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震慑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塔洛斯意外发现一位实力不在于他之下的女巫出现在神庙的时候,正在神庙后方的花园里为将来的24位门徒讲解法术的原理与施法手段,一同旁听的还有老祭司。

    “亚瑟,你去正殿,将那位身披紫色长袍的女士带到这里来。”

    三个多月来塔洛斯一直居住在神庙中,没出去过一步,一边借助阿法隆传播信仰,一边依靠魂火的力量将意志和神庙紧密结合在一起。

    到了现在,这座塔洛斯神庙已经彻底成为娜迦感官的外延,所有进入神庙的生命,除了思维,其他任何举动都瞒不过神庙主人的感知。

    “是,老师!”少年起身,向塔洛斯行礼,立刻往正殿走去。

    24位少年男女本来就对塔洛斯崇敬到极点,加上三个多月的相处和教导,早就被娜迦折服,信任有加,言听计从,因此也没有询问缘由。

    老祭司就不一样了,刚刚他正听得津津有味,一个法术在神使大人的剖析下变得条理分明,很多以前一知半解的地方豁然开朗。

    此时突然停止讲解让他的心像被一只毛绒绒的猫爪子挠动着一样,非常难受。

    不过这种难受和“神使大人身在神庙后方花园,却能准备知晓神庙中出现一位女士”这个事实比较起来,就显得非常微不足道了。

    老祭司和其他少年男女们一起坐在花园中错落有致摆放着的石头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入口看。

    大概半分钟后,亚瑟果然领着一位身披紫色长袍的女士来到花园。

    天!神使大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太过惊讶,老祭司差点从原地跳起来,不过看到其他少年男女们一副果然如此、一切都理所当然的表情后,老祭司心中顿时升起一个明悟。

    没有其他原因和理由,如果非得深究,原因只有一个,他是神使!

    一切就是那么简单。

    想通这点后,老祭司好奇地打量着被亚瑟领到花园中的女士:对方年纪在三十左右,一身宽松的紫色长袍无法掩盖玲珑的身段,反而更突显出她成熟迷人的风韵。

    不过作为《职业者概论》中可以被划分到第六级的祭司,他很快就发现女士隐藏在美丽外表下的真实身份——这是一位女巫,并且实力不俗!

    “你就是号称从天上降临到尘世的神使?”女巫看着半人半蛇的塔洛斯问。

    要说刚才没有惊讶是假的,玛丽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才刚刚进入神庙,就有一位少年过来带领她前往花园,说是神使大人在那里等她。

    但她并没有让自己在这种意外与诧异中沉浸多久,迅速做出一种假设,对方应该是凭借一种她没有见过的法术提前发现了她,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尽管对方十分明显的骑士职业和法术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确切的说,是神使大人。”塔洛斯自认非常耐心且绅士地纠正着对方言语中的错误,并决定原谅女巫小小的无知。

    女巫很明显被气到了,在来到神庙前她设想了很多种情况,绝不包括这种。

    她大声反问:“既然你真的是神使,是不是意味着不会被我伤到?”

    “很明显的道理。”塔洛斯不紧不慢地移动尾巴,让自己从石头上站起来。

    “那你敢站在原地不动让我攻击一次么?”女巫娴熟地使用激将法,“以你神使的身份。”

    塔洛斯轻笑一声,伸出右手往下按了按,示意花园中准备呵斥女巫的24名少年男女们不要冲动。

    在老祭司略微担忧的目光中,塔洛斯向着女巫游去,当玛丽感到安全距离开始受到冒犯后,娜迦才停下来,用牧师们最常用的、怜悯迷途羔羊的语气说:“当然可以。问题是,你真的敢对一位神使如此不敬吗?”

    “我为什么不敢!”女巫冷笑一声,抽出早就准备好的魔杖,对着塔洛斯一指。

    然而,就在她开始念动咒语的瞬间,一股浩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作用在她身上。

    血腥玛丽发誓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浩大的威压,仿佛一块巨石压在她脆弱的心脏上,连呼吸都变得十分艰难。

    不仅如此,更大的威压作用在她的意志上。

    在女巫眼中,整座塔洛斯神庙散发着蔚蓝的神光,花园、殿墙等景色迅速消失,化作一片空旷无际的荒野。

    塔洛斯的形象不断放大,越来越大,像是矗立在天地间的巨神,降下滔天洪水!

    她不得不在荒野中竭力奔跑,可雷霆般响亮的浪涛声不断在她耳边响起,越来越近溅射出来的碎浪在她头顶下起令人绝望的暴雨。

    “不——”

    少年男女和老祭司奇怪地看着身体颤动,不断哀嚎着的女巫,她的声音是如此绝望,好像正面临世上最可怕的灾难,连手中魔杖落到地上都没有发觉。

    神使大人不愧是神使大人!

    尽管这个观念已经深深扎根于他们的大脑中,但亲眼见证远比文字描述更具冲击力。

    女巫上一秒还叫嚣着要用法术攻击神使,态度十分不敬,下一秒就浑身战栗,不战而败,这种前后强烈的反差让他们看得非常满足。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敬仰的神使大人远远站着什么都没有做,用事实诠释着什么叫高深莫测。

    这是塔洛斯第一次借助神庙力量使用零级神威——震慑,效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出色,一个与他同阶的女巫轻而易举地在震慑的作用下被恐惧支配,失去继续战斗的勇气。

    “你究竟是谁?”

    当女巫从恐惧中挣脱出来已经是一分钟后的事情,她看着塔洛斯,表情十分戒备:“按照你对职业的划分,你应该是一位血脉骑士才对,而血脉骑士——”

    “血脉骑士无法使用法术?”塔洛斯打断了对方的话,摇着头十分痛心疾首,“就是这种肤浅、无知和愚昧,才让我选择留在大地。”

    “哼!”

    趁着这个机会,女巫冷哼一声,迅速捡起魔杖,一挥,在一团浓烟中变成一只乌鸦,嘎嘎怪叫着飞走。

    “你不要嚣张,我还会回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