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花妖·四臂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塔洛斯转身望去,只见理查德摇摇晃晃地走来。

    他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眼睛里只有一片骇人的白色。

    头发、肩膀、腰腹等位置缠绕着大把破破烂烂的白色物质,有点类似棉絮,又好像身上凭空多了一层积雪。

    “塔洛斯先生,我感觉喘不过气来……”理查德无力地捶打胸口,每一个单词都让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一分,“我感觉好累。”

    他看上去恐惧极了,在确定引起塔洛斯注意后几乎像垮掉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丝毫不在乎下面是什么。

    尽管身为表世界主人,但塔洛斯对理查德身上发生的异变没有一点办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种骇人变化的缘由。

    “放松,我现在就帮你治疗。”

    塔洛斯下意识安慰道,连忙从空间指环中取出一个法术卷轴,上面记载封印着一个白魔法,圣光治疗术。

    柔和乳白的光芒凭空诞生,落在理查德身上,缓解他的痛苦,驱散内心恐惧。

    “奇怪,理查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昨天见面的时候还是好好的,难道被暴食或者嫉妒污染了,不应该啊,其他投放到表世界中的生物都没有受到影响。”

    在众多进入表世界的生物中,只有充当塔洛斯第一次位面降临载体的三眼章鱼受到【暴食】污染,食人花是塔洛斯正在期待的第二种。

    温暖的光芒中,理查德找回一点力气,艰难地表达他的想法:“我好困,很想睡觉……”

    “别,听着,理查德,拿出身为一位血脉骑士的意志来,你很快就会恢复——”

    塔洛斯想起那些小说戏剧中睡过去就再也没有醒过来的人,大声鼓励,试图帮助理查德战胜异变,但后者已经闭上眼睛。

    更多白色物质从理查德身上冒出来,很快就将他缠绕成一个白色球状物。

    “这不会是茧吧?”塔洛斯能感受到白色大茧里面依然存在微弱的呼吸和生命气息,“是了,理查德继承的是八眼巨蛛血脉,会不会是帕克家族晋升三阶的征兆?”

    “可是没有听说过蜘蛛需要织茧啊,还是说血脉在表世界影响下发生变异?”

    事情进行到这里,塔洛斯反而没有刚才那么担心了,隐约还有一丝期待。

    他有预感当理查德破茧而出的时候大概已经晋升三阶,或者发生某种超出常人预料的事情。

    将理查德变成的大茧搬回木屋,塔洛斯继续向种植食人花的山坡走去,远远地便看到从大地神域墓园区移植过来、漫山遍野的食人花。

    这种生长在泰拉位面的巨型食人花具备独花成林的特性,地表部分一般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主植株(主要进食器官),副植株(撕咬,以及散发诱人香味)和数以千百计的藤蔓(缠绕捕获猎物),十分茂盛。

    塔洛斯游到山脚的瞬间,整个山坡都颤抖起来,看起来和以前没多少变化的食人花们将隐藏起来的藤蔓从地底拔出,站起身来,一下子就从“植物”变为“植物型魔兽”。

    “棒极了,食人花真的在原初欲望嫉妒的污染下真的成为全新物种!”

    塔洛斯惊喜万分,他当初执意移植食人花的决定并没有错,马上加快速度游动,进入花丛仔细观察起来。

    只见这种被他命名为花妖的全新物种外形像一朵藤蔓密布的巨型花朵,下方长满密密麻麻的花朵和藤蔓。

    花妖脑袋十分巨大,最大那只的直径塔洛斯目测在7呎以上,中央花盘为暖黄色或暖橙色,周围是呈现出粉、橙、红或者紫的花瓣,色彩十分鲜艳,最外围还有一圈嫩绿树叶环绕,看上去极为美丽无害。

    塔洛斯猜测这正是花妖的目的,因为当她们伪装成普通植物的时候花朵确实非常漂亮,一旦有猎物靠近,巨花中央的花盘便能分成六片张开成为一个花盆大口,将对方吞噬。

    巨花下方的藤蔓有粗有细,粗的可以和成人大臂相媲美,细的只有拇指大小,但都非常柔韧,普通刀剑根本无法砍断。

    这些藤蔓按照末端不同可以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末端长有小花,数量相对稀少,一般小型花妖不会超过十五对,中型花妖才拥有三十对以上,长在巨花左右两旁,可以撕咬猎物或从中喷洒剧毒花粉。

