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沙漠苦行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三天后,塔洛斯和多洛蕾斯终于翻越南安第斯洲的脊梁安第斯山,此时距离他们踏上新大陆的土地已经过去六天。

    感谢魔法飞毯的帮助,如果没有这件魔法道具,他们恐怕还得在这座巍峨古老而充满危险的山脉中耗费起码二十天时间。

    又是一天的飞行后,塔洛斯和多洛蕾斯穿过一片荒凉的戈壁,正式进入科迪勒拉沙漠。

    这是一片生命禁区,出现在塔洛斯眼前的是遍地黄沙,沙丘起伏延绵,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沙漠娜迦的领地就位于这片沙漠深处,最人迹罕至的地方。

    塔洛斯看着荒凉的沙漠,深吸一口气,略带歉意地对多洛蕾斯说:“抱歉,因为我的问题,本来只有几天的旅程恐怕会延长到一个星期。”

    “没有关系,我可以陪你。”多洛蕾斯笑着降低魔法飞毯的高度,“而且,能见证你学习钢铁意志是我的荣幸。”

    是的,接下来几天塔洛斯不会再乘坐魔法飞毯,而是采用娜迦最原始的方式爬行在这片沙漠中前进,通过接近一个星期时间的苦行锤炼意志,直到学会战斗专长钢铁意志或抵达砂山。

    这是昨天塔洛斯在向桑德拉汇报任务进度后莱昂哈德提出来的建议:“坚韧的意志是一个血脉骑士能够强大的基础,不畏惧艰险,不害怕挑战,不会因为强敌退缩,也不会因为死亡恐惧!”

    “流淌在你血液中属于冥古宙沧鲸的力量需要血脉意志的引导,一个战斗专长钢铁意志能让你在晋升三阶驾驭血脉力量,觉醒血脉专长的时候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因为种种缘故我无法亲自指导你学会钢铁意志,但科迪勒拉沙漠是个不错的选择。”

    钢铁意志是一个辅助类战斗专长,无法直接带来战力加成,但能帮助主人在必要时候最大程度抵消一阶、二阶心灵派系法术影响。

    在黑海,钢铁意志是每一位黑海骑士必备的一个战斗专长,她们通常会前往一个名为诡异之眼的海底漩涡,借助来自漩涡的可怕吸力和危险激发潜能,从而获得超乎常人的意志力。

    沙漠对陆上种族而言是生命禁区,意味着生存挑战和危险,而对平时生活在大海中的塔洛斯来说这份危险将以两倍甚至三倍的方式呈现。

    无论是沙漠的干旱、高温,还是潜藏其中的危险,都会成为塔洛斯锤炼意志必需的一部分。

    到目前为止,塔洛斯掌握的战斗专长一共是四个,双武器战斗,猛力冲锋,狂暴尾击,以及最为基础的顺势斩!

    阿法隆位面的四年足够塔洛斯在四个战斗专长方面积累足够的经验,在晋升二阶后水到渠成地掌握。

    现在,他要学习的是第五个战斗专长。

    多洛蕾斯之前准备打算在横穿沙漠时享用的水果和美食早就收起来,塔洛斯换下经过特殊附魔处理的皮甲,穿上一身粗布麻衣,从魔法飞毯上下来,直接站在沙漠上。

    既然是苦行,塔洛斯自然不会动用任何超凡力量,也不会借助魔法道具抵抗沙漠的干旱与高温。

    他要以一只潮汐娜迦,海族的身份,向这片在历史上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命的沙漠发起挑战,不管摆在面前的是沙尘暴、黑风暴还是沙漠龙卷!

    下一秒,蛇尾与沙漠部分接触的地方忠实地将一种滚烫的触感传递到塔洛斯大脑,将刚刚升起的万丈豪情焚烧。

    这里只是科迪勒拉沙漠的外围,气温只有四十度,但地上的黄沙早就在烈日的炙烤下达到七十度,与其说是黄沙倒不如说是被烧红的铁砂,滚烫无比。

    塔洛斯十分不适地甩动着尾巴:“父亲说得对,再也没有比沙漠更适合一只潮汐娜迦学习钢铁意志的地方了。”

    蛇尾上的肌肉收缩着,推动着身体在柔软但滚烫的沙丘上前进。

    娜迦擅长游泳,或者在海面上游走,因此在沙丘上前进对塔洛斯来说并不困难。

    真正的困难来自环境与气候,仅仅是十分钟后,塔洛斯就能感到大量水分从身体中流失,化作咸湿的汗水,蛇尾上本来颜色十分斑斓的鳞片在烈日照射下变得干燥。

    塔洛斯觉得他就像只在铁板上无助爬行、等待被烧烤的蛇。

    莫名的,他有些怀念前世身还是人类的时候,如果拥有双腿,他此刻与滚烫黄沙的接触面积只是两只脚,而非整整一根长达八点五呎的蛇尾!

    但很快,塔洛斯就将这种想法收起来,这种对过去的缅怀与向往同样是软弱的表现之一,属于需要被锤炼的部分。

    时间一点点过去,塔洛斯前进的速度渐渐缓慢下来,他需要认真分配体力与精力,避免在苦行才刚刚开始的第一天就因为太过疲惫倒下。

    身上的汗水早就被高温蒸发,在麻衣和皮肤上析出一层白霜。

    长时间的烈日暴晒和高温,视线所及广袤无边的黄沙,以及被黄沙到处反射着的灼眼阳光让塔洛斯在感到口干舌燥的同时有些头晕恶心,那是中暑的征兆。

    ——沙漠对一只没有受到任何法术防护的潮汐娜迦来说还是太过勉强。

    但塔洛斯依然顶着烈日前行,他知道这些都是磨炼意志的地方,最终凭借惊人的意志坚持下来。

    随着太阳下山,被炙烤了一天的黄沙终于不再那么灼热,将近十六个小时的烈日暴晒让塔洛斯的裸露在外的手臂皮肤变得干燥、通红,伴随着一阵阵烧灼感和刺痛感,有的地方甚至开始起水疱。

    至于长时间与地面直接进行接触的尾巴,伤势更加严重,不间断在滚烫黄沙上的游走给鳞片和蛇尾造成一定程度的大面积灼伤。

    蛇尾在粗砺黄沙上的每一次扭动前行都是一种苦痛折磨。

    可塔洛斯知道这些仅仅是一个开始,因为随着太阳下山,尾巴下的黄沙和空气虽然开始变得凉爽,不再那么折磨人,但紧随而至的是巨大的昼夜温差。

    几个小时前差点将塔洛斯身体中最后一丝水分蒸发的高温渐渐变成低温,黑夜降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