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爬虫·蛙人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在返回砂山的路上,塔洛斯终于忍不住问道:“占星师霍恩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直到现在,那些像蜥蜴又像大号蝌蚪的恶心怪物还在塔洛斯脑海中挥之不去,并让他感到喉咙有些发痒,似乎随时都能咳出一只来。

    多洛蕾斯和缪拉尔对视一眼,提议道:“我先来,你稍后补充如何?”

    “好主意。”

    雪域娜迦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讲述道:“事情要从上个世纪说起,当时的霍恩还是盲眼美修斯的三个学生之一,弗兰克家族的骄傲,至少有三位九环议会的传奇法师对他的未来抱着期许,认为他会在四十岁前晋升传奇。”

    对人类而言,能在四十岁之前晋升传奇绝对称得上天赋卓绝,前途无量。

    不过说到年龄,塔洛斯稍微楞了一下,想要通过霍恩如今那具发生畸变的身体判断年龄实在有些困难。

    “后来,霍恩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一些消息——我猜是记载历史之神和秩序与骑士之神那场神战的手札或其他资料——声称历史之神并非死于与秩序与骑士之神之手,而是爬虫之神的偷袭。”

    狂妄过头了,塔洛斯想——这一点他就做得很好,虽然会为快速晋升到三阶沾沾自喜,却从来不会被喜悦冲昏头脑,将最根本的魂火和灵魂抖出去——神灵本来就不应该作为普通人或者职业者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何况还是公开发表关于神灵死因的言论。

    其中种种规则塔洛斯深有体会,作为魂火持有者,他亵渎灵魂、收集信仰的行为一旦败露出来绝对会被秩序与骑士神殿斥为最大异端,起码和蜘蛛教派的亡灵法师并列,受到世间所有教会、神殿牧师、圣骑士通缉追杀,甚至还要牵连涅普顿家族。

    不过只要他隐藏水平到位,不被任何一位神殿牧师知晓,那么他依然是六臂娜迦、黑海领主桑德拉的儿子,未来的戈尔贡王子。

    “据说在私底下,霍恩将多年前秩序与骑士之神和历史之神的那场神战描述为以夺取神职为目的的单方面抢劫,爬虫之神则是趁着历史之神遭遇重创谋取利益。”

    爬虫之神是一位以【爬虫】作为神职的神灵,微弱神力。

    鉴于他的神职特殊性,爬虫之神在娜迦、人类、兽人等九大种族中并没有多少市场,主要信徒为爬虫类魔兽,最为有名的共有三种,变形龙、重甲龙和火焢虫。

    其中变形龙和重甲龙都是巨龙解决生理问题留下的后裔,火焢虫则是一种巨型蠕虫类魔兽,像是不知道被放大多少倍的巨型蚯蚓,智慧和常人无异。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爬虫之神的祭司在不断游说具备高等智慧的龙裔加入信仰,据说这位微弱神力还想将失去本族神灵庇佑的巨龙一族纳入信徒范围,毕竟按照他的教义巨龙同样属于爬行类生物,理应优先选择他作为信仰,而非六大原始神灵。

    这种观点让巨龙一族——不管金属龙还是五色龙——觉得受到了冒犯,因此都颇为敌视爬虫之神。

    性格高傲,行事无所顾忌的五色龙更是对将信仰转移到爬虫之神上的龙裔不屑一顾,甚至大开杀戒,尽管他们从来瞧不上那些祖辈们不经意间留下的后裔。

    “他的言论很快就引起秩序与骑士神殿和爬虫萨满殿的注意,并被打上异端的标签。”

    “原来是这样。”结合霍恩身上的异变,塔洛斯猜测着说,“看来最后出手的应该是爬虫萨满殿?”