    另外一种末端呈现为比成人拳头还要大上一些、长有坚硬突刺的球体,如同一个流星锤,可以锤击目标,也可以捆绑、缠绕敌人,并从中喷射出具有高腐蚀性的强酸液体。

    “强酸,腐蚀,剧毒,你们果然继承了嫉妒的力量。”

    花妖们虽然没有眼睛,却能感应到塔洛斯的到来,轻轻摇晃着身体,洒下一朵朵颜色各异的娇嫩花瓣。

    借助全能感知能力,塔洛斯很快便得知花妖数量,小型花妖(一阶)五十只,中型花妖(二阶)十二只,以及数量在三百左右依然保持植物类型没有发生变异的食人花——大概是现阶段嫉妒能够污染的数量有限。

    加上湖泊中数量在四十以上基本全部达到二阶的三眼章鱼,这股力量可以和他上次外出前往黑龙岛冒险时的护卫相比。

    唯一的遗憾在于花妖通过藤蔓扎根大地,移动速度十分缓慢——地表巨花、藤蔓只占据花妖身体的三分之一,最为关键的部分隐藏在地底深处——平常通过诱人的香味、艳丽的色彩和藤蔓本身捕获猎物。

    不过就像三眼章鱼开启第二轮进化一样,塔洛斯非常期待花妖的后续进化与变异。

    “现在,是时候出去饱餐一顿了。”

    第二次位面降临圆满结束,实力晋升到三阶,顺利将【嫉妒】从身体剥离,他得好好犒劳自己。

    可随后,肩膀下方的位置隐隐传来一阵剧痛,提醒着塔洛斯这具躯体是本体,完全由血肉组成,他的下臂正在破肉而出。

    赛恩斯位面有三个多臂种族,娜迦、罗刹狮人、织命蛛后,前两者在晋升三阶后都会长出第二对手臂。

    对塔洛斯而言,他长出下臂的时间因为位面降临足足延迟了六天,此时意志回归,身体自然产生反应。

    “没有时间去通知多洛蕾斯和萨菲罗丝了。”

    塔洛斯这样想着从空间指环中掏出一把存货已经不多的豌豆塞入口中,补充体力能量,游到湖中,将意识与魔网指环链接起来。

    “一个好消息,你们的儿子/弟弟顺利晋升三阶,就在一分钟前。”

    如果是平时塔洛斯一定会好好炫耀上一把,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认真查看回复,虽然三阶对其他三人来说并不稀奇。

    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重要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人,他可是塔洛斯·涅普顿,但此刻他只希望正在组织语言的意识速度能再飞快一些,他急需桑德拉等人的帮助和指导。

    这不能怪塔洛斯,对任何一只娜迦来说,长出手臂都是既期待又恐怖的事情,因为剧烈到极点的疼痛!

    一双全新的手臂,包括肱骨、尺骨、掌骨、指骨在内的64块骨头,以及其他血管、肌肉等组织会在短短七天内无中生有长出来,达到中臂水准。

    本来需要十七年才能长成与塔洛斯现有手臂一样的过程被压缩到七天内完成,疼痛在所难免。

    “坏消息是他目前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即将破肉而出的下臂,更糟糕的是现在已经开始阵痛了。”

    之前艾玛长出下臂的时候塔洛斯只是单纯祝福,高兴多过担心,因为无法感同身受,此刻他真切感受到了,仅仅是长出下臂前的阵痛就比解除血脉封印过程中遭受的痛苦还要剧烈上三分。

    考虑到不少女性四臂娜迦宣称那是一个比分娩还要痛苦的过程,并且要整整持续七天,塔洛斯想他现在的脸色一定比浸泡在水中的腐尸鬼还要苍白。

    和往常一样,塔洛斯的发言很快就引来回复,第一个来自莱昂哈德。

    “真为你感到骄傲,塔尔。什么都不用担心,找个有水的地方,将衣服脱掉,一件不剩,泡在里面,找到出发前你母亲为你准备的那堆魔法物品,里面有一支猩红色的魔法药剂,喝掉它。”

    塔洛斯忍着阵痛,果然在空间指环中找到莱昂哈德所说的那支魔法药剂,他都没有印象。

    “然后呢?”

