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诅咒(2)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这枚金币和艾玛之前从巨鱿佣兵团手中获得的那枚相同,正反两面都是一模一样的图案。

    因为担心金币上的高等梦魇诅咒,娜迦法师并没有直接将金币拿在手中。

    在魔法的作用下,金币缓缓旋转着悬浮在半人高的地方,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金色的光泽。

    塔洛斯转身,像平时一样微笑地看着本来就挤在一起的海盗,清了清嗓子,确认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后才指着金币问:“十分钟,不,我希望在五分钟内得知这枚金币的来历,否则——”

    一声巨响,年轻娜迦的尾巴抽在甲板上,造成一小片细密的裂纹。

    激活冥古宙沧鲸血脉,晋升一阶血脉骑士后,塔洛斯的尾巴早就不需要尾甲那种东西,蛇尾上的鳞片就是最好的防御器具,相当于一件普通皮甲。

    不过塔洛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想象中其中一根木板被抽飞出来的骇人场景并没有出现。

    好在海盗们还沉浸在高等梦魇诅咒的恐惧中,加上黑海骑士的震慑,他们并不知道眼前这只年轻娜迦在威胁他们的时候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

    塔洛斯心虚地甩了两下尾巴,抬高了声音:“所以,行动起来,先生们!还是说有人希望我将这枚金币塞到你们口袋里?”

    作为一种相当古老的犯罪职业,海盗与和平扯不上一点关系,按理说应该见惯死亡和杀戮,十分贪婪凶残才对,可络腮胡的死法显然超出这群法术知识普遍为零的海盗们的理解范围。

    无知可以无畏,但更多的时候它充当着诞生恐惧的温床与土壤,狠狠折磨摧残他们的灵魂,就像现在。

    当娜迦法师十分配合地催动魔法让金币缓缓旋转发出金属特有的震颤声并开始向前移动时,一个海盗终于忍受不住。

    在恐惧的驱使下,他用颤抖的声音说:“疯女胡安娜,是船长从疯女胡安娜舍弃的部分宝箱中抢来的!”

    “很好,你要是能说得再详细点,我会非常感谢你的。”

    获得了年轻娜迦的安抚、鼓励,海盗的思路越发清晰起来:“胡安娜获得宝藏的消息泄露后遭到西大洋波罗群岛海盗联盟和中心洋其他三股海盗势力的联合围剿,在逃跑过程中胡安娜舍弃了一部分宝藏用来牵制其他势力,我们就是在那时候抢到部分珠宝,以及这枚金币。”

    “两个问题。”

    “您……您请说。”

    “你们船长呢?”

    “死了,就在昨天。”海盗指了指躺在甲板上的那个络腮胡,干瘦的身体被恐惧摇晃着,“他在睡觉的时候身上突然出现很多伤口,我们想了很多方法去摇醒他,但没有用。后来……”

    “后来我们用火烧焦了他的一根手指。”另外一个海盗补充说。

    塔洛斯点点头,算是明白事情始末,显然,即便是烧焦手指这样残忍的外部刺激也没能将他们的船长从高等梦魇诅咒中解救出来。

    连续目睹了两个同伴在睡梦中莫名其妙地遭遇攻击,十分凄惨的死去,终于让这群海盗成为惊弓之鸟,丧失所有斗志。

    他们或许生性残忍,又或者在烧杀抢掠的肆无忌惮中学会凶狠,但在更高层次的恐怖和狠厉前,他们也会选择屈服。

    “不错,第二个问题,你们是怎么知道胡安娜获得宝藏的消息以及行踪的?恕我直言,以你们的实力恐怕还不足以对疯女胡安娜造成一点威胁。”

    “蛮夷海盗,是蛮夷海盗。”

    这次回答塔洛斯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他并没有因为塔洛斯轻视他们的实力而愤怒,而是顺从地选择解释。

    “蛮夷海盗在疯女胡安娜手下安插了人手,因为担心不是胡安娜的对手,于是将消息高价卖给海盗联盟。至于后来为什么消息传得到处都是,我们就不清楚了。”

    “蛮夷海盗?”塔洛斯看向身旁的阿列莎。

    女骑士没有让塔洛斯失望,就像出发前她说得一样,所有工作都准备就绪,包括中心洋和西大洋上的基本海盗资料。

    “蛮夷海盗是中心洋上的四支海盗之一,由一群蜥蜴人和鹰身女妖组成。”

    “蜥蜴人和鹰身女妖,你是认真的?”

