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莱昂哈德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当塔洛斯从桑德拉书房出来的时候,他的大脑已经恢复正常。

    年轻的娜迦懊恼地揉了揉太阳穴,他猜测刚才的特殊情形与那朵和自己生命息息相关的魂火有关,或许就是炼化灵魂和【暴食】带来的副作用。

    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享受【暴食】好处的同时也得承受相应副作用。

    塔洛斯十分确定他不会放弃利用【暴食】的特殊能力来提升身体素质,如果两者真的存在必然联系,但矛盾随之而来。

    理智的部分告诉他应该用他钢铁一般的意志去克服、降服那种飘飘欲仙的愉悦感,另外一个声音却不断在大脑低语去迎接拥抱那无以伦比的快乐,做一个肆意潇洒的人。

    塔洛斯摇了摇头,努力集中起因为过于兴奋而涣散的思维,艰难思考对策,在几次尝试从魂火钟获得信息无果后,他决定先测试一下愉悦感的来历和原因。

    在他的强烈建议下,午餐的食材没有使用魔兽和魔法生物。

    和以前一样,熟悉的热流在身体中流淌,但大脑格外清醒,没有出现飘飘欲仙的感觉。

    到了下午茶时间,食材重新选用魔兽和魔法生物,在吃到第三人份食物的时候,极度的愉悦感再次刺激着塔洛斯敏感的大脑神经,一波一波的快乐仿佛潮汐涌上心头。

    现在,他可以做出一个假设:当食物中蕴含的能量和特殊物质超出一定极限时,【暴食】就会出现副作用。

    仔细回想,海难后岛屿上吃海门鳄烤肉的时候就有初步征兆,只是因为仅仅是一顿小小的烤肉,没有完全引发副作用,那点愉悦被他归结为十七年来对烧烤的怀念和满足,当然也没有当回事。

    然而塔洛斯并没有在【暴食】的取舍关系上花费太长时间,因为在太阳下山,海底重新变得昏暗,各种圆形魔法灯具在伊夫林宫亮起的时候,塔洛斯出事后前往施耐德家族的莱昂哈德终于从班达海回来了。

    “他们同意解除你身上的血脉封印,塔尔。”

    晚餐见面时,身材高大莱昂哈德给了儿子一个大大的拥抱,塔洛斯稍微抗拒了一下无奈的收下。

    ——莱昂哈德是塔洛斯到目前为止见过的身材最高大伟岸的娜迦,身高接近七呎,比同为大骑士的琴还要高上一些,尾长在十五呎以上,腰间挂着两把长刀,身形非常健美。

    他面相和善,阳光英俊,总是真诚地笑着,当你注视他的时候甚至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他祖母绿的瞳孔中找到自己小小的倒影,柔软而温暖,然后不由自主地心生好感,交付信任。

    幸好我已经长大了,塔洛斯庆幸地想。

    赛恩斯的习俗在某种程度上和西方社会类似,关系紧密的亲人、情侣、朋友见面时会使用拥抱、贴面礼。

    而在娜迦习俗中,还有另外一种特殊的表达情感的方式——相互缠绕尾巴——常见于情侣和长辈对未成年娜迦(尤其是父母对儿女)。

    换做没有觉醒前世记忆的塔洛斯,对这种亲密的礼节不会有任何排斥,小时候,塔洛斯曾不止一次趴在父亲的尾巴上玩“甩高高”的游戏。

    不过现在,受前世“怕蛇”、“厌恶软体生物”等Debuff的加成,塔洛斯能和一群娜迦居住在一起,看一条条颜色各异、五彩斑斓的蛇尾在面前晃来晃去已经是极限,至于相互缠绕尾巴打招呼……

    塔洛斯表示拒绝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感谢海洋女神的庇佑,这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二个好消息。”艾玛举起酒杯,和塔洛斯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不管是桑德拉、艾玛还是塔洛斯,都只能算是海洋女神的假信徒,只有在类似听到好消息的情况下,海洋女神才能在这群假信徒面前刷刷存在感。

    其他更多的时候,他们不会施舍海洋女神半分精力。

    在场四人,唯有出身施耐德家族的莱昂哈德勉强是位虔诚信徒,不过在妻子桑德拉的长年影响下,他的信仰岌岌可危,对眼前这种场景更是习以为常,不但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还和妻子、儿女一起碰了碰酒杯加入庆祝行列。

    多年前便晋升到青铜四阶的莱昂哈德放下酒杯,疑惑地看了妻子一眼,阳光俊朗的脸上写满好奇:“什么好消息,请务必和我分享一下。”

    艾玛简单地将塔洛斯身体素质提升的事情和莱昂哈德讲述了一遍,大骑士在短暂的惊讶后露出今天第二个真挚开怀的笑容,自动将受【暴食】影响精神略显兴奋的塔洛斯划分到激动雀跃一栏。

    “真为你感到高兴,塔尔,这样一来,我就更有把握让你在五年内激活冥古宙沧鲸血脉。”

    “五年?”

    这是一个超出塔洛斯预料的时间,不是太长,而是太短。

    鉴于他在魔法学徒到正式法师期间花费的时间是十年,他早就做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见习剑士徘徊的准备,哪怕查斯特非常看好他。

    塔洛斯沉浸在父亲带来的好消息中,所以也没有看到桑德拉用自己的尾巴轻轻地勾了一下莱昂哈德的尾巴。

    黑海领主非常不赞同地看着丈夫,在真正激活血脉前,任何许诺都是毫无意义的。

    何况,过早的给予希望,在失望来临的时候会演变成更加可怕的绝望。

    她宁可塔洛斯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也不要成为一个对血脉骑士抱着不切实际幻想的见习剑士。

    莱昂哈德笑得十分爽朗,轻声认真地向妻子解释:“我在班达海一共待了五天,第一天说服母亲解除塔尔身上的血脉封印,第二天说服五位家族长老同意,但最后一件事情足足花费了我三天时间。”

    桑德拉的一束头发扭动了一下,差点融合在一起:“不可能……尤里叶真的同意将一滴源血给你?”

    “对,一滴源血。”

    过人的智慧和见识让黑海领主在下一秒意识到丈夫可能答应的条件,她看了看欣喜的儿子和神情坚定的丈夫,又想起部分蠢蠢欲动的家族成员,暗暗决定将因此引发的不满转嫁到琴身上。

    哈布斯家族和斯特拉斯堡需要更大的压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