    “不错。当时秩序与骑士神殿斥责霍恩为异端,证据确凿,盲眼美修斯、弗兰克家族和九环议会都无法反驳,弗兰克家族更是第一时间将霍恩除名,剥夺了他的姓氏,从霍恩身上的异变以及地窟中的那些爬行生物来看,应该是爬虫萨满殿没错了。”

    多洛蕾斯说着看向缪拉尔,等待她的进一步补充。

    “我捡到霍恩的时候他已经快死了,因为一个诅咒,身体变成爬虫巢穴。”缪拉尔回忆着当时的情况,“母亲救了他,作为回报,他需要为砂山做三个预言,刚才我使用的是第二个。”

    “当时霍恩应该还没有晋升传奇吧?”多洛蕾斯似乎想到什么,问。

    “是的。”

    “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呢。”多洛蕾斯轻笑一声,意味深长地说。

    经她这么一提醒,塔洛斯恍然大悟,察觉到其中怪异之处。

    按照多洛蕾斯的说法,霍恩因为渎神言论得罪秩序与骑士神殿、爬虫萨满殿是上个世纪的事情,距离现在起码都有25年。

    多年前种下的诅咒时至今日都没有失效,并且是在一位传奇法师身上继续起作用,即便当时亲自出手的是爬虫萨满殿的教皇或图腾萨满(同为五阶,类似于枢机主教),诅咒早就应该在传奇法师霍恩的抵抗下消失才对。

    但实际并没有,非但如此,霍恩窝在地窟中差不多孕育出数以万计的爬行怪物,塔洛斯完全可以想象其中的痛苦和屈辱。

    眼中闪过一抹惊骇之色,塔洛斯忍不住诞生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其中还涉及到爬虫之神,否则同为五阶,谁能将霍恩折磨到这个地步?

    缪拉尔并没有正面回应多洛蕾斯的话,只是同样笑得意味深长:“到此为止吧,接下来的内容就不是我们可以随便讨论的了。”

    她们几分钟前才见过上一个因为口无遮拦则遭受惩罚的人呢。

    塔洛斯若有所思,看来还真与爬虫之神有关。

    而且,从刚才霍恩在听到冰霜圣冠后的反应和表情来看,他似乎对这件乌尔班一世留下来的宝物相当感兴趣。

    说起来,塔洛斯忽然想起一个以前没有在意过的细节,历史之神陨落的时间和乌尔班一世死于史诗骑士阿尔伯特之手相差无几,似乎就在古萨丁王朝解体灭亡、黄金帝国建立的第七年。

    什么东西差点就联系在一起了,可在塔洛斯抓住前,一闪而过。

    ***

    如果对南安第斯洲的地形进行简单概括,可以轻易获得以下结论:西部为高大山系,贯穿大陆,东部北方为平原,南方为高原。

    现在,塔洛斯一行人正穿过洛基山,进入平原和高原的分界地带,卡斯皮海。

    号称世上最大内陆湖的卡斯皮海面积广阔,一望无边,如果不是提前获知,塔洛斯都会以为来到大海上,进入西大洋范围。

    他们虽然提前知晓黑龙马卡斯可能存在的位置,但此时距离霍恩做出预言已经过去五天,想要抢在其他势力之前找到马卡斯依然存在不小难度。

    “要是能直接连线霍恩先生,让他再给我们做出一个预言就好了。”塔洛斯非常遗憾地说。

    一位专精预言派系法术的传奇法师在找人方面究竟有多高效率塔洛斯已经见识过,毫不夸张的说,身上要是没有反预言类法术,不出几分钟就会被寻找到,就像一架人肉卫星。

    “那我们恐怕得先准备一笔巨款。”

    多洛蕾斯说,她穿着一身湖水绿长裙,清新自然,和站在塔洛斯左边、裹着轻纱的缪拉尔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我的小朋友给我带来一个有趣的消息,或者能找到关于黑龙马卡斯的线索。”

    说话的是一位年长的男性四臂娜迦,穿着宽松的砂山长袍。

    他是一位崇拜大地之龙的沙漠大德鲁伊,名为泰南,和另外一位大骑士阿德莱德一起负责保护塔洛斯、多洛蕾斯和缪拉尔的安全,并协助获得宝物冰霜圣冠。

    “什么——”

    塔洛斯还没有完整将问题表述出来,一枚蓝汪汪的短箭破开水面射来。

    “哼!”阿德莱德手握一根尖矛,轻轻松松将短箭挡住,这种标志性的武器让她想起一种生物,“蛙人?”

    泰南对于刚刚受到的袭击毫不在意:“对,卡斯皮海中有一队训练有素的蛙人,正在向东方前进。”

    “东边?”塔洛斯立刻反应过来,“那不是黑龙马卡斯前进的方向吗?而且,生活在雨林地区的蛙人怎么会翻过洛基山来到这里?”

