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冥古宙沧鲸血脉(2)

作者:越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娜迦神族最新章节!

    对于自身能否获得施耐德家族激活血脉的许可,塔洛斯一点都不担心。

    毕竟莱昂哈德这位大骑士已经带着诚意亲自前往班达海,加上黑海领主和涅普顿家族的权势实力——真算起来,在桑德拉带领下,世袭黑海领主之位的涅普顿家族权势还在施耐德家族之上——塔洛斯相信施耐德家族一定非常愿意做一笔人情投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大用场。

    何况,按照血缘关系,施耐德家族族长尤里叶还是塔洛斯的外婆,最有希望继承族长位置的是莱昂哈德的妹妹,耗费时间的不过是两大家族协商条件而已。

    塔洛斯现在需要做的是尽最大努力在父亲回归黑海前详细了解施耐德家族的骑士血脉,以前他对施耐德家族血脉认知仅仅停留在最基础的表面,例如名字和特点,大部分还来自小时候听父亲讲述的故事。

    施法者的力量来源于自身,以精神驾驭元素、能量或者法则(统称为魔法能量或奥术能量),血脉者的力量同样来源于自身,但更准确的说,是潜藏在血液深处的特殊血脉。

    娜迦王国最为出名的血脉家族一共有四个,每一个家族都对应一种特殊血脉,其中施耐德家族对应的便是冥古宙沧鲸血脉。

    冥古宙沧鲸,是赛恩斯海域中一种极为罕见的古代特殊魔兽,由传奇生物沧龙和实力不弱于任何传奇生物的可怕魔兽械齿鲸结合诞生,他完美继承了沧龙出色的法术天赋和械齿鲸庞大的体型。

    可以说每一头成年冥古宙沧鲸都是海洋中当之无愧的霸主和海怪,能掀起可怕的海啸和造成临时性洋流运动。

    在年代久远的某天,一只血脉纯粹的冥古宙沧鲸(即第一代)与一只女性娜迦结合,他们的后裔就是施耐德家族的雏形。

    ——通婚,是血脉者诞生最基本也最常见的一种途径。

    据数据统计,赛恩斯60%以上的血脉者都来源于魔法生物与类人智慧生物的通婚。

    沐浴特殊生物血液(如龙血)、神灵祝福或诅咒是通婚外成功率最高的两种取得特殊血脉的方式。

    此外,器官移植(如移植骨髓、心脏)、直接更换血液或者其他魔法改造,也是成为血脉者可能成功的途径,但失败率相当高,并且伴随着种种不可预测的病症和后遗症。

    “施耐德家族与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一代共有十六人,我们的表哥马克西米利安在十二岁时被检测出显性血脉,拥有直接控制水流的能力,两个月前晋升高阶血脉骑士,长出下臂,是王国年轻一代第二个成为多臂娜迦的。”

    所有血脉者只有在激活血脉后才算进入青铜一阶,而血脉在没有激活前,通常呈现两种状态,隐性或显性。

    99.9%的血脉者都是隐性血脉,在血脉激活前和普通人没有太多区别,只有0.1%的幸运儿,比如马克西米利安·施耐德,才呈现出显性状态,不用激活血脉就天生具备部分特殊血脉能力。

    每一位显性血脉者都会受到家族的全力护持和重点培养,甚至是不计代价的进行资源倾斜。

    按照赛恩斯各大魔法组织研究成果和古老血脉家族的资料,只要不出现意外,显性血脉者都能在较为年轻的时候顺利晋升青铜四阶,成为大师级职业者,天赋出色的,还能向青铜第五阶发起冲刺。

    当然,比起显性血脉者的实力,血脉家族更看重另外一个方面——对血脉浓度的提升与纯化。

    作为以血脉为力量来源的血脉者,血液浓度是一直困扰各大血脉家族的难题,毕竟按照自然规律,血脉者的血脉浓度一代不如一代,逐渐减弱,不然那些血脉术士家族也不会做出家族内部通婚的极端行为。

    而显性血脉者在晋升青铜四阶后,拥有比其他血脉者更多的提升血脉浓度的空间,并且后裔有一定的概率再度出现显性血脉者,这才是血脉家族小心翼翼对待每一个显性血脉者最根本的原因。

    很多时候,一位横空出世的显性血脉者拥有完全扭转一个血脉家族局势的能力,由衰转盛,振兴家族。

    “虽然这么说有点酸溜溜的,但我已经预见到马科斯(马克西米利安的昵称)将来被其他表姐表妹们纠缠到发狂的样子。”

    娜迦社会中,男性娜迦能被诸多女性娜迦追求类似于人类社会一个女孩子非常受欢迎,都是十分值得骄傲的事情。

    艾玛抿了抿嘴唇,纠正道:“不用将来,其实现在就有六个施耐德家族外部成员在追求他,她们私下里还进行过决斗,以决定马科斯的归属。”

    “见鬼,听完这些后我居然有一点羡慕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喜欢将来有两个以上的妻子,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可以祈祷你被封印的血脉为显性——虽然可能性并不大——你也会变得和马科斯一样在施耐德家族十分受欢迎,我敢保证。”

    而且还没有近亲结婚、畸形儿等困扰血脉家族的问题。

    艾玛仔细观察弟弟的表情,试图分清对方究竟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不过我还可以保证另外一件事,那便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每天都会有一次愉快的姓生活,尽管很多时候你并不是那么愿意沉迷其中,我假设你有足够的意志力。”

    娜迦一族虽然为母系社会,女性娜迦在社会各界占据领导地位,但像马克西米利安这种特殊情况,在拥有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外,维持个位数的情人也是规则允许的事情。

    事实上,就算马克西米利安本人只想要一个妻子,施耐德家族也会想方设法让他尽可能多地让其他女人怀孕——以家族义务的名义。

    好不容易才出现一个显性血脉者,当然要尽可能多的将这份优秀的血脉遗传下来,这些都是施耐德家族将来的重要战力和支柱。

    马克西米利安应该庆幸他所在的施耐德家族为血脉骑士家族,如果换成血脉术士家族,他大概需要和家族每一位女性成员都来上一段销魂的日子,这还不算那些打算将自己变成“女人”的男性家族成员。

    ——经过多年法术研究,变性法术的代价不再那么难以承受。

    “只是个小小的玩笑,我觉得能成为一名血脉骑士就已经非常幸运了,显性血脉我就不报任何奢望。”

    适当的姓生活有利于身心健康,陶冶情操,至于腰酸背痛、荒淫无度的大种马级别,塔洛斯一点都不期待。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血脉浓度固然是血脉骑士道路上一个十分重要的影响因素,但血脉者本身的锻炼与磨砺同样是能否取得成就的重要关键。”

    “血统论”在血脉家族极为盛行,艾玛是在为塔洛斯树立另外一种信心。

    “伙计们,你们最好出来看下。”昆图走过来,对两人点点头,“我们好像遇到一点不大不小的麻烦。”

    PS:对生物学和遗传学被弓虽了的童鞋表示歉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