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黑海晚宴(2)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艾丽卡不是第一次见到涅普顿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了,下臂的诞生让艾玛看起来更加美丽,不怎么常笑的脸上带着和黑海领主如出一辙的表情。

    24岁,三阶法师。

    整个娜迦王国只有两个人有资格和她并列,一位是安娜公主,长公主凡妮莎殿下的长女,一位是马克西米利安,施耐德家族的显性血脉者。

    可惜女王陛下只派了一位王室代表过来祝贺艾玛晋升青铜三阶,不然她将有幸一次性看到娜迦王国这一代天赋最出众的三位年轻人。

    如果塔洛斯没有遭遇意外,涅普顿家族这一代将会多么强势啊,那可是在17岁就能发明出一个全新法术的人才,将来的成就不会逊色艾玛多少。

    艾丽卡将遗憾的目光放到正在和表哥马克西米利安交谈的塔洛斯身上,他接下来大概是要走血脉者的路线,这从塔洛斯今天的穿着打扮就看得出来。

    今晚塔洛斯穿着一件男士修身礼服,宽肩窄腰,像个衣服架子,而不是通常法师们更热衷的长袍礼服。

    更重要的是,这位黑海领主的幼子换了一个干净清爽的发型,将原先一头暗金长发剪成利落的短发,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水流的作用下,塔洛斯的头发略显凌乱,前额还散着几缕发丝。

    不过从艾丽卡的审美来说,这样的年轻娜迦有着特殊的介于男孩和男人间的魅力,还带着一点不同于娜迦法师斯文优雅、属于血脉者特有的野性和阳刚,让人很难将目光从他健美的身材上移开。

    等等,健美?

    艾丽卡的思维忽然打了个死结,一位冥想空间破碎的前法师什么时候和健美能扯上关系了?

    是的,艾丽卡不否认男性娜迦法师中存在身材魁梧的,就像艾玛的未婚夫,海因里希家族的长子昆图一样,身材高大,相貌英武。

    但要说健美,或者肌肉中蕴含多大的爆发性力量,中间肯定还是隔着一条海沟。

    毕竟,只有常年进行身体锻炼和磨炼武技的血脉骑士,才能塑造出一副健壮的体格和英武的身姿。

    四臂娜迦清理了一下脑袋,决定不动声色地再次仔细观察塔洛斯,反正晚宴上明着暗着打量黑海领主幼子的娜迦本来就不少,不多她一个。

    视觉器官认真收集着画面,传递给大脑,分析出一个相同的结论:

    确实是健美的身材,不壮硕,带着恰到好处的肌肉和线条——这说明对方已经走在血脉者这条路上,并且有一段时间了。

    可惜黑铁阶位的血脉者还没有获得超凡力量,她的眼睛也不是魔法道具,无法光凭感知就获取塔洛斯身体素质的详细信息。

    不过从外观身形来看,绝对不会低于黑铁五阶,一个出人意料的成绩。

    “真是个优秀的男孩。”艾丽卡在心中这样评价。

    走出天才法师的光环和美人鱼法师偷袭阴影,全身心投入到血脉者训练中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何况,在艾丽卡看来,无论是红外探测术的发明、法术专利的申请、入选瑞亚魔法学校标准教材,又或者是《塔洛斯法案》的通过,这些过往成绩越是被提及,对塔洛斯本人来说就越是一种伤害。

    它们客观存在的事实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塔洛斯本人曾经是多么优秀,将来本应多么辉煌。

    在现实的反衬下,那是一种能令人窒息绝望、从此一蹶不振的对比与落差。

    “起码是黑铁六阶!”

    “什么?”艾丽卡被身旁佩拉的一句话吓了一跳。

    “我说,塔洛斯起码拥有黑铁六阶的实力!”

    佩拉不喜欢从艾丽卡眼神中夹杂着的怀疑,她讨厌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哪怕才刚刚认识对方不到十分钟。

    于是她压低了声音,继续解释:“我是一名高阶血脉骑士,而且是深海娜迦,这方面是我的强项。”

    深海娜迦一般生活在海底1500至2000码深的地方,少数深海娜迦生活在较浅的海沟中,深度可达2500码。

    因为是深海,光线没有浅海充足,整体环境相对昏暗,造就了深海娜迦们异常发达的感知和预判能力。

    艾丽卡快速就将眼睛深处的质疑掩去,带着一丝歉意说:“我不应该质疑你的,佩拉。可是,你知道,我的朋友,这才过去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能改变什么,尤其是对一位中途转行的施法者来说,那意味着一个零基础、完全陌生的领域。

    “或许我们可以打个赌。”

    “为什么不呢?”

    艾丽卡充满自信,这是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输的赌局。

    另外一边,塔洛斯再次见到了弗洛伦斯的丈夫,查斯特。

    他用锐利的目光快速打量了一下塔洛斯,似乎对塔洛斯这番变化非常满意,连语气都带上一点平易近人。

    “我听说最近你将全部时间都花在训练场上,这是好事,说明你有成为一名血脉者的信念并愿意为之努力。”

    塔洛斯露出一副受教但又沾沾自喜的表情,对于认可与赞美,他向来来者不拒。

    “当然,父亲说如果我能激活血脉,他允许我离开伊夫林宫前往亚得里亚岛放松几天。”

    查斯特皱着眉头,严肃地告诫:“恕我直言,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消息。血脉者的道路不比施法者容易,冥古宙沧鲸血脉确实是王国最有名的血脉之一,但前提是激活它,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尽管有些意外查斯特超乎寻常的严肃和认真,但塔洛斯很快就将这份意外收敛起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用学生接受老师教训后的标准语气说:“是的,我非常明白。我的意思是说,感谢您的提醒。”

    塔洛斯虚心认错的态度让查斯特非常满意,他甚至十分难得地拍了拍塔洛斯的肩膀,才抿着嘴唇将与塔洛斯交谈的机会让给其他人。

    是的,艾玛是晚宴的焦点,塔洛斯是另外一个。

    “你们聊了什么?”现在和塔洛斯聊天的是他的表哥,马克西米利安·施耐德。

    这是一位看起来坏坏的娜迦青年,脸上总是带着一丝痞笑。

    塔洛斯耸了耸肩,如实相告:“关于如何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训练中,不要被外部娱乐迷惑,我想大概就是这样。”

    “哦——”马克西米利安拉长了音调,朝塔洛斯挤了挤眼睛,“那他真不该将你当成说教对象。”

    “为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青年揽住塔洛斯的肩膀,压低声音,“别人无法察觉,但我们同为冥古宙沧鲸血脉者,距离又那么近,我能感受到你身体中蕴含的力量,告诉我,黑铁六阶还是黑铁七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