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虚假的兄弟情谊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与此同时,塔洛斯在结束一个上午的辛苦训练后见到法比安,带着一身酸痛,以及并不怎么愉快的心情。

    血脉者和施法者的训练方式完全不同,辛苦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塔洛斯大概算是少有的能有幸体会两种辛苦的娜迦之一。

    当他还是一名法师的时候,塔洛斯锻炼精神力的方法只有一种,冥想(冥想的流派有很多),辛苦层面是精神;

    成为一名血脉者后,锻炼方法变得繁多,从爬行、负重延伸到完全陌生的刀术,辛苦层面是肉身。

    要塔洛斯说,冥想远比锻炼身体和磨炼武技轻松,至少没有那么累。

    接受训练开始的第四十分钟,塔洛斯就已经累得两眼发昏。

    理智对他说应该严格按照莱昂哈德,一位青铜四阶大骑士为他制定的训练计划继续坚持下去,天知道现在才是他接受训练第一天,绝对不能表现得那么软|蛋和没有志气。

    感性的部分建议他或许可以向亲自来到训练场督促他锻炼的莱昂哈德求情,换取一个休息时间,哪怕十分钟也好。

    在浑身酸胀的鼓励下,塔洛斯决定尝试一下,然后他可耻的失败了。

    “连续高强度的爬行训练会很累,塔尔,这一点我比谁都更清楚。作为一名血脉骑士,我接受过同样的训练,曾亲身体验过。不过你要记住,你的身体素质将近黑铁六阶,只有不断高强度的训练才能在短时间内唤醒肌肉本能,起到锻炼效果。”

    大骑士平静地拒绝了儿子的请求,并列举了一系列让塔洛斯无法拒绝的理由。

    “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的力量来源于血脉,只有足够的外部刺激和钢铁般的意志才能唤醒和驾驭沉睡在血脉中的力量。”

    塔洛斯第一次如此明白那些血脉骑士经常提到的磨砺血脉是什么意思,几近残酷的高强度训练,冒险战斗,甚至是生死间的搏杀!

    只有在这种程度的外部刺激下,血脉才能得到磨砺,被激活,逐渐觉醒血脉专长,获得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想要获得什么,就要做好付出什么的准备。

    在莱昂哈德温和鼓励的目光和对超凡力量的渴望中,塔洛斯咬着牙继续爬上石柱,一遍又一遍地来回爬行。

    就连尾巴上的鳞片被石柱刮掉,在他身后拖出一条血迹,都没能为塔洛斯换来一次休息机会。

    当再一次筋疲力尽从石柱上摔下来时,塔洛斯气恼地发誓在他激活血脉后,一定要将这跟石柱一刀劈成两半!

    这样的状态在经过早午餐后获得改善,因为疲惫和苦闷,塔洛斯没有克制自己的食欲,将四人份的食物全部装进胃中。

    源于【暴食】的副作用让塔洛斯在接下来接受刀术训练的时间里始终处于亢奋状态,他可怜的理智被兴奋侵蚀,以至于感受不到来自身体的疲惫和酸痛。

    好在因为是第一次学习刀术,莱昂哈德教导的是最简单的劈砍,并不需要太多脑子,塔洛斯才顺利完成一遍又一遍劈砍动作的重复,并换来莱昂哈德一句称赞。

    “做得很好,塔尔,下午继续保持。”

    塔洛斯知道他是不要奢望平时亲切的父亲会在训练场上拿下铁血教官的面具,表现出一丝仁慈。

    因此当塔洛斯见到勉强算得上是朋友的法比安时,他的心情并不算好,事实上是相当恶劣。

    ——按照塔洛斯一开始的想法,他会亲自调查法比安的事情,不过考虑到他失去超凡力量,无法离开伊夫林宫,后来又被其他事情耽搁的现实情况,任务落到黑海骑士身上。

    在美人鱼高阶法师偷袭事件后的第13天,勉强可以归为诱因的法比安终于被黑海骑士从瑞亚魔法学校带到黑海。

    如果没有【暴食】残留的副作用,塔洛斯在见到法比安后估计会第一时间冲上去质问曾经的朋友为何要怂恿他尽快报名参加执勤兵役,不过现实并不是那样。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面,亲爱的克洛泽先生。”

