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询问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公元前12年,在许多人看来和其他毫无存在感的年份一样,都是平平淡淡的一年,只有短短十二年历史的古萨丁王朝并没有在赛恩斯留下太多痕迹。

    知道的大多是历史学家,或知识渊博的学者,遗憾的是自从历史之神陨落后,历史学家们的地位一落千丈,如今,诸神教会才是历史的记载者,以及权威。

    所谓历史学家们的言论和观点,只能被称作野史,或者更难听一点,上不了台面的无稽之谈。

    如果不是今年14月秩序与骑士神殿和黄金帝国联合通缉了渎神者雅各布,以及疯女胡安娜获得宝藏的消息引得海盗联盟倾巢而出,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原来世上还曾经有一个古萨丁王朝存在过。

    然而,正是这容易被忽视的一年,承载着乌尔班一世与圣地分道扬镳的恩怨,又在以后掀起无数波澜。

    十二年后,史诗骑士阿尔伯特挑战乌尔班一世,开创有黄金帝国美誉的萨拉弗斯。

    同一年,秩序与骑士之神登临强大神力,正式成为人类诸神阵营领袖。

    塔洛斯猜测上一次三阶会议的召开很有可能与乌尔班一世有关,毕竟据他所知,乌尔班一世在建立古萨丁王朝后曾受到诸神教会和光照会的双重围剿,多一个代表法师势力的九环议会也不足以让他惊讶更多。

    真正令塔洛斯好奇的是,这次三阶会议召开的目的是什么,或许砂山酋长知道一些?

    年轻娜迦将好奇的目光聚焦在萨菲罗丝身上,但结果非常令人遗憾。

    “我只是一位史诗骑士,依摩莉尔是沙漠德鲁伊——”六臂娜迦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不过我想桑德拉一定不会介意在会议结束后透露一点旁枝末节给你。”

    塔洛斯有些尴尬地挠挠头,砂山酋长热情且亲切的态度直接导致他忘记沙漠娜迦信仰大地之龙的事实,她们是有信仰的,与自傲的法师向来不怎么合得来。

    对崇拜大地之龙的沙漠娜迦来说,法术是六大原始神灵赐予她们的礼物,其他流派的德鲁伊和娜迦女巫们通常抱有相同观点。

    而在法师们看来,法术就是法术,一种可以被理解、分析、破译、学习、传承的系统性知识和技巧,赛恩斯世界最初诞生、真正意义上的“魔法”就来自六大原始神灵赐予众生的法术,甚至是对那些法术的破解!

    ——塔洛斯不止一次认为目前九环议会或其他法师再也无法破解诸神神术,不仅仅是因为那些神术是从神职领域衍化而来,还因为诸神吸取了六大原始神灵的教训,对其进行凡人无法理解的加密。

    从一开始,塔洛斯就不应该问出那个问题,一般情况下砂山才不关心九环议会的事情。

    好在砂山酋长并不介意这种小事,还宽慰了塔洛斯几句,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接下来的几天四臂娜迦暂时抛开烦恼,没心没肺地和缪拉尔、多洛蕾斯一起在砂山到处游玩,起伏的沙丘、瑰丽的落日和金灿灿的余晖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一切都非常美好——多洛蕾斯期间还邀请塔洛斯在明年12的时候前往雪山神殿,那时正好是南极极夜,可以看到绚丽极光——直到前往东方自由港的前一夜,他的房间中突然出现一个本不应该出现的人。

    占星师霍恩。

    塔洛斯的第一反应不是疑惑多年来一直窝在地窟中的霍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是浑身发毛。

    只有天知道他究竟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任何与恶心、厌恶等相关的表情,本来干净整洁、铺着厚厚砂山风情地毯的房间中此时已经有不少刚刚从霍恩身体里爬出来的滑腻小怪物,到处留下银白的粘液,这些都差点让他尾巴上的鳞片全部炸开竖起来。

    以一位高阶血脉骑士应有的强大意志和多年来涅普顿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良好素养,塔洛斯强迫自己无视了那些爬虫,面不改色地问好:“夜安,阁下。”

    为了不刺激到霍恩因为爬虫之神诅咒而受创的自尊和心灵,塔洛斯还得装作不知道霍恩的姓氏弗兰克,用一个简单的“阁下”代替“弗兰克法师”。

    霍恩用他那双像是猫眼一样的眼睛在塔洛斯身上扫视着,在塔洛斯因为极度不适甩动尾巴前终于说道:“可以和我聊聊你们这次冒险的事情吗,关于冰霜圣冠的?”

    塔洛斯并不认为他有拒绝的余地,何况他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当然,我的荣幸。”

    像每一位在冒险中空手而归的职业者一样,塔洛斯用一种遗憾的语气讲述莫桑霍克岛上发生的事情。

    当说到在秩序与骑士神殿加伦大主教提示下得知他们莫名进入的那片冰天雪地就是冰霜圣冠时,塔洛斯还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点懊恼。

    “这么说冰霜圣冠最有可能落在光照会或者黄金帝国的二皇子身上。”霍恩用一种平淡的语气总结着说。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塔洛斯耸耸肩表示无奈,“不过秩序与骑士神殿的大主教不这么认为,他试图搜查在场所有人的空间指环。”

    “呵——”霍恩发出一声不屑的笑声,但有点怪异,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一只像蜥蜴又像蝌蚪的小怪物从他口中爬出来,“听起来他最终没有成功。”

    “当然。”塔洛斯强忍住恶心,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出于某种原因,接下来那段事情涉及到秩序与骑士之神,我不方便描述……”

    塔洛斯委婉地表示难处,今天晚宴时多洛蕾斯才刚刚叮嘱过他:“在秩序与骑士神殿主动公开梅芙神眷者身份前,不要对外宣扬,记住了,塔尔。”

    “你指的是梅芙出示神力印记证明她是秩序与骑士之神神眷者的事情?”

    “您知道——”

    霍恩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谈论下去的想法,从空间指环中掏出一张魔法卷轴抛给塔洛斯:“这是你的报酬,小涅普顿先生,我喜欢公平交易。”

    随后,塔洛斯花费了整整一分钟时间思考“在占星师离开后立刻召唤仆从打扫房间算不算一种冒犯”,最终决定将睡眠地点定在表世界的中央湖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