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鱼人·牧师(3)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黑海骑士从来没有让塔洛斯失望过,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在这群女骑士加入战局后,形式立刻逆转,刚刚才对人类痛下杀手的鱼人如今在娜迦的刀剑下四处逃窜。

    当然,如果不是阿列莎拦着塔洛斯没有让他获得跃入海中和鱼人战斗,年轻娜迦会对她们感到更满意。

    大概十分钟后,随着最后一只鱼人的头颅被黑海骑士砍落,这场暴风雨中的战斗终于落下帷幕。

    与此同时,其他人无法察觉到的地方,一个以塔洛斯为中心的灵魂漩涡也终于消散。

    作为黑海骑士的指挥者,塔洛斯无疑与这群鱼人的死亡建立了直接因果联系。

    每一个死于黑海骑士之手的鱼人灵魂都在身死的瞬间从身体飘出来被魂火吸收吞噬,壮大魂火的同时强化年轻娜迦的身体。

    将近100只鱼人的灵魂让魂火开始从明红色转向赤红色,红艳艳的,温暖明亮。

    “该死,这群鱼人都是风暴之主和幻象女神的信徒,如今死亡后灵魂被魂火吞噬,无法前往神国成为祈并者。一次性消失将近100的灵魂,会不会被两位女神察觉?最近这段时间是我太过得意忘形了。”

    意识到在和神灵争夺灵魂后,短暂的一瞬间塔洛斯有几分悔意,但很快就被现实冲得七零八落。

    “不对,魂火直接关系到我的生死,战斗中吸收敌人灵魂在所难免,除非我从现在开始返回伊夫林宫躲在里面一辈子不出来,不然在充满超凡力量的赛恩斯根本无法避开战斗。”

    “从阿克斯灵魂被吞噬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亵渎灵魂,犯了诸神忌讳,差别不过是程度不同而已。既然炼化一个灵魂的性质和炼化一千个灵魂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与诸神为敌,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何况,将来塔洛斯剥离身上的原初信仰还需要收集信仰,注定与诸神的关系十分微妙,至少与诸神留在主物质位面的势力和教会关系十分微妙。

    想通这点后,一直以来困扰塔洛斯的几分束缚顿时消失,一种心灵层面的自信与洒脱在年轻娜迦身上觉醒。

    “感谢您的帮助,波涛的使者,财富女神教会二阶司铎比尔·奥斯本向您致敬!”

    比尔整理了一下因为暴风雨而略显狼狈的仪容,向站在船首明显是一群娜迦之首的塔洛斯问好。

    人类雇佣兵难以掩饰眼中的惊讶,这位财富女神教会的司铎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这么客气过,他甚至还用上了敬语,这对任何一个牧师来说都不常见。

    “不用客气,消灭鱼人这种丑陋生物是我们的天职。”塔洛斯用标准的带着点黄金帝国腔调的大陆通用语回应比尔,“塔洛斯,我的名字。”

    “塔洛斯?”

    人类佣兵注意到中年司铎的脸色变了,不由紧张起来,难道他们在和鱼人战斗后还需要迎来一场和娜迦的。

    诸神在上,这群娜迦可比刚才的鱼人可怕多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非同一般,他们会在短短几分钟内溃败。

    就在人类雇佣兵忐忑不安的时候,比尔无视了瓢泼大雨,抬高声音忍不住问道:“塔洛斯?您是黑海领主的儿子,塔洛斯·涅普顿?”

    “如果黑海领主没有第二个名叫塔洛斯的儿子,我想是的,我就是。”

    因为有些意外自己的名字居然会被远在伊利布大陆上的财富女神教会牧师知晓,塔洛斯疑惑地问理查德,顺便带着一点抱怨:“你在我的船上待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却从来没有告知我在人类国度有多出名?”

    “事实上,我只知道您是黑海领主的儿子,其他的……”人类血脉骑士既窘迫又无辜地解释。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显然差不多了解塔洛斯的性格,带着那么一点自恋虚荣和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觉得过分的小傲慢。

    就像现在,与其说他是在抱怨,倒不如说是没有因为在人类国度的名声得到恭维而遗憾。

    看到船上还有一位人类血脉骑士后,比尔脸上的笑意更大了:“我倒是知道答案,无论是您黑海领主幼子的身份,还是……呃……红外探测术发明人的身份……”

    二阶司铎明显知道点什么,艰难地将“非凡的法术天赋”用另外一种更加合理的方式表达出来,既不会引起塔洛斯对痛苦的回忆,又能称赞对方在法术领域的成就。

    “对不起,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这会儿理查德是真的疑惑了,眼前这位年轻娜迦就在刚刚还和他一起切磋武技,甚至几天前他还目睹了对方在一位三阶剑师的进攻下激活血脉。

    所以,红外探测术发明人的身份是什么意思?

    “好极了,现在我真想把你从加隆号上扔下去,你居然不知道我曾经是一位天才法师?娜迦王国顶尖的那种!”

    即使有暴风雨的遮挡,年轻娜迦带着点气急败坏和难以置信的声音依然在雨夜中回荡。

    他的语气和表情,无一不在指责理查德不知道这一点是多么不可饶恕的一件事,仿佛对着他辉煌的成绩报以鲜花和掌声才是最天经地义的。

    面对塔洛斯的控诉,人类血脉骑士第一次鼓足勇气反驳:“可是就在几天前你才刚刚激活冥古宙沧鲸血脉!”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理查德觉得他大脑中的某种东西正在崩塌。

    人类血脉骑士以为一路上塔洛斯带给他的震撼已经足够多了,家世、天赋、肯努力,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冰山一角!

    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血脉和法术两个没有丝毫联系的领域同时具备超越常人的天赋,这听起来就像吟游诗人口中的故事篇章,匪夷所思极了。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类似的场景在另外一艘船上发生,比尔看起来像是刚刚生吞了一只鸡蛋,“您已经激活冥古宙沧鲸的血脉了?”

    或许是太过惊讶,这位财富女神教会的二阶司铎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您晋升为一阶血脉骑士了?”

    生平第一次,理查德觉得财富女神教会的教皇真该好好考虑一下教会牧师的素质和承受能力了。

    这位名叫比尔·奥斯本的司铎看起来就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土鳖,还是最傻气的那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