    伊夫林宫的地宫私人监狱中,塔洛斯看着双手被绑在一根石柱上的法比安平静地说。

    塔洛斯脸上挂着法比安分不清是冷静还是失望的表情,又或者是两者兼备,总之不是他预想中的愤怒和激动。

    有时候,风平浪静比狂风暴雨更能令人战栗。

    因为这个,这位身形比塔洛斯还要瘦弱的魔法学徒更加气弱了。

    “塔尔,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你应该能原谅一个在家族并不重视的朋友的苦衷吧?”

    塔洛斯的面容因为受到法比安那双被哀求填满的眼睛的注视,终于缓缓舒展,露出他进入监狱后的第一个笑容。

    非常平静,但没有温度。

    “你有三分钟的时间说服我。”

    法比安咽了口口水,事实上在见到塔洛斯前,他已经对着两拨黑海骑士和涅普顿家族的法师们说过同样的话。

    “克洛泽家族遭遇了财政危机,非常严重。母亲告诉我只要能不时在你身边提起执勤兵役,鼓励你尽快参加,我们就能获得一笔重要资金渡过难关,我没有其他选择。”

    “对不起,塔尔,我不知道你会因此遭遇这样的不幸,都是我母亲的错。”

    法比安痛哭流涕,一边忏悔一边继续解释:“可是,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以向海洋女神起誓!”

    “如果我知道你会遭遇如此可怕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们是朋友啊……请你原谅我……求你……”

    “真的只有这些吗?”和以往一点都不一样的冰冷声音通过海水清晰地落在法比安耳朵里。

    魔法学徒睁大眼睛,努力看着站在身前的年轻娜迦,试图分辨他是不是曾经那个性格骄纵的天才法师。

    身形比以前更瘦了,但并没有受到沉重打击的憔悴,那股隐藏在魔法贵族矜持下的肆意轻狂也消失了,给他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以前塔洛斯带给他的压力源于对方过人的家世和出众的天赋,此刻,一种他只在学校教授身上感受到过的特殊气势在塔洛斯身上生成。

    法比安非常确定站在他面前的年轻娜迦冥想空间破碎,再也无法释放一个法术,他甚至不再是一个职业者。

    可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让他迫人心神的气势?

    魔法学徒怔住了。

    当他母亲将他交给黑海骑士的时候,他还幻想着能凭借曾经虚假的兄弟情谊让塔洛斯放过自己,眼前的一切现状告诉他或许没有说服塔洛斯放过自己的可能。

    “你还有一分二十秒的时间。”塔洛斯往前游动了一点,在法比安身上投下一个阴影。

    莫名的压力让法比安身体一僵,迫使他的嘴巴说出藏在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苦衷和煎熬,我在家族并不受重视,上面还有两个姐姐,我甚至没有继承权,我只是需要一个提升在母亲心中地位的机会。”

    “何况,只是一句话而已。只要一句话,就能获得帮助家族渡过难关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拒绝!除非我是精通预言派系法术的传奇法师,否则永远不可能知道你会在七个月后遭遇美人鱼高阶法师的偷袭。”

    “塔尔,你曾经是初阶法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些,你不能将你的不幸迁怒到我身上,我是无辜的!”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用我在法师道路的未来换取你在克洛泽夫人心中的地位。”

    塔洛斯抬起法比安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愧疚而低下的头,强迫他看着自己。

    法比安的目光躲闪着,不敢与塔洛斯正面接触。

    年轻娜迦歪着头,仔细端详对方被慌乱和不安充斥的眼睛,仿佛在欣赏一对刚刚从美人鱼眼眶中剜出的幻象之眼,他甚至能看到倒映其中出现蛇瞳的自己。

    只有在被某种极端情绪支配或特殊情况下,娜迦才会显现出蛇瞳。

    显而易见,现在支配着塔洛斯情感的绝不会和正面扯上一点关系。

    法比安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准备再做一点补救,或者说是哀求。

    不过在他开口前,平静中压抑着怨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紧扼住他的喉咙。

    “你毁了我的未来!”

