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副作用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那种特殊的愉悦感支配了塔洛斯的感官整整一个上午——在这期间,塔洛斯飘飘然的,觉得他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从身体到心灵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和满足——直到魔网指环传来一阵信息提示。

    对方拥有和塔洛斯一样的姓氏,莫里兹·涅普顿,塔洛斯姑姑弗洛伦斯和查斯特的儿子,比塔洛斯大三岁。

    他在黑铁七阶徘徊了三年,直到两个月前才打开冥想空间。

    莫里兹的信息构成非常简单,一个链接,配上一个苦恼的表情。

    看到域名的瞬间,塔洛斯就大致猜到里面的内容,无非是瑞亚魔法学校内部论坛对自己冥想空间破碎的看法和评论。

    换做平时,塔洛斯一定不会点开链接,遭受“创伤”的人会下意识地选择逃避来保护自己。

    但现在塔洛斯还沉浸在那股特殊愉悦感的余韵中,精神极为放松,毫不犹豫地点开链接,他十分迫切地想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评价。

    鉴于塔洛斯身份的特殊性,帖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塔洛斯·涅普顿”这个名字,全部用“他”来代替,好像他是一个可怕到连名字都无法被提起的神秘人。

    “作为一名校友,我对他的遭遇感到非常遗憾,从来没有想过一位在法师领域注定有所作为的年轻法师居然会以这种方式离开……”

    “真是太可惜了,我们失去一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和朋友。”

    这是为他遭遇感到遗憾和可惜的,与此对应的是夹杂在一众留言中对塔洛斯遭遇报以冷嘲热讽的。

    “我得说这是命运的安排,事实证明能跑到终点的不一定是最快的,而是能坚持到最后的。”

    ——我很庆幸周围没有像你一样的人,不然我会连呼吸都感到困难,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是有多自卑,才会在这种情况下欢欣鼓舞。

    “他为自己的傲慢和无知付出了代价,战场不是学校,显然,笼罩在他身上的光环并不能为他挡下一个高阶法术。”

    ——为你这种想法感到羞耻,当校友和同胞被美人鱼法师攻击而无法继续在法师道路上继续前进下去的时候,我不奢望你能站出来声援支持,但这种毫无意义的恶心言论,真让人怀疑你是不是美人鱼与鱼人联合王国的卧底!

    塔洛斯一开始还抱着巨大的好奇心和期待,结果发现连对他冷嘲热讽的人都十分拘束,仅仅停留在最基础的羡慕嫉妒恨上,让他大失所望,很快就没了兴趣。

    退出页面,塔洛斯回复道:“你是想让我知道在瑞亚魔法学校究竟有多少人生活在我的阴影下,直到我遭遇意外他们才有勇气站出来说心里话?如果是,那么你成功了。”

    “不过这毫无意义,因为我从来不在乎他们的看法。狭隘的目光和不经思考的言论注定他们在法师道路上一直平庸下去,我从来不和平庸者对话。”

    三秒后,莫里兹的回复通过魔网传递过来:“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讨厌的并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过人的天赋,这点我深有体会,真的。”

    从小到大,莫里兹先是生活在艾玛的光环中,后来是塔洛斯的阴影下,作为对比,他永远是最不起眼的那个。

    尤其是当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塔洛斯顺利打开冥想空间晋升正式法师时,那种从心底最深处源源不断升上来的挫败感和自我否定,简直让他痛不欲生。

    ——塔洛斯有多成功,他就有多失败,并且对方的存在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这个事实。

    今天和塔洛斯对话,莫里兹有多种方式和选择,但最终他决定将这几天学校论坛上最火的一个帖子发送过去作为开场白。

    莫里兹不确定自己是嫉妒心作祟还是出于一种扭曲的幸灾乐祸心态,就像论坛上那些冷嘲热讽的杂碎一样。

    总之,他这么做了。

    但随后,莫里兹又受到良心的谴责和灵魂的拷问,再怎么说,塔洛斯都是他的弟弟!

    “如果你是来嘲笑我的,我们的对话到这里就可以结束。再次申明,我不和平庸者对话。”

    你是在质疑我也是一个平庸者?

    再也没有比这更能让莫里兹愤怒的了,不过在怒火将理智吞没前,大脑先行一步回复道:“别,塔尔!我没有……只是……好吧,其实我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那就告诉我。”

    莫里兹大概犹豫了两秒钟,继续回复:“部分拥有席位的家族成员正在提议取消你第二顺位继承人的继承权,在下一次家族会议上!”

    每月45日,当满月和新月同时挂在天空的时候,历史悠久的涅普顿家族会在古老的海底沃尔特魔法庄园沃召开例行家族会议。

    今天是14月42日,距离下一次家族会议还有三天。

    “理由呢?因为他们无法容忍堂堂涅普顿家族和黑海领主第二顺位继承人居然是一位无法再释放一个法术的非职业者?”

    在愉悦感的余韵中,塔洛斯迅速放飞自我,就连破解“胎中之迷”后掩饰的很好的忧虑、不安和隐藏在蜜汁自信下塔洛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焦躁都在此刻全部通过语言发泄出来。

    另一边的信息接收人,莫里兹,哪怕隔着一张魔网都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塔洛斯强烈的负面情绪。

    作为堂兄,他开始有点后悔将这个消息告诉塔洛斯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塔尔,不过公允的说,他们……”莫里兹最终决定用一个委婉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看法。

    “得了吧,我实在想不通他们就不能在实验室发泄过于旺盛的精力么?非得在家族会议上上蹿下跳,像个小丑,来彰显他们那点可笑的权力。难道他们到今天都还没有看清不管我是否拥有继承权,将来继承族长和领主位置的人都不会有任何改变——艾玛!”

    “族长”、“领主”以及对话中几个特殊的字眼刺痛了莫里兹的眼睛,他将本来准备发送的安慰话删除,重新输入:“我想领主大人一定会有办法的。”

    “当然。”塔洛斯将意识从魔网指环中退出来,没有继续理会莫里兹的消息。

    桑德拉当然有应对策略,不过他有一个更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