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钢铁意志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白天的时候,科迪勒拉沙漠的气温高达四十度,而当夜幕降临时这里的气温可以降到零下十度。

    塔洛斯身上只穿了一件普通的麻衣,寒风夹杂着黄沙吹过来像是带着倒刺的鞭子抽打在身上,四处侵袭过来的寒意让表层皮肤渐渐冻得发麻,黄沙落在尾巴上甚至能击打出白色的印痕。

    咬牙在沙漠中缓缓前行的塔洛斯依然将身体挺着笔直,无论是白天的炎热还是晚上的寒冷都不能阻止他的脚步。

    他知道今天只是第一天,真正的困难与折磨还在后面。

    ——幸好塔洛斯已经觉醒冥古宙沧鲸血脉,晋升二阶血脉骑士,即便没有自发使用超凡力量抵抗来自外界的炎热与寒冷也不会出现肌肉组织坏死的情况,皮肤与蛇尾只是灼伤、冻伤,但该有的苦痛并不会因此减少半分。

    当象征月亮女神苏伦美尔和黑夜女神诺克斯神国的两轮月亮同时升上高空时,砂砾在月光下反射着冰冷的光,在寒风的吹拂下沙丘以常人感受不到的速度缓缓前进,等发觉过来时,周围的环境已经和刚才大不相同。

    时间渐渐来到午夜,因为烈日暴晒和寒冷的双重接连侵袭,塔洛斯感到一阵头晕眼花,不得不找到一处背风的地方,将冻得发麻的蛇尾盘起来,准备进食和休息。

    塔洛斯从空间指环中取出一份清水和一份肉干,一整天将近十八个小时的爬行过程中塔洛斯滴水未进,早就饱受饥饿困扰。

    他先将几滴清水涂抹在干裂开来的嘴唇上,再配着肉干慢慢进食,补充体力。

    这点食物还不到塔洛斯平常早餐的六分之一,可以说是他十七年人生中最简陋的一餐。

    尽管如此,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肉干是决不允许出现在苦行食谱中的。

    按照最初提出苦行主义的神灵,苦难之神安东尼的观点,苦行需要舍弃情欲,宣誓永久独身,将收入上缴教会,与亲友联系需向主教报备;

    进行自我肉体惩罚,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苦修带——一种带有金属刺钩的皮带,紧紧绑在大腿上,以疼痛刺激感官,每天起码两小时,周末必须全天佩戴——以及使用蛇尾鞭对自身进行鞭打。

    吃食方面,除非重病,否则一律戒肉素食,并且主张每餐不能超过一杯清水,一份黑面包。

    禁欲、独身、疼痛、饥饿……

    都是苦行的一部分,借助种种痛苦折磨锻炼意志,在苦难中获得升华,精神上得到神灵慰藉,从而巩固对苦难之神的信仰。

    后来这位古老的神灵神秘失踪,赛恩斯再也见不到他的神殿与信徒,不过由他提出的苦行主义在进行一定弱化和改良后被保留下来,并在一些教会中尤为盛行,便是赫赫有名的苦行者。

    每一位苦行者都是教会精锐和隐藏高层,他们一般在将全部财产贡献给教会后隐姓埋名。

    在苦行者心中,除去信仰与神灵,再无其他事物,为神灵而生,为神灵而死,随时随地都能毫不犹豫地为神灵或教会奉献生命。

    与苦难之神的苦行主义和教会的苦行者相比,塔洛斯现在遭受的不过是最基础的外部环境折磨,根本不算什么。

    塔洛斯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默默承受着来自沙漠高温与寒冷的刺激折磨,任由它们用一种粗暴的方式锤炼他的意志。

    夜晚在一阵假寐中度过,塔洛斯蛇盘着,保持一种半睡半睡的状态,直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

    锵!

    塔洛斯闭着眼睛,遵循着耳边的声音和直觉将霜钢弯刀出鞘,随后声音消失,原地留下一只被一刀切成两半的褐黄色蝎子。

    那是沙蝎,一种毒性很强的魔兽。

    太阳照常升起,塔洛斯向着砂山所在的方向前进,继续他的苦行。

    时间一点点过去,白天的时候塔洛斯会顶着最潮汐娜迦而言最难熬的烈日与干旱、高温在滚烫的黄沙中爬行,晚上进行短暂的休息,第二天再次出发。

    开始的时候,塔洛斯对沙漠中的气候和环境非常不适应——对借助尾巴在沙漠上爬行的潮汐娜迦来说,尾巴是最遭罪的部位——不过等到第三天太阳落下的时候,他开始习惯了在沙漠中爬行和思考。

    一路的寂静、沉默和爬行——多洛蕾斯虽然陪同,但期间并没有打扰过塔洛斯——让塔洛斯渐渐忘记身为黑海领主儿子受到的欢呼、奉承和恭维,心灵放飞到这片苍凉辽阔的沙漠中。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塔洛斯经历了沙蝎、双头飞蛇、沙漠蠕虫的袭击,期间还遭遇了一次可怕的沙尘暴,差点被黄沙埋葬其中,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沙漠的干旱与烈日暴晒让他上半身的皮肤开裂、脱落,高温与低温的反复侵袭令水疱和冻疮同时在他身上出现,蛇尾上有的鳞片因为长时间干燥、暴晒开裂脱落。

    但是塔洛斯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垮下去,尽管神情疲惫,可在寂静的心灵深处一种奇特的东西正在慢慢壮大。

    有时候塔洛斯觉得他的身体和精神就像一块等待打磨的璞玉,在沙漠中扭动尾巴的每一次前行都是一次打磨和雕刻,杂质在痛苦中被驱除,精神在折磨中得到凝练。

    第六天夜幕降临,塔洛斯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一定地步,多洛蕾斯劝阻塔洛斯暂时中止继续苦行,否则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隐隐约约的,塔洛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和意志已经达到极限,随时可以晋入一个全新的境界,无论身上的伤口还是外界的环境刺激都不能在他心中泛起一丝波澜。

    第七天的太阳从东方跃出地平线,塔洛斯停止休息,继续起身上路,迎着被晨光染成一片金色的黄沙艰难跋涉。

    他面容坚毅,神情始终不变,仿佛亘古以来的神像。

    远处传来飞龙的嘶吼,一如他坚韧不拔的意志。

    第五个战斗专长钢铁意志就这样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