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缝眼(2)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塔洛斯下意识地在脑海中勾勒着他如今的模样:

    一张属于男性娜迦的英俊脸庞,挺直的鼻梁,略薄的嘴唇,左脸上青绿色的蛇纹额外赋予几分野性与不羁。

    对于外貌,除了还没有达到六呎的身高,塔洛斯就没有一点不满意的。

    遗憾的是,这张脸没有眼睛,算得上英挺的眉毛下方是一片空白,空洞而怪异。

    刚才这张脸给人带来多少关于“英俊”的印象,现在就有多恐怖。

    这不是黑魔法,却比那些邪恶的诅咒更能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塔洛斯摸着自己的脸,从未想过【嫉妒】的第一次反扑会来得如此之快,要知道今天距离嫉妒正式在他身上觉醒才过去四天时间而已,未免来得太过迅速。

    作为对比,【暴食】第一次反扑的时候他已经借助暴食的力量壮大了魂火,将身体素质从寻常黑铁四阶一举提升到黑铁七阶,好歹获得足够回报。

    然而此时,娜迦甚至还没有在其他智慧生物身上种下一枚嫉妒种子。

    塔洛斯开始焦急起来,因为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属于嫉妒的力量开始向其他五官转移。

    现在,塔洛斯知道当嫉妒反扑时他的死亡方式是什么了。

    从眼睛上下眼皮长在一起开始,嘴巴上下嘴唇连接在一起,耳朵贴在皮肤上消失,鼻子被一层皮肤覆盖……

    最终,他头颅上的所有器官都将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勉强可以称之为肉团的球形。

    那是他的脑袋。

    他听不到,看不到,闻不到,无法说话,无法交流,无法感知外界一切信息,除了一片深沉的黑暗。

    他大概会这样不死不活地存活一段时间,然后痛苦的死去。

    他宁可在暴食的折磨中被饿成皮包骨头也不要这样娜迦不娜迦,鬼不鬼的死去,塔洛斯想。

    张开表世界,塔洛斯进入其中,朝理查德大喊:“快,将我的眼皮用匕首割开!”

    趁着嘴巴还能说话,他得做些什么,至少尝试一下各种办法,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作风。

    “天啊,塔洛斯先生,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和往常一样准备迎接塔洛斯的人类血脉骑士被娜迦的样子吓了一跳。

    要不是理查德非常确定表世界只有塔洛斯才能进来,他都要怀疑眼前这只没有眼睛的怪异娜迦是什么怪物了。

    “来自一个邪恶黑法师的诅咒,该死的,我快坚持不住了,快!”

    焦急外,塔洛斯的声音不可避免地带上几分气急败坏,不是针对理查德,而是布鲁斯,都是刚刚被他勾引出来的原初欲望让嫉妒开始在他身上产生副作用。

    “您稍等,我正在努力。”

    理查德从空间指环中掏出一把匕首,和塔洛斯一起抓住娜迦脸上原本属于眼皮的部分。

    这并不难分辨,因为塔洛斯的眼球正在皮肤下面焦急地转来转去。

    “您稍微忍耐一下,塔洛斯先生,我要开始了。”

    “抓紧时间,啊——”

    大概是因为失去视觉的原因,塔洛斯的感官变得极为敏锐,他能清晰感受到锋利且冰冷的金属器具在一阵刺痛中进入皮肤,然后小心翼翼地拖曳着划出一道口子,混合着一点鲜血,光明再次出现在眼前。

    塔洛斯第一次感到原来疼痛也可以是愉快与充满希望的,几秒后,娜迦的视觉器官终于能够正常工作,收集来自外界的光线与信息流,传达到大脑形成一连串画面。

    因此,塔洛斯没有错过接下来一组十分具有冲击力的画面:

    左眼被利器强行割开的皮肤以一种超出娜迦想象的力量与速度相互靠近,伤口附近长出一连串粉色的肉芽,密密麻麻蠕动着连接在一起。

    仅仅是两秒不到的时间,刚刚才被割出来的眼皮就重新生长在一起,皮肤光洁如新,没有丝毫伤口,将塔洛斯的视觉器官又一次被剥夺。

    “见鬼!”塔洛斯咒骂一声。

    “塔洛斯先生……”理查德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似乎看到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

    “怎么了,说话不要吞吞吐吐。”

    “您……您的耳朵……正在消失!”

    理查德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一幕,娜迦的耳廓渐渐贴在皮肤上,然后迅速融入其中。

    “哦,该死——”

    塔洛斯心中一慌,伸手一摸,果然,本来是耳朵的地方光秃秃的,只剩下一个耳道,并且连最后的耳道都像伤口一样在快速愈合。

    “都是布鲁斯的错!”

    塔洛斯愤恨地想,要不是人类皇子,嫉妒绝不会在觉醒的第四天就在他身上产生副作用。

    “不,不对,或许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

    当听觉器官彻底从身上消失时,陷入黑暗中的塔洛斯再也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塔洛斯的身体因为这个开始晃动起来,本来对娜迦而言就十分不友好的平衡从他身上离开,如果不是一双手及时将他扶住,他现在恐怕已经像一条真正的巨蟒一样趴在地上。

    与此同时,娜迦突然意识到或许布鲁斯并不是事情的源头,他本身对人类皇子的嫉妒才是此刻【嫉妒】的源泉。

    七种原初欲望的反扑从来就不是外部斗争,而是一场意志与欲望的较量!

    将欲望降服,就是娜迦支配欲望,反之,就是娜迦在欲望中沉沦,最后死去。

    想通这点后,塔洛斯连忙用他仅剩的一点理智将对布鲁斯的嫉妒从脑海驱逐。

    曾经法师的冥想经历让塔洛斯暂时忘记嫉妒反扑的事实,轻而易举地将大脑放空,理智逐渐占据上风,各种杂念缓缓消失,包括娜迦很不想承认但事实上客观存在对布鲁斯的嫉妒。

    不知道多了多久,在黑暗中失去时间概念的塔洛斯听到理查德充满欣喜的声音:“太好了,塔洛斯先生,黑法师的诅咒消失,您恢复正常了!”

    塔洛斯睁开眼睛,看到一脸喜色的人类血脉骑士,他的眼睛,他的耳朵,都回来了。

    “对,黑法师的诅咒消失了。”塔洛斯笑着说。

    暂时性的,嫉妒被他压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