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衔尾蛇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弯刀划过莉迪亚喉咙、手刃当初差点将他送往冥府仇人的瞬间,喜悦和一种难以言喻的东西同时在塔洛斯心头流淌。

    紧接着,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真奇怪,塔洛斯想。

    作为一名长出下臂的高阶血脉骑士,他的身体素质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不眠不休三天三夜依然能保证精力充沛,哈欠这种东西早就离他而去。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一点都不感到累,不可能生理性地出现这种反应。

    在头脑分析、获得准确答案前,第二个哈欠又蹦出来。

    不仅如此,一种塔洛斯从未感受过的惬意和愉悦席卷全身,像窗外飘着鹅毛大雪,簌簌有声,将身体埋在壁炉前沙发上听音乐的慵懒午后,又像浮在海面伴随清脆浪涛到处“随波逐流”的轻松舒畅。

    魂火爆发出一股常人难以察觉的吸力,将莉迪亚灵魂卷入,熊熊燃烧,很快就化作一股能量成为火焰的一部分。

    纯净清澈的明黄焰光照亮虚空,一轮一轮飞舞着连接成一个类似数字“8”的图案。

    种种无形无质的信仰杂质在这个图案上汇聚,蠕动着,组合着,渐渐形成一条特殊的蛇,身体扭曲成数字8,并衔着自己尾巴的蛇。

    这是一条衔尾蛇!

    只见它紧闭双眼,陷入沉睡,肥嘟嘟的头上还带着一丝安详满足的微笑——要在一条普遍被人为是阴毒、狰狞的蛇头上看到这种表情可真不容易——似乎正在美好的梦境中流连忘返,不肯醒来。

    衔尾蛇看起来无限大,又无限小,十分矛盾,身体胖乎乎的,上面缠绕着一根闪烁着金色柔和光芒的锁链。

    它有着忽明忽暗,似明似暗的鳞片,第一眼看上去是如同夜幕一般的黑色,下一秒又变成轻柔温暖的米色,晦暗不明,变幻莫测。

    如果说尘世巨蟒是挣脱远古时空、降临现世、吞食天地的蛮荒巨兽,美杜莎是集妖冶魅惑和狰狞恐怖于一身的无限风情,衔尾蛇给塔洛斯的第一印象则是宁静、安详、可爱,甚至还带着一丝圣洁。

    是的,圣洁,这是尘世巨蟒和美杜莎身上所不具备的。

    衔尾蛇就像冬日缓缓降临的夜幕,静谧、柔和、深邃,让人忍不住逃避寒冷和喧嚣,在温暖的被窝中带着慵懒和安逸沉沉睡去。

    不用战斗、不用工作、不用为生活发愁;没有危险、没有苦痛、没有生老病死。

    忘却一切烦恼忧愁,在安眠和睡梦中留恋沉沦,恋恋不舍。

    塔洛斯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发生改变,刚才手刃仇敌的锋芒毕露被慵懒惺忪取代。

    现在,塔洛斯可以确定第三种原初欲望在他身上显现出来了。

    ——懒惰!

    和当初【暴食】、【嫉妒】先在塔洛斯身上觉醒,再出现尘世巨蟒和美杜莎的情况不同,这次在懒惰显现出来的瞬间,作为其象征和具现的衔尾蛇就在魂火上同时出现。

    连位于魂火中央的印记门上,都出现一个模模糊糊、呈数字8形状的衔尾蛇图案。

    【懒惰】:你是睡眠和梦境的支配者,随时随地进入深层睡眠对你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你能通过深层睡眠将体力、精神力恢复到最饱满的状态,修复肉身或灵魂层面伤势,进入他人梦境。

    当塔洛斯将精神集中在魂火上时,这样一段信息传递过来。

    到目前为止,塔洛斯身上一共有三种原初欲望显现,暴食赋予他通过暴饮暴食获取力量的能力,包括但不局限于各种美食、诅咒、奇珍、神力和神性等。

    从嫉妒衍生出来的类法术能力嫉妒种子效果也十分不错——能在泰拉位面顺利解决大地神域教皇倚仗的正是那二十四枚嫉妒种子——而今天懒惰给塔洛斯带来的是两种额外能力。

    第一种,深层睡眠,养精蓄锐的好帮手,不过塔洛斯觉得有些鸡肋,他很少有精神不济的时候,每天睡眠时间都很充足。

    至于说恢复伤势,似乎还是魔法或神术来得更有效率一些。

    因而,比起深层睡眠,塔洛斯更在意第二种,在睡眠中进入他人梦境。

    以前在位面降临过程中,塔洛斯总是苦恼于顺利传教、收集信仰的切入点——如果不是前两次运气足够好,暴食和嫉妒的剥离不会如此顺利——现在他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合理手段,入梦就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还没有进行第一次验证,但塔洛斯已经开始期待一个人在晚上梦到他,几天后在现实真的遇见他时的场景,对方一定非常震撼、难以置信,为整件事情蒙上一层神秘宗教色彩。

    四臂娜迦并不否认,一个人在梦到一位名为塔洛斯的神灵或许翻不出太多浪花,但换成一整个村庄的人梦到塔洛斯,一个城市的人呢?

    当数量增加到一定地步时,量变引起质变,看似荒诞的一场梦足以演变成一场名副其实的神迹!

    当然,前提是塔洛斯能一夜间进入那么多人的梦境并留下痕迹,这些都还需要他稍后进行实验探索。

    精神上,塔洛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希望夜幕快些降临,然而身体与想法全然不同,懒洋洋地再次打了一个哈欠。

    “塔尔,你没有受伤吧?”

    因为见塔洛斯在斩杀莉迪亚后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多余动作,多洛蕾斯忍不住从圆井上下来,游到塔洛斯身边关切地问。

    “没有。”塔洛斯拍拍嘴巴,将又一个哈欠堵回去,“从来就没有那么好过。”

    “那就好,我们该再次出发了。”

    娜迦女巫上下仔细打量塔洛斯,总觉得在血脉骑士将莉迪亚杀死后就变得不一样起来,浑身上下懒洋洋的,一改之前的朝气活力,像一只暂时将爪子收起来,趴在地上晒太阳的猫科魔兽。

    看上去人畜无害,只有耳朵和尾巴偶尔晃动一下,但多洛蕾斯比谁都清楚当它们开始狩猎时会变得多么凶猛和狠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