九环议会附魔派系的传奇法师们试图对整座巴别塔(连同六座副塔)施展活化法术,但因为工程难度太高一直没能成功。

    既然是主物质位面施法者的圣地,法师塔是东方自由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据塔洛斯所知这座城市(包括天空、地表、地底、海洋)大大小小、林林种种的法师塔多达300座,它们最初的主人均为一位传奇法师。

    随后,塔洛斯将目光投向远方天际,在距离海面大概1000呎的地方悬浮着一座巨大的浮空城。

    如果有必要,它会在十秒钟不到的时间内成为空中要塞,配合修建其上的法师塔、奥法发射器、魔晶脉冲大炮等战略武器爆发出极为可怕的破坏力。

    或许是忌惮诸神伟力,又或许是单纯展示实力作为威慑,在九环议会组建后的两千年里,法师们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陆陆续续修建了一共九座浮空城用来拱卫东方自由港。

    二十分钟后,塔洛斯在腓特烈的带领下驾着魔法飞毯登上浮空城,来到其上的一座魔法庄园中,桑德拉正在那里等他。

    ——魔法飞毯、飞天扫帚、空中马车是东方自由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当然,更少不了各种传送阵。

    按照惯例,塔洛斯将从上次通过空间门到达南极海域和多洛蕾斯汇合开始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事无巨细地向桑德拉汇报,尽管一些重要的事情之前他早就已经通过魔网指环提起过。

    海底地宫的亡灵母树、从下层位面偷渡过来的大法师哈维、安第斯山脉上的泰坦、沙漠中的苦行、完好无损地将礼物交给砂山酋长萨菲罗丝……

    当讲到他和多洛蕾斯先后将礼物交给萨菲罗丝的时候,塔洛斯终于忍不住问出一个他憋了很长时间的问题:“多洛蕾斯说您、冰雪女巫和砂山酋长都是蛇发女妖,是真的吗?”

    对于多洛蕾斯当初给出的结论塔洛斯自然是深信不疑的,不过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亲眼见证一次,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不错。”

    桑德拉大大方方地承认,暗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一束束头发聚拢在一起,扭动、抽长、变形,很快化作一条条毒蛇,本来安静的房间仿佛一下子就变成让人肝胆俱裂的可怖蛇窟,到处回荡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蛇类嘶鸣。

    一瞬间,桑德拉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

    以前,黑海领主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基于权力和身份带来的冷漠疏离,蛇发的出现为她笼罩上一层神秘、恐怖的光环,让人生不出与她对视的勇气。

    当然不敢对视,任何与蛇发女妖对视的人都会在下一秒变成一座灵魂被困其中的雕像,塔洛斯除外。

    这是年轻娜迦第一次看到传说中蛇发女妖的模样,因而并没有压抑那颗旺盛的好奇心仔细观察。

    只见盘踞在桑德拉头上的毒蛇和塔洛斯当日在礼盒中见到的那条怪蛇一样,身披细密的暗金色鳞片,只是长度不一,长的在4呎之上,短的不过1.5呎,张开的嘴巴中可以清晰看到尖锐弯曲的獠牙,样子十分狰狞。

    大概是以娜迦的身份生活得太久,进一步认可身上的蛇类特征,又或者是因为对方是生母,确定不会伤害自己,总之,在塔洛斯反应过来前,他已经将右中臂伸到其中一根蛇发之前。

    “嘶嘶——”

    毒蛇竖起身体,像一条受到刺激的眼镜蛇,不过它并没有发起攻击,而是以一种迅疾的速度缠绕在塔洛斯手腕上,两圈。

    细密鳞片和冰凉蛇信带来的双重触感让塔洛斯身体一僵,彻底回过神来,他试图将右中臂解放出来,但没有成功。

    毒蛇短短不到3呎的身体里仿佛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在塔洛斯手腕上缠得更紧了,勒得他生疼。

    ——这就非常夸张了,要知道塔洛斯现在可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高阶血脉骑士,觉醒血脉专长那种,而桑德拉只是一位不以肉身力量见长的法师。

    不仅如此,旁边另外五条毒蛇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一起缠绕在塔洛斯身上。

    不到三秒钟,塔洛斯已经看不到他的手掌,取而代之的是六个眼中闪烁着凶光的狰狞蛇头。

    按照典籍记载,蛇发女妖头上毒蛇的眼睛虽然无法直接将人石化,但被它们盯上的目标身体会变得僵硬,动作迟缓起来。

    没有办法,塔洛斯只好用目光向桑德拉求助。

    “在确认危险前,任何冒然行动——”

    “都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甚至危及生命。”塔洛斯弱弱地将后半句补充完整。

    桑德拉没有说话,像娜迦族群中每一位严厉的母亲一样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塔洛斯,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

    “我发誓在外冒险的时候时刻牢记您的教诲,从来不会主动招惹麻烦,真的!”塔洛斯连忙努力表达无辜,但在桑德拉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低,含糊嘟哝道,“再说,这是您的蛇发,又不是别人的。”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真的遇到其他蛇发女妖,他一定不会惹是生非,更别说做出如此鲁莽的动作。

    “但愿你做得和说得一样好。”

    话音落下,塔洛斯胳膊那股冰凉的触感消失,六条毒蛇变成六束柔顺的暗金色长发。

    塔洛斯轻而易举地将中臂抽回来,目光却紧紧黏在桑德拉长发上。

    危机既然解除,塔洛斯的思维再次活络起来,进一步发散:

    当初那根充当礼物、由他交给萨菲罗丝的蛇发应该是由一束长发变成,而不是一根头发吧?

    将毒蛇从头上割下来的时候会不会很痛,会流血吗?

    还是说先割下一束头发,然后再变成一条毒蛇?

    用于治疗秃顶的生发魔药能不能对蛇发女妖的头发起作用?

    如果剪了一个短发发型,毒蛇会变成什么模样,又短又丑吗?

    “之后呢?”

    桑德拉并不知道短短一瞬塔洛斯脑中闪过各种奇怪的问题,因而只是单纯将话题转回来。

    “到达砂山的那天晚上……”

    塔洛斯省去将意识降临到泰拉位面以及在那里发生的一切,将重点放在长出下臂那种堪比分娩的痛苦上。

    说句心里话,塔洛斯真的不想再重复一遍那种从骨髓一直痛到心灵深处的经历,但一想到那是晋升五阶成为六臂娜迦的必经之路,他又有些动摇起来,可以说是非常矛盾了。

    晋升三阶、长出下臂、觉醒血脉专长、被爬虫之神诅咒的占星师霍恩、卡斯皮海、莫桑霍克岛……

    接下来的时间主要是塔洛斯在说,桑德拉负责听,偶尔在关键处点评一句。

    当内容进入最后一段,梅芙当着众人的面出示神力印记,成为秩序与骑士之神神眷者的时候,桑德拉微微皱起眉头。

    良久,她叮嘱道:“关于梅芙成为神眷者的事情暂时不要对其他任何人提起。”

    “多洛蕾斯也是这么说得。”

    塔洛斯本来就没有将事情到处宣扬的打算,点头答应下来。

    “那很好。”桑德拉的目光稍微柔和了一些,“出去玩吧,东方自由港有许多不错的小玩意。”

    年轻娜迦心情愉快地出去了,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一件早就被他忽略的小事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

    那是一本书,名字叫做《蛇发护理指南》,他小时候在桑德拉书房中偶然翻到的。

    当时他是七岁还是八岁来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