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血脉封印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43日这一天塔洛斯在正常一天六餐外,终于找到机会跑到厨房借助厨师和时刻跟在身后的十二名黑海骑士完成在岛屿上没有完成的实验。

    “魔网指环实验日志记录:实验对象,螳螂蛄……对照组一死因,厨师正常去头斩杀;对照组二死因,黑海骑士……对照组三死因……”

    实验结果再次表明初步结论的正确性,被听从他命令黑海骑士和厨师杀死的螳螂蛄灵魂会在第一时间被魂火吸收炼化,而正常被厨师杀死的螳螂蛄灵魂则没有。

    此外,在厨房中,塔洛斯还实验出目前魂火可以吸收灵魂的最大距离是100码。

    超出这个距离,即便螳螂蛄的死因与他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也无法顺利被吸收。

    “如此一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可以借助黑海骑士的力量和进食帮助自己提升身体素质。”最后一丝忧虑从塔洛斯身上剥落,他的精神逐渐高涨,“现在一切就看明天的解除血脉封印了。”

    每一个血脉家族封印血脉使用的方法不同,解除血脉封印使用到的魔法阵和相配合的魔法药水也各不相同。

    施耐德家族解除血脉封印使用的魔法阵主阵是一个内外共有三环,中央有一个类似雪花形状正六角形图案的魔法阵。

    当塔洛斯来到密室的时候,莱昂哈德正将这张绘制着魔法阵的巨大卷轴摊开放在地上——施耐德家族不可能将视为家族根本之一解除血脉封印所用的魔法阵教给莱昂哈德。

    “华尔特萨经典魔法阵,没想到施耐德家族使用的会是那么古老的一个魔法阵。”塔洛斯惊叹着。

    华尔特萨是六大原始神灵中象征【水】的水之龙的神名。

    在很久远的古代时期,久远到连诸神都还没有诞生,整个赛恩斯只有六位原始神灵。

    那个时候,所有海族,不管是娜迦、美人鱼还是鱼人,又或者是其他拥有智慧的海族,她们拥有共同的信仰,水之龙华尔特萨。

    水之龙对所有信徒一视同仁,她不会因为美人鱼超乎常人的美丽高看一分,也不会因为鱼人的丑陋而厌恶他们;不会因为正义为善多庇佑一分,也不会因为信徒堕落作恶而抛弃他们。

    直到娜迦和美人鱼两大种族先后诞生属于自己的神灵,并分别选择娜迦和美人鱼作为眷族,水之龙的信仰才逐渐衰微。

    到了现代,水之龙华尔特萨的信仰被后来神灵瓜分,已经很难在娜迦王国和美人鱼与鱼人联合王国中看到。

    “源于六大原始神灵的魔法阵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莱昂哈德小心翼翼地将魔法阵卷轴铺好,然后转身对桑德拉说,“接下来的部分就交给你了。”

    桑德拉点点头,从艾玛手中接过一碗特殊的魔法材料,在魔法阵卷轴第一环和第二环中间上画上特殊的魔法符号和图案,塔洛斯在其中还看到以古代龙语书写的“塔洛斯·涅普顿”这几个字。

    ——塔洛斯不会古代龙语,按照计划,这本来是当他从瑞亚魔法学校毕业后由家族长老亲自教授的一门课程,他只认得自己的名字。

    “这是专门针对你的一组魔法序列符文,其他拥有施耐德家族血脉的成员就算是站到魔法阵中央也不可能解除血脉。”莱昂哈德解释说。

    塔洛斯若有所思,这和前世电脑系统的秘钥相似,只有输入特定的秘钥才能激活系统。

    不同的是,施耐德家族的魔法序列符文是一对一的,只有血脉者、魔法阵、魔法序列符文和魔法药水四者完全相对应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这就难怪那些从小被封印了血脉的家族成员到死都无法解开身上的封印,因为破解条件实在是太过苛刻困难。

    十分钟后,桑德拉这位大法师终于将这组复杂的魔法序列符文绘制完毕,示意塔洛斯将含有施耐德家族特殊血液的魔法药水喝下。

    “解除血脉封印的过程中身体会有一种轻微的,类似撕裂的疼痛感,属于正常现象,不要担心,明白吗?”

    在桑德拉激活魔法阵前,莱昂哈德不放心地拍拍塔洛斯的肩膀叮嘱。

    “您放心吧,父亲,我坚持得住。”塔洛斯信心十足地说,他有点迫不及待了。

    在桑德拉、莱昂哈德和艾玛鼓励的眼神中,塔洛斯站在正六角形图案中央,深吸了一口气。

    下一刻,桑德拉将魔法阵卷轴激活。

    咔嚓——

    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在塔洛斯耳边响起,整张卷轴迸射出青绿的光泽,缠绕在塔洛斯身上。

    痛,这是塔洛斯的第一感觉。

    全身上下,从脑袋到尾巴,像是被一把把锉刀打磨和匕首切割。

    骗子,这是塔洛斯的第二个想法。

    根本就不是莱昂哈德口中所谓“轻微的疼痛感”,他快被痛死了。

    如果不是十分确定桑德拉和莱昂哈德不会害他,塔洛斯都要怀疑他现在是不是正在遭受千刀万剐。

    仅仅三秒后,塔洛斯就再也无法忍受那种剧烈的疼痛,大声痛呼起来。

    全身上下的肌肉同时痉挛、抽搐,疼痛这个信息从身体各处同时传递过来,刺激大脑神经。

    尾巴不由自主地卷在一起,密密麻麻的鳞片间渗透出一道道血痕,慢慢融入海水。

    在魔法阵卷轴启动的第十秒,塔洛斯完全失去对尾巴的控制,肌肉瘫软,他整个人都瘫倒在巨大的魔法阵卷轴上,来回打滚——巨大的意志力好歹让塔洛斯还记得不能滚出卷轴魔法阵,不然一切就白费了——像一条被活活扔进滚油中的鱼,张大嘴巴,将疼痛宣泄除去。

    耳边隐约传来艾玛慌张的询问和莱昂哈德强自镇定的解释,不过他们具体在说些什么,塔洛斯一句都没有听清。

    不知道过了多久,全身血液在魔法阵的力量下沸腾起来,塔洛斯甚至有一种血管被灼伤的错觉。

    一股沉寂已久的力量在没有封印束缚后从血脉深处涌现出来,直冲大脑,塔洛斯瞳孔一缩,化作蛇类特有的竖瞳!

    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一直安静无比的魂火突然颤动,辐射出道道光晕,与从血脉深处刚刚涌现出来的力量勾连在一起。

    轰!

    仿佛在一堆篝火上浇下一桶油,游走在血脉中的力量整整被放大了十倍,到处横冲直撞,塔洛斯身上顿时爆出一阵血雾!

    “塔尔!”

    “等等!”莱昂哈德拉住着急的女儿,看着凭空出现在塔洛斯周围的七个细长的漩涡,担忧逐渐被激动取代,“这是……”

    PS:螳螂蛄在我们的世界还有另外一个响亮的名字,皮皮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