    “然后一切顺其自然,流淌在娜迦身体中的血液会自动完成生长下臂的过程。”

    “可是——”

    塔洛斯有些害怕,这毕竟是第一次,将来长出上臂的时候他一定会非常从容,如果有机会的话。

    “放心好了,生长下臂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恐怖,你需要做得只有一件事——”

    “忍受痛苦。”塔洛斯自暴自弃地说,那恰恰是他恐惧的。

    “不。”桑德拉回复道,“磨炼意志。”

    塔洛斯宁可没有获得桑德拉的指导,他不大确定当生长过程正式开始后他的精神还能不能完全清醒,希望不要像那些在无信者之墙上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人一样发出凄厉的嚎叫,直到喉咙哑掉。

    “虽然有些难熬,但公允的说,这确实是一次锻炼精神意志的好机会,以我的个人名誉起誓。”艾玛安慰着说,“相信自己,塔尔,你是我所有认识的人当中最自信的那个。”

    “是啊,几天前我才刚刚学会钢铁意志,待会就要垮掉了。”塔洛斯自嘲道。

    后面桑德拉好像又尝试着鼓励了一句话,但剧烈的疼痛把塔洛斯的思维从魔网指环中拉扯出来,将他所有注意力都按到痛楚的深渊里。

    塔洛斯从未体会过如此剧烈的痛楚,当第一波痛苦袭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先于意识一步提前开始惨叫。

    一股滚烫的热流在肩膀稍稍往下的地方汇聚,强烈的灼烧感让塔洛斯甚至怀疑它们的成分是不是烧的沸腾的铁水,直接浇灌到脆弱的血肉组织上,让骨骼燃烧,血肉消融。

    紧接着,又是一波剧痛来袭,塔洛斯感到他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痉挛、抽搐,蛇尾不自然地缠绕在一起,在湖泊中扭动,像条身体被打了个死结而不断挣扎的水蛇,又像活着被扔到油锅里炸烧而到处蹦跳的泥鳅。

    喘息间,塔洛斯发现在泰拉位面提前长出下臂的地方多出两个肉芽,里面孕育着骨骼和血肉,并在快速汲取身体能量进行生长发育。

    要是这具身体也完全由能量组成就好了,塔洛斯在剧痛中奢望地想。

    时间一点点过去,疼痛如同潮汐来了一轮又一轮,只有涨起,没有退去。

    两只长到半呎长的下臂雏形如同两只套了利刃刀片、高速旋转的电钻刺入身体,疯狂运转。

    塔洛斯痛的死去活来,一开始还能惨叫的声嘶力竭,后来都没有多余的力气宣泄痛苦,就像他刚才担心得一样,他的喉咙暂时哑掉了。

    他渴望能晕过去,但意识却在疼痛的作用下愈发清醒,没有半点麻木,塔洛斯开始理解桑德拉磨炼意志的真正含义。

    不管怎么说,从现在开始我也是体会过分娩痛苦的男人了,塔洛斯躺在尘世巨蟒宽阔的蛇背上,竭力寻找分散注意力的方法。

    当下臂分化出五指时,塔洛斯手中揪着三根美杜莎的蛇发,毒蛇剧烈挣扎着发出尖锐的嘶鸣抗议。

    当富有力量感的肌肉在下臂上生成时,塔洛斯成功在大脑深处打捞起前世小学二年级时做得蠢事……

    然而一切都收效甚微,他就在痛苦中不断挣扎,认命地接受,不甘心地继续尝试新方法中持续循环。

    塔洛斯从未像现在一样感谢他血脉骑士的身份,当时间来到第六天中午的时候,持续了整整六天的剧痛潮汐终于缓缓退去。

    此时他的精神已经疲惫到极点,纯粹是痛楚强迫他保持清醒,从海洋德鲁伊实验室获得的豌豆也消耗一空。

    当第六天晚上的两轮月亮缓缓升上夜空时,塔洛斯的一对下臂最终生长完毕。

    这一刻,塔洛斯虽然虚弱疲惫到极点,却也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比在泰拉位面的四臂娜迦状态还要强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