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失灵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黑女巫呢?”

    科克看到刚才他与埃尔南两人联手都没能在短时间内拿下的黑女巫瞬间就被一阵诡异的迷雾吞没,又是震撼又是忌惮,连忙后退了两步拉开与塔洛斯的距离,才小心翼翼地确认。

    “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接受审判。”

    塔洛斯手中弯刀归鞘,头也不抬地说,仿佛从杀死恶棍杰罗姆到瞬间制服黑女巫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科克锐利的目光落到塔洛斯身上,审视着这位他从未见过的海洋神域骑士,心情一时间非常复杂。

    对方将尾巴隐藏起来变成人类模样的手段前所未见,若非在战斗中主动将尾巴暴露出来,他永远不可能将塔洛斯和一只娜迦联系起来。

    而刚才一闪而过的迷雾将黑女巫直接从这家地下酒馆卷走的画面更让他升起一种只有在前往圣山教皇厅面见教皇赛特斯才有的神秘感与压迫感。

    尽管如此,科克知道今天真正棘手的事情现在才刚刚开始,身为神域骑士,坐看另一位神域骑士剥夺他人生命是十分严重的渎职行为,因此他偷偷给埃尔南使了一个颜色,准备联手对敌。

    然而,他的好友埃尔南像是没有看到他的暗示一般,非但上前一步主动与这位来历神秘的海洋神域骑士交谈,而且语气还相当恭敬。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埃尔南问。

    “我不知道,审判黑女巫,然后在陆地上随便转转之类的——”

    “哦,那真是太好了,不如去大地神域圣山转转?”科克一把将埃尔南从塔洛斯身边拉开,挑衅着说,“教皇冕下和神域长老就刚才杰罗姆一事一定会有很多想法与阁下交流。”

    科克不知道塔洛斯究竟利用什么方法蛊惑了埃尔南,让他一贯正直善良的好友不愿意向对方出手,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科克明白以他一人之力绝非塔洛斯对手。

    圣山就不一样了,撇开常年待在教皇厅或造物主神庙祈祷的教皇冕下不谈,还有三位战斗经验丰富的神域长老,绝对能让塔洛斯受到应有的惩罚。

    塔洛斯哪里不清楚科克的意图,轻笑一声:“我当然会前往圣山,不过不是现在,你得在这里等我十分钟。”

    说完,一缕迷雾在塔洛斯身边出现,随后他整个人都从酒馆消失,留下两个目瞪口呆的神域骑士。

    表世界,黑女巫在尘世巨蟒的攻击下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莫名其妙来到这个空间后,黑女巫发现她的法术效果大打折扣,以前向她敞开的阴影开始拒绝她的进入——空间在排斥甚至压制她!

    这个现象让她感到一丝不安与恐惧,而当塔洛斯出现在她面前后这份不安直接攀升至顶点,前往幽影地牢帮助杰罗姆越狱都没让她如此紧张过。

    “你想做什么?”黑女巫将怨恨的情绪埋藏起来,尽可能装作若无其事地问。

    “理查德,暂时不要过来,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与这位女士谈谈。”

    “明白,先生。”发现黑女巫进入表世界而正朝这边赶来的血脉骑士顺从地离开。

    确认理查德无论如何都不会听到接下来的一番对话后,塔洛斯才将目光放在黑女巫身上:“放松,只是有一个小故事想要与你分享。”

    塔洛斯没有给黑女巫继续说话的机会,率先朗诵一段《七日圣经》上的内容:“那时,年老的狮子看见一群鬣狗……”

    “狮子吃羊,一天一顿,一顿一只。”

    “故事听完了,如果你不想得罪——”

    “稍等!”塔洛斯打断了黑女巫的话,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对方,惊讶极了,“你没事?”

    本来塔洛斯只是想快速将黑女巫解决,顺便测试一下《七日圣经》能否在泰拉位面正常运作,就像测试他从主物质位面带过来的法术卷轴和魔法装备一样。

    但结果出乎塔洛斯预料,黑女巫在听完《七日圣经》后居然安然无恙!

    如果这个结果都不能让塔洛斯感到惊讶,还有什么能呢?

    要知道,到目前为止,《七日圣经》可是塔洛斯手中继魂火、表世界外一个非常有效的大杀器,曾让两位二阶刺客、高阶法师查斯特莫名死于威力奇大的内缚场和沸血咒,出奇制胜,现在黑女巫却顺利存活下来。

    按照真理启蒙仪式高达99.99%的死亡率,《七日圣经》足以帮助塔洛斯除掉大多数敌人,如果不考虑诸神教会、神灵等因素的话。

    塔洛斯收起惊讶,问:“在听完我刚才的故事后,你有没有产生什么想法?关于真理光辉、世界本质、神灵信仰之类的?”

    乌尔班一世在他的日记中严厉警告后来者不要阅读《七日圣经》,因为某种未知原因。

    而就塔洛斯目前所掌握的信息,阅读《七日圣经》一共会产生两种结果,死亡,或者获得真理启蒙,如同在伯岭翰听完《真理奏鸣曲》存活下来的诺曼·帕克。

    排除黑女巫拥有魂火这个最不可能的可能后——关于这一点塔洛斯非常肯定——这是最为合理的解释。

    然而,黑女巫并没有打算为塔洛斯的结论提供佐证,因为她的答案是干脆而否定的:“没有。”

    “你确定?”塔洛斯十分认真地看着黑女巫,尝试从对方的面部表情分析她究竟有没有撒谎,并趁机恐吓,“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你能否活着离开。”

    这是以前艾玛交给他的一个办法,适当的压力或利益有助于撬开目标的嘴巴。

    简单的说,就是威逼利诱。

    “我说过了,没有。”

    黑女巫觉得眼前这只娜迦就是个疯子,她难道还能从一个无聊幼稚的寓言、童话中获得关于真理与神灵的哲理不成?

    开什么玩笑,她是一名女巫,而不是神婆!

    “好吧——”塔洛斯收回目光,不管对方有没有获得真理启蒙,都无法改变结局,“真可惜。”

    他对着尘世巨蟒招招手,吩咐道:“交给你处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