    “我想这正是恰恰能给予我们帮助的。”

    在更多短箭射来前,泰南从空间指环中取出一根仿佛枯木的魔杖,扔到波光粼粼的湖中,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大概十秒钟后,本来平静的湖面不断翻滚,枯木魔杖不知道膨胀了多少倍,长出无数枝条,上面缠绕着一群塔洛斯从未亲眼见过的生物,像一棵巨树从卡斯皮海上长出来,非常壮观。

    只见这些生物的外形像是半直立行走的巨型青蛙,脑袋又圆又大,两条腿又长又壮,被大块大块隆起的肌肉覆盖,可以轻松帮助主人在植被茂盛的雨林中从一棵树跳到10呎外的另一棵树上。

    他们就是泰南口中的蛙人,和蛇人一样属于兽人中的少数派,并且是南安第斯洲特有的兽人。

    和他们远在伊利布大陆的远亲——罗刹狮人、牛头人、豺狼人(共同组成兽人帝国,信仰以草原天父和战争之主为首的兽人神系)和鹰身女妖、半人马、蜥蜴人(共同组成布隆迪联合酋长国,信仰原始神灵)——不同,蛙人主要信仰毒疫女神。

    这位以【剧毒】和【疾病】作为神职的女神非常不受普通人的欢迎,没有人天生愿意与剧毒或疾病为伍,不过却深受部分刺客、盗贼等特殊职业者以及全体蛙人的爱戴。

    蛙人本身含有剧毒,并且擅长使用剧毒,他们的皮肤是蓝、红、紫等十分鲜艳醒目的颜色组合,据说皮肤颜色越鲜艳,血脉就越是纯粹。

    如果有一天遇到一只皮肤颜色艳丽到极点的蛙人,那十有八|九是实力达到五阶的剧毒祭司、天命术士或史诗骑士。

    咻咻咻!

    几只蛙人一边挣扎一边从口中弹射出一支支毒镖,向塔洛斯一行人射来。

    和蛙人腿部肌肉发达一样有名的,是他们的舌头,不但十分强劲有力,堪比第三只手,并且长度可以达到四呎,这也是蛙人脑袋和脖子十分粗大的原因。

    枝条越缠越紧,很快几只蛙人就开始翻着白眼,喘不过气来。

    泰南对此视而不见,只是用一种拷问的语气问:“你们这支蛙人来到卡斯皮海有什么目的?”

    蛙人们继续挣扎着,没有理会泰南的问题。

    缪拉尔收起脸上的笑容,一改对待塔洛斯的温柔绅士,居高临下看着蛙人:“听好了,我给你们三个选择。第一,告诉我你们的目的,然后放你们离开;第二,从实力最弱的开始杀,杀到愿意告诉我目的为止;第三,全部死在这里。”

    “三个选择,你们选择一个吧。”

    真是简单粗暴的做法,塔洛斯想。

    这个时候就暴露出他们这支队伍没有正统法师的局限性,如果有一位擅长心灵派系或预言派系的高阶法师,便能借助法术读取蛙人的记忆,或侦测他们的思维。

    “我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冒险者,到卡斯皮海中寻找一种药材完成任务。”

    “看来你们是选择第二种,泰南,他们就交给你了。”

    “如您所愿,殿下。”

    缠绕在一只蛙人身上的枝条渐渐收紧,勒得蛙人连那根又长又粗壮的舌头都吐出来,然后在其他蛙人努力证明他们只是单纯冒险者的呼喊中没了声息。

    泰南显然是一位严格贯彻缪拉尔想法的娜迦,杀死一只蛙人后,开始寻找实力最弱的两只蛙人。

    最终,他的目光在两只蛙人身上来回移动:“抱歉,你们的肤色看起来一样的不怎么华丽,所以就一起来吧。”

    干枯却异常坚韧的树枝如同藤蔓一般蠕动起来,将两只蛙人胸腔中的气体一点一点挤出去。

    “等……等一下……我说……”

    其中一只正在迎接死神使者降临的蛙人在恐惧的压迫下选择如实告诉缪拉尔答案。

    缪拉尔使了一个颜色,泰南会意,树枝猛地收缩,将另外一只没有选择投降的蛙人送去冥府。

    “现在,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