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乌尔班一世(2)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乌尔班一世的提议非常诱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尤其是在他刚刚非常贴心地为塔洛斯剖析魂火持有者将来需要面对的敌人后。

    老天可以作证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阵容,从高高在上、把持主物质位面全部信仰的诸神,到外域虚空能与诸神争锋的邪神,他在不经意间已经站在秩序内和秩序外两股最强大力量的对立面!

    只有天知道在一个神统世界与诸神教会作对究竟有多困难,况且塔洛斯将来要面对的可是整个神灵阵营。

    一想到这,对于神灵本身的认知就化作重重压力,沉甸甸地压在塔洛斯心口。

    更要命的是魂火本身带来的双重困扰,一为来自原初欲望的反扑,现在塔洛斯已经知晓古萨丁王朝的王后、乌尔班一世的妻子简,就是死于暴食。

    七种原初欲望,越到后面,反扑的力量就越大,想要降服的难度就越高。

    塔洛斯虽然顺利将【暴食】、【嫉妒】从身上剥离,但要说能百分百度过来自【懒惰】的反扑,无疑是自欺欺人的一句假话。

    要知道王后简去世时就是一位高阶血脉骑士,身边还有一位来历神秘的乌尔班一世帮忙,但结果还不是在饥饿中死去。

    二是与其他魂火持有者不死不休的宿命,注定一人成为另一人的垫脚石。

    今天遇到一个布鲁斯,将来呢,万一遇到的魂火持有者先他一步达到四阶呢?

    相较之下,意志降临到其他物质位面收集信仰反而变得简单轻松起来。

    更何况,塔洛斯这一世的身份非同一般,在桑德拉晋升五阶成为六臂娜迦、传奇法师后更是水涨船高,是娜迦王国身份最尊贵的人之一,未来的戈尔贡王子。

    即使从现在开始他在血脉骑士道路上没有任何作为,这一生也可以过得非常潇洒,无忧无虑,权力、美色都唾手可得,奉承巴结他的人能从黑海排到哈西玛。

    然而,这真的是他希望的吗?

    塔洛斯扪心自问,换做以前,他绝对一百个愿意,说真的,整个主物质位面又有几人能拒绝要身份有身份、有地位有地位、要金币有金币的生活呢?

    声色犬马、荒淫无度、好吃懒做、不劳而获,那简直是天堂!

    更关键的是,塔洛斯不仅能过上这样的生活,而且还能过上一辈子。

    ——桑德拉晋升传奇后,要是不出意外,传奇阶位本身起码有1000年寿命加成,而娜迦的种族天赋又额外赋予500年。

    不过那都是塔洛斯开阔眼界前的事情了。

    站得高,望得远,在魂火帮助下当过神使、神灵,接受膜拜、信仰,见识过《七日圣经》、《真理奏鸣曲》后,塔洛斯觉得他的追求不一样了。

    潜意识里可能有爱上被其他生物当成神膜拜的虚荣和满足感,但塔洛斯确实可以肯定他不仅想要掌握自己的生活方式,还想登上力量的顶峰,去探究整个世界的秘密。

    想通这点后,塔洛斯在乌尔班一世的注视下非常坚定地摇了摇头。

    布鲁斯也是。

    乌尔班一世重重地叹了口气:“果然有些麻烦。”

    塔洛斯一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由光影组成的中年男人用一种非常赞许的目光看着两人:“一个小小的谎言,根本没有剥离魂火的方法,那是连部分强大神力都在觊觎的特殊力量,否则我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简死在我面前。”

    那刚才为什么……

    塔洛斯恍然大悟,那是一个考验!

    乌尔班一世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塔洛斯的猜测:“我的身体和灵魂已经湮灭,这是最后一道藏有生前秘密的灵魂,不过消散在即,才迫使黑龙化作龙脉吸引其他人前来,本想随意将秘密锁在某个人的灵魂中传递下去。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命运,再也没有比天选者更有资格知晓这个秘密的人了。”

    “不过——”乌尔班一世话锋一转,用一种异常严肃的口吻说,“你们两人中只有一人才能知晓。”

    这也是一开始他见到塔洛斯和布鲁斯两人后说心情矛盾的主要原因,只有一个人才能活着从冰霜圣冠中走出去,并成为冰霜圣冠的新主人。

    塔洛斯点点头表示理解,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刚才我点头了呢?”

    “我会真挚地向你道谢,因为你帮我解决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乌尔班一世咧开嘴笑了,指着布鲁斯,“然后将你禁锢,让他用一个法术杀了你,吸收你的魂火,完成你们两个人的厮杀宿命。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已经感受到秩序与骑士之神等其他神职人员的靠近了。”

    塔洛斯不由被乌尔班一世的话惊出一身冷汗,他一点都不怀疑这位前传奇法师对冰霜圣冠的掌控程度,幸好他刚才把持住自身,没有被权势美色诱惑。

    “不过不用担心,我会为你们安排最公平的决斗,分出胜负。”

    大概是王后简的缘故,即便明知只有一人才能存活下来,乌尔班一世看两人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有太大变化。

    “公平?”塔洛斯眼珠一转,想到一个主意,指着被定格在空中,本该遭遇连锁闪电攻击的石像鬼,“它们应该被雪崩埋了的。而且——”

    塔洛斯脸上绽开一个得意的笑容:“这位天选者的姓氏是芬奇,是一位高贵的皇子呢。”

    布鲁斯脸色大变,老实说在猜到中年男人的身份后,他便一直在担忧对方追问他们的姓名来历——当初乌尔班一世就是被他的先祖,黄金帝国的开创者阿尔伯特击杀——现在突然被塔洛斯揭穿,自然惊恐万分,连忙捏住手中卷轴。

    不过他最终没有离开,因为乌尔班一世并没有因为塔洛斯的挑拨对他进行攻击。

    布鲁斯困惑地看着中年男人,塔洛斯也不解地看着他,四臂娜迦本来还奢望能凭借多年前的恩怨让布鲁斯提前出局。

    乌尔班一世似笑非笑地看着塔洛斯:“凡物间的争斗、恩怨对我来说只是一段无可更改的过去,早就无法影响我的决定。况且,我记忆中的这段信息太过重要,我只能交给有资格知道的人。真要说起来,比起血脉骑士,我更喜欢法师。”

    “哦,天,我有麻烦了是吗?”

    “不,并没有,我说过会保证决斗公平进行,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您打算用什么方式来完成呢?”

    “欲望。”乌尔班一世说,“你们会同时进入一个幻境,谁能率先从各种欲望沉沦中挣扎出来,谁就是胜者。”

    “不过,我不排除幻境中提前引发原初欲望诅咒的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