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蛇发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桑德拉点点头,继续发号施令:“必要的时候让琴配合你,第一步,搞臭莉迪亚的名声,第二步,时刻关注帮助莉迪亚洗脱蜘蛛教派嫌疑的人,第三步,找出背后支持者。”

    塔洛斯睁大了眼睛,那个努力试图将自身从“塔洛斯遇袭事件”中摘除出去的琴·哈布斯会配合艾玛?

    桑德拉轻而易举地读懂了塔洛斯的惊讶和不解,微不可查地叹口气:“她破坏了我们从阿克斯口中获取幕后主使的唯一机会,如果她和哈布斯家族还想赢取我们涅普顿家族的友谊,就必须配合。”

    “我还是不明白……”

    塔洛斯回忆着当时的情况,阿克斯是被真蛸修复舱缠死的,和斯特拉斯堡的将军琴没有一点关系,除了……

    塔洛斯隐约抓住一条线索,试探着问:“真蛸修复舱?”

    桑德拉的表情终于柔和了一些,赞许地看着儿子:“每台真蛸修复舱有且只有一个主人,并能与主人的魔网指环相连,阿比盖尔(斯特拉斯堡真蛸修复舱的名字)的主人就是琴。”

    说到这个份上,塔洛斯要是还无法理解当时真正情况,他的两世就白活了。

    “阿克斯刺杀事件”的关键在于阿克斯本人被真蛸修复舱缠死,导致涅普顿家族没有其他获取幕后主使信息的途径。

    她们曾经有一个机会,被琴毁掉了,通过真蛸修复舱。

    作为真蛸修复舱的主人,琴有通过下达命令制止阿比盖尔将阿克斯缠死的机会,但她没有。

    “有机会的话我会尽量尝试着从琴口中取得究竟是谁在指使阿克斯。”艾玛向桑德拉保证说。

    “琴知道谁是幕后主使?”塔洛斯脑仁有点疼,他发现自己跟不上桑德拉和艾玛的思路。

    “有很大的可能。”好在书房中都是自己人,艾玛也非常乐意为弟弟解惑,“我们假设琴不知道阿克斯在病房中刺杀你,但可能性比舒尔兹家族明天宣布不再内部通婚还要低,因为在病体受到袭击的瞬间真蛸修复舱就会将信息发送给主人。”

    这是永恒潮汐在发明真蛸修复舱时添加的设定,阿比盖尔如此,布伦达也是如此(伊夫林宫的真蛸修复舱)。

    当然真蛸修复舱和主人的联系也并非绝对,它有一定的空间距离限制,但从当时的情况看琴显然不在这个行列。

    塔洛斯结合艾玛给出的假设继续推演:“排除未知情况,琴在知道阿克斯刺杀我的情况下还要放任真蛸修复舱将阿克斯杀死就值得深究了。”

    “不错,这就是问题所在。琴为什么要在明知会断绝我们线索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让真蛸修复舱执行杀死刺杀者命令?”

    不等塔洛斯思考,艾玛已经给出答案:“真相只有一个,琴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阿克斯背后的人是谁,并且身份不低。她不想因此掺和进王国内部两大势力的争斗,因此干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任由真蛸修复舱杀死阿克斯。”

    “哇哦……”

    除了哇哦,塔洛斯找不出第二个词汇表达他现在的心情,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极了一个智商急需充值的可怜人。

    难道这就是当成继承人培养和非继承人培养的区别,还是说艾玛的脑容量天生就比他大一些?

    “能让琴宁可得罪涅普顿家族也要杀死阿克斯的势力并不多。”桑德拉适时提醒道。

    “您说得对。”艾玛眼睛一亮,略一思索就有了答案,“王室、海神殿、永恒潮汐,整个娜迦王国找不出第四个需要我们忌惮的势力。”

    王室是娜迦王国蒂斯王朝的开创者与统治者,海神殿是海洋女神的教会,地位最是超然,永恒潮汐代表娜迦王国法师群体利益,汇聚众多高阶法师和大法师,三者都是娜迦王国的庞然大物。

    三者以下,才是世袭黑海领主之位的涅普顿家族、冒险者公会、瑞亚魔法学校、深海骑士学院(培养血脉骑士的高等学府),然后才是其他显赫的魔法家族和血脉家族。

    本来,单纯的涅普顿家族只能和其他大家族一样排在第三梯队,甚至只能挂在末尾——族长和领主独特的权力分离结构让涅普顿家族实力无法集中。

    不过在桑德拉前无古人地集族长、领主于一身对涅普顿家族进行一系列整合后,家族实力大增,一路追赶到第二梯队前列。

    “接下来是关于怂恿你今天参加执勤兵役的同学。”

    “法比安?”塔洛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你不会认为他和我被美人鱼法师偷袭有关吧?”

    打开冥想空间后,塔洛斯的同学,法比安确实怂恿过他去参加执勤兵役,回来后就可以申请毕业——完成执勤兵役和青铜一阶是瑞亚魔法学校毕业的两个条件。

    想尽快从瑞亚魔法学校毕业是塔洛斯这么着急参加执勤兵役的原因,他也不否认法比安怂恿在其中起到很大作用。

    不过要是说法比安的怂恿和他遭遇美人鱼法师偷袭有关,是不是太过荒谬了点,毕竟那都是七个月以前的事情了。

    桑德拉没有说话,怜爱地看着儿子,艾玛同样静静地注视着他。

    “所以——”母亲和姐姐的态度足以说明一切,塔洛斯心情来回变换,最终丧气地说,“好吧,这件事我想亲自调查。”

    ……

    目送塔洛斯离开,艾玛看着桑德拉说:“我现在开始怀疑这样直接告诉塔尔真相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不管是不是,他都要学着长大了。”

    “您知道是谁指使阿克斯了。”

    她用得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桑德拉摇晃着蛇尾,从座位上站起来:“有超过90%的可能是王室,她们大概是不想看到将来你同样继承族长和领主两个位置。”

    族长和领主分立,本来就是王室担心涅普顿家族尾大不掉而特意设置的制度,旨在让族长和领主相互牵制、内斗,消耗力量。

    “所以这是一次来自王室的警告?”

    “警告?这是挑衅!”

    桑德拉冷笑一声,暗金的长发忽然在水流中飞舞,妖异地像蛇一样不断扭动。

    其中一束长发纠缠在一起,融合为一体,扭曲着化作一条狰狞的毒蛇。

    它身披暗金的细密鳞片,嘶嘶吐着猩红的信子。

    蛇发!

    “十年后,娜迦王国可不一定还叫蒂斯王朝!”

    PS:关于同学怂恿塔洛斯,在第三章有提到过一点,应该不算突兀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