    尽管大难不死,还因此点燃魂火,觉醒前世记忆,但要塔洛斯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一切,不可能,至于说在其中扮演不光彩角色的法比安……

    只有天知道在刚才看到魔法学徒的瞬间,塔洛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从血液到精神都在叫嚣着乱刀砍死法比安的强烈欲|望。

    因为缺乏进一步的交流,房间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

    最终,塔洛斯再度打破沉默。

    “三分钟时间早就到了,很遗憾地通知你,克洛泽先生,你没有说服我。”

    “你根本不可能理解我。”对死亡的恐惧给予法比安无以伦比的勇气,支撑他继续开口,并且声音不再颤抖。

    魔法学徒看着塔洛斯,平静地讲述:“我不像你,母亲是有权有势的黑海领主,父亲是王国曾经最年轻的大骑士,又出身于历史悠久的涅普顿家族。克洛泽家族早就衰败,甚至算不上一个家族。”

    事情一旦开头,后面的就变得简单得多了,就像现在的法比安,逐渐声嘶力竭地朝塔洛斯大吼。

    “我不甘心,如果出身在涅普顿家族的是我,你一定无法想象我身上将笼罩多少光环和成就,我能比你更成功。”

    “你嫉妒我!”塔洛斯一针见血地总结。

    “对,嫉妒,谁他妈的不嫉妒你呢?就连你的堂兄莫里兹也嫉妒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嫉妒支配着法比安的面部肌肉,加上他不甘带着绝望的嘶吼,好像在他和塔洛斯之间他才是冥想空间破碎的那个受害者。

    “你不知道得知你冥想空间破碎后,我们有多开心,我们甚至开了一个晚宴……”

    “真可悲。”

    “什么?”

    “自卑,嫉妒,平庸……”塔洛斯每说一个单词,法比安的心脏就剧烈抽搐一次。

    “你用它们为自己打造了一个牢笼,放在我的阴影下,然后主动钻进去,再也爬不出去。”法比安觉得塔洛斯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堆砌在街头角落的渣滓,没有任何感情,“我都要忍不住同情你了。”

    ***

    “克洛泽家族是怎么回事?”离开地宫私人监狱的路上,塔洛斯问。

    “一个家族的兴盛需要多代家族成员的共同努力,克洛泽家族连续两代没有出现一位高阶法师,家族产业方面已经没有多余实力迎接其他魔法家族的挑战和竞争。”

    “结果呢?”

    “抱歉,塔洛斯少爷,没有任何线索,我们用法术探测过,就连法比安的母亲米拉都不清楚那个人究竟是谁。”

    黑海骑士快速向塔洛斯汇报情况:“她们没有见过面,全部通过魔网联系,交易完成后对方就注销了魔网账号,克洛泽家族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

    “找个机会将法比安放了,让他返回家族,时间就定在明天上午。”塔洛斯一阵思索后给出一个让黑海骑士疑惑不解的命令,“另外,帮我到母亲那里找一位精通心灵派系法术的高阶法师,我需要帮助。”

    尽管无法理解塔洛斯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执行命令是黑海骑士的天职,十分钟后,一位四臂娜迦法师出现在塔洛斯面前。

    “日安,塔洛斯少爷,按照领主大人的命令,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会听从你的吩咐。”

    “事实上两天时间就足够了。”塔洛斯睁开眼睛,瞳孔已经恢复正常,“我需要你前往克洛泽家族帮我做一件事情。当然,不要被别人发现。”

    既然是桑德拉派遣过来的高阶法师,塔洛斯可以交付信任,然后他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对方。

    四臂娜迦有点被塔洛斯的计划惊到了,但她很好地掩饰了这种情绪,微微点头回应:“如您所愿。”

    PS:

    1、明天处理法比安,不会放过他的。

    2、主角性格大概就是这样,平时蛮正常,陷入副作用后会有点偏激。

    3、感谢前进者3、幽梦之夜和费拉冈德的打赏O(∩_∩)O

    4、终于上了第一个推荐,不过貌似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