    年轻娜迦对此深感意外,毕竟按照他从书本中学到的知识,这两支兽人前者一般生活在沼泽地,后者一般生活在密林深处,整体画风和海洋并不相符。

    蜥蜴人和鹰身女妖跑到海洋上当海盗,就像爱情女神守贞派的牧师向一只放荡不堪的黑暗精灵布道一样让人感到违和。

    “是的,涅普顿先生,我可以作证。”理查德适时提供有效信息,“我在一次前往南安第斯洲的过程中遇到过蛮夷海盗,那些鹰身女妖虽然不会魔法,但却非常擅长驯养钩嘴隼,遍布大海收集猎物信息。”

    “后来呢?我对这个有兴趣。”

    理查德有几分尴尬,但还是满足了塔洛斯的好奇心:“后来那群鹰身女妖仗着可以自由飞行抢劫了整整十桶葡萄酒。要不是当时我叔叔正好在船上——他是一位觉醒八眼巨蛛血脉专长的三阶血脉骑士——我们的损失会更严重。”

    除非掌握特殊血脉,否则血脉者体系的职业者只有在晋升四阶后才能获得凌空飞行的能力。

    与之相对的施法者和神职者,从一阶开始就能获得羽落术,二阶获得漂浮术、羽翼术,擅长气元素派系的法师还能比其他派系的法师提前一个阶位在二阶的时候获得飞行术(持续时间很短就是了)。

    “但愿我们不要在接下里的日子里遇到蛮夷海盗,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塔洛斯嘀咕两声,看向等待发落的海盗们,“听着,我宣布这枚金币从现在开始为我的私有财产,现在你们可以点头了。”

    海盗们非常配合地一起点头,他们巴不得再也不要见到这枚金币。

    “很好,鉴于你们并没有主动攻击我,而我也没有代替诸神审判你们的爱好,所以——”

    塔洛斯本想恐吓一番直接离开,不过在看到一张带着刀片明显用来捕捉娜迦或美人鱼的特制渔网后改变了主意,朝另外两位站在加隆号甲板上的娜迦法师做了一个手势。

    两道猩红的魔法灵光从娜迦法师的魔杖中射出,落在船上,从船头到船尾,包括船上的海盗都扫描了一遍。

    “我让她们在船上下了一个威力不怎么强的诅咒。”

    在海盗们惊恐的目光中,塔洛斯飞快地说道:“解除诅咒的方法非常简单,将另外一人的心脏之血点在自己的额头,用一个人的死换取另一人的新生。如果在今晚第二轮月亮升上夜空前没有完成,一场可怕的瘟疫就会降临到这艘船上。”

    “阿列莎,收走他们的魔网指环,如果有的话,我们该出发了。”

    ***

    “那根本就不是诅咒,而是两个最简单的侦测法术,对吗?”当加隆号沉入海底继续出发后,理查德终于忍不住这样问塔洛斯。

    “当然,伊夫林宫标准法师小队每位娜迦法师专精两个法术派系,保证覆盖水元素、咒法、防护、预言、幻术和白魔法,有时还会擅长附魔、心灵和空间,唯有黑魔法和死灵派系不是必备法术派系。”

    “所以……”人类血脉骑士耸耸肩,“您只是在吓唬他们,等到月亮升起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那只是一个恶作剧。”

    “不,事实恰恰相反。”塔洛斯轻笑一声非常得意地反驳,“鉴于高等梦魇诅咒在他们心灵中留下难以磨灭的恐怖死法,那群海盗的精神已经脆弱不堪,游走在崩溃边缘,任何简单的一个推动都能让他们做出平时难以理解的事情来。”

    理查德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睛:“比如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诅咒。”

    “对,他们会在恐惧的驱使下相互杀戮,将同伴心脏上面的血液涂抹在额头上,以解除一个可怕的诅咒。”

    理查德忽然发现这只年轻娜迦不仅十分努力,而且脑子也非常好使,简单的几句话就让一群海盗陷入生死纷争。

    要是塔洛斯的计划成功,那群海盗起码要折损一半。

    但理查德还是不死心地问:“如果,我是说如果,那群海盗坚持认为您在骗他们呢?”

    “小概率事件。”这次为理查德解惑的是阿列莎,“只要船上有一人的精神崩溃,恐慌便会在海盗群体中蔓延。一旦恐慌蔓延开来,就不要奢望那群海盗还能保持理智正常思考。”

    理查德想起船上那一群被高等梦魇诅咒吓破胆,面临加隆号连反抗念头都没有的海盗,只能在心底提前为他们默哀。

    “何况,就算海盗们心底没有一丁点触动,跟在加隆号后面的两位海洋德鲁伊也会帮助塔洛斯少爷将他们处理掉的。”

    “非得提起这个是吗?”塔洛斯没好气地说,刚从理查德身上找到的一点来自智商的优越感快速消失。

    “呃,其实——”人类血脉骑士犹豫了一会发表看法,“我个人觉得如果没有将魔网指环收走说不定效果会更佳。”

    “谢谢啊,下次记得提醒我给他们留下一枚。我去研究一下那枚金币,谁都不要来打扰我。”塔洛斯甩着尾巴走了。

    因为高等梦魇诅咒的存在,这枚与古萨丁王朝关系密切的金币无法被塔洛斯贴身或放入空间指环收藏,而是单独放置在一个房间中。

    考虑到塔洛斯如今血脉骑士的身份,他口中所谓的研究只是一个拙劣的借口。

    不过也不能完全算是借口,年轻娜迦的真实目的是尝试解除金币上的高等梦魇诅咒,确切的说,是吃了它!

    得益于冥古宙沧鲸血脉的激活,塔洛斯明显察觉到这几天属于【暴食】的力量在缓慢增长。

    仔细回想这两个月内发生的事情,最初,他是因为为了维持魂火运转才吃;后来,看到美食的时候会产生最本能的源于吃的欲望。

    现在,【暴食】明显进化到第二个阶段,他开始对明显不能用来吃的东西也产生兴趣了。

    当娜迦法师将金币从络腮胡怀中取出悬浮在空中的那一刻,【暴食】赋予塔洛斯的敏锐感知让血脉骑士轻而易举地察觉到高等梦魇诅咒的存在,在一阵食欲中以食物的身份。

    “幸好平时状态下这种食欲都是可控的。”塔洛斯庆幸地想,“不过我应该如何将高等梦魇诅咒吃掉呢?”

    放置金币的盒子外,年轻娜迦蛇盘着,十分苦恼,有一下没一下地甩动尾巴尖寻找方法。

    “或许我可以遵循一下本能?对,就是这样。”年轻娜迦清空大脑中多余的杂念,探索本能的秘密。

    蛇瞳最先浮现出来,灰蓝色的竖瞳收集着光线与画面的信息流,传到大脑成像,带来全新的视觉效果。

    只见本来金灿灿的硬币上盘踞着一缕黑色的雾气,雾气无风自动,扭曲成一只燃烧着黑色火焰梦魇兽的形状。

    这团黑色雾气就是高等梦魇诅咒!

    塔洛斯将脑袋凑近金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与此同时,一缕非常微弱的黑色雾气被从金币上扯落,袅袅飘入塔洛斯的鼻腔。

    在雾气完全进入呼吸系统前,一种神奇的力量从塔洛斯身体深处辐射出来,一口将雾气吞噬。

    “一股卤牛肉的香味。”

    现在,塔洛斯开始真的将金币上的这个诅咒当成一种食物了。

    年轻娜迦无视了剧烈扭曲起来的雾气,继续对准金币吸食。

    常人无法看见的雾气一点点从金币上剥落,被塔洛斯通过“闻”的方式吸入腹中。

    因为第一次通过这种奇怪的方式进食,只有嗅觉器官获得满足,塔洛斯一边维持吸食的姿态一边从空间指环中掏出由海洋德鲁伊提供的豌豆塞到嘴中满足口腹之欲。

    大概十分钟后,塔洛斯感受到饱,无论是仿佛连通了一个无底洞的胃,还是精神,都获得极大的愉悦和满足。

    年轻娜迦伸了个懒腰,浑身舒畅,而金币上的雾气还有一大半。

    “起码还可